site logo: ept.kan.center

【视频】医道古今殊 手术刀如何变成屠刀

文/裴晏

中国医学自古讲究医德医道,历朝历代的医界大德留下了无数神奇事迹。同样在神州大地,如今却正上演着世界医学史上最骇人听闻的一幕:众多身披白衣的行医者,日复一日扮演着魔鬼指派的角色。

这令人触目惊心的对比是如何发生的?且听亲历者的自述和独立调查专家的分析。

古代医者德才兼备

中国古代医学根植于道家修炼与道家学说,行医者多修炼中人,在苦读医典外,更注重道德修为。儒释道文化敦厚的人文精神和处事标准,培养出他们悲天悯人的胸怀;当医术进乎医道,很多名医便拥有了“特异功能”,由此悬壶济世,彪炳史册。

唐朝医圣孙思邈(541或581—682)被后世尊为“药王”,这不仅是由于他传承中华传统医学医术的贡献,也因为他为后世树立了良医的典范。他的名言“人命值千金”,更诠释了“仁”与“慈”的内涵——对苍生的珍视与悲悯。

清殿藏本孙思邈像。(公有领域)

孙思邈在著作《备急千金要方》第一卷《大医精诚》文中,说明了行医应具备德性和使命感。他强调良医必须具备的品格,可概括为四种心:

• 视病如亲的“慈悲心”;
• 无愧天地和济世使命的“真心”;
• 不计患者贵贱贫富、一律同等对待的“平等心”;
• 无畏艰险、不分昼夜寒暑、不辞饥渴疲劳全心救护的“忍耐心”。

唐‧孙思邈《备急千金要方》养性序。(公有领域)

除了孙思邈,中医史上还有许多典范人物,包括李时珍、扁鹊和华陀等大医学家,他们的种种事迹堪称医道崇高境界与标准的生动演绎。

西方文明中也有类似的医德准则。古希腊“医学之父”希波克拉底(Hippocrates,前460—前370)的行医伦理典范,后人称为“希波克拉底誓言”(Hippocratic Oath),与孙思邈的良医标准有很多共通性。许多医学院将其用作毕业典礼上的宣誓词,其中写道:

“余愿尽己之能力与判断力之所及,恪守为病家谋福之信条,并避免一切堕落害人之败行。”
“余愿以此纯洁神圣之心,终身执行余之职务。”
“余之唯一目的,为病家谋福,并检点吾身,不为种种堕落害人之败行。”

当手术刀变成屠刀

2006年4月20日,一位中国外科医生的前妻安妮与另一位证人皮特现身美国华府白宫外的记者会,首次向世人揭露中共活体摘取良心犯器官的滔天罪行。此后十几年中,经各方独立调查取得的层出不穷的证据,都指向一个令世人惊心的真相。

2006年4月20日在美国白宫附近,证人安妮与皮特(右)在记者会发言,揭露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滔天罪行。(明慧网)

视频» 中国医生是怎样变成杀人凶手的

下载视频

维族肿瘤外科医师安华托帝·博格达(Enver Tohti)曾任职中国新疆某大型医院。2013年,他在苏格兰国会听证会上回溯8年前受命活摘“死刑犯”器官的亲身经历。

带着深挚的忏悔,他这样描述当时的心理状态:“它们(中共)让你失去独立思考能力,整个身体成了机器人,只会执行预设的指令。它们让你真的相信,你正在做一件很正确的事,一直到后来我才意识到,我提前结束了这个人的生命,这和杀人犯无异。”

 

“我必须告诉世人这一切,才能稍微释怀。”安华托帝是目前为止唯一一位出面指证活摘器官的中国主刀医生。

加拿大著名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因调查活摘器官获诺贝尔和平奖提名。在他看来,中国医生胁从政府大规模犯罪,有几个因素在起作用:

各行其是。“各个环节的人都不知别人的事,这种情形助长了有意的漠视。”麦塔斯说,“人们会说‘我不知道,我只看到手术台上躺着一个人,我不知道那是谁’或者‘我在火化一具尸体,我不知道火化的是谁’等等。”

信息封锁。“没有人披露消息,你在媒体看不到真实情况,没有获取讯息的正常途径。”

煽动仇恨。“中共永远在树立敌人,不只是将某人某团体指为敌人,他们会发动这类洗脑宣传攻势。”他说,“对法轮功当然就是这样,抹杀人格,灭绝人性,将其边缘化。他们会说‘法轮功是敌人’,说‘他们不是正常人,我们可以对他们为所欲为’。”

利诱胁迫。“中共为迫害投入巨额经费,并且施压绑架人民参与。”

因中共活摘器官独立调查而被提名诺贝尔和平奖的伊森·葛特曼(Ethan Gutmann)表示:“这是一种新型的群体灭绝罪,而且是操控社会精英去犯罪,这是我们这个时代的最重大考验,我们不能再逃避了。”(待续)

字幕编译:裴晏;影片制作:雅红;责任编辑:高静,苏明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