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ept.kan.center

亲共势力侵占旧金山——“华人进步会”起底

文/特雷弗·劳登 (Trevor Loudon) 裴晏 译

人气: 2937
【字号】    
   标签: tags: , , ,

从政治角度上讲,旧金山已经是中共大规模渗透美国国土的一个前哨站。

对于偏向中华民国的华侨来说,华埠曾经是他们重要的反共堡垒,如今却已经被支持中共的活动者们强占——其影响力之大,现任的旧金山市议会(Board of Supervisors,当地称“监督委员会”)诸位议员,也无不接纳亲中共势力的存在。

说到这种令人不安的变化,有46年历史的“华人进步会”(Chinese Progressive Association,CPA)难辞其咎。该组织1972年在华埠成立时,很少人看好这个稚嫩的亲共团体能够壮大。

华人进步会”的创立者是由华人组织“义和拳”(I Wor Kuen,IWK)的干部。“义和拳”以旧金山和纽约为据点,宣称要“将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科学地实践于美国革命”。无论是“义和拳”还是“华人进步会”,都是当时旧金山的反共力量所不能接受的。

1978年的一份文件《(马列主义)革命斗争同盟成立宣言》[Statements on the Founding of the League of Revolutionary Struggle(Marxist-Leninist)] 宣称:

“‘义和拳’也是自1950年代初期以来,华人社区中第一个公开力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组织,‘义和拳’的鲜明立场,激怒了国民党内的法西斯反动派和反共阵营。为恐吓群众,他们多次向‘义和拳’的店面扔炸弹,在中文报刊上进行中伤,并袭击‘义和拳’成员。”

而“义和拳”却日渐壮大,将“华人进步会”(下简称进步会)发展成一个稳步扩张的组织。“进步会”为落脚华埠的中国移民提供法律援助和社工服务,并代表他们向市议会谋求权益。通过投入“选民登记鼓励活动”、义务支援当地政治人物的竞选宣传,“进步会”开始蓄积政治力量。

“进步会”成员也无数次应邀访问中国,他们称之为“了解祖国、见证社会主义实践的机会”。

亲共组织的分分合合

1978年,“义和拳”联合挺毛的非裔、墨裔美国人及白人,组成“革命斗争联盟”(League of Revolutionary Struggle),后者很快成为美国最大的亲共组织。此举拓展了“进步会”的支持力量。

同时,“革命斗争联盟”和“进步会”通过积极支援民主党总统提名候选人杰西·杰克逊(Jesse Jackson)在1984及1988年的竞选宣传,也与地方民主党拉上了关系。

有很多年,亲苏的美国共产党在旧金山大行其道,其掌控著湾区势力最大的工会组织“美国国际码头及仓储工会”(the International Longshore and Warehouse Union)。当地多位政要与美共关系密切:市议员兼地区检察官特伦斯·哈里南(Terence Hallinan)担任过美共青年组织领袖;市议员沙利(Kevin Shelley)、苏·比尔曼(Sue Bierman)、阿米亚诺(Tom Ammiano)以及市长勃朗(Willie Brown)都公开支持美共,直至1990年代。

1990年,“革命斗争联盟”分裂为两个派系组织:人数较少的叫做“社会主义组织网络”(Socialist Organizing Network,SON),坚持毛泽东式的街头运动;人数较多的叫“统一组织委员会”(Unity Organizing Committee,UOC)——“义和拳”干部大都加入其中,其诉求是藉美国民主党的力量实现社会主义。

同时,美共也出现分裂,湾区的美共党员大都加入了新成立的“通讯委员会”(Committees of Correspondence,CoC)。

1994年,“社会主义组织网络”加入了美国最大的亲中共组织“自由道路社会主义组织”(Freedom Road Socialist Organization,FRSO);随后,“通讯委员会”和“统一组织委员会”的一些成员也相继加入。

如今,“自由道路社会主义组织”(下简称自由道路组织)已成为旧金山地区势力最大的马克思主义组织。它已经彻底渗透了当地民主党,以及包括“华人进步会”在内的湾区许多“进步”组织。“自由道路组织”使出毛式街头抗争招数,自下而上地给民主党施压,同时秘密地在政府领导层安插人马,他们称之为“内外夹攻策略”(inside-outside strategy)。

隐秘的亲中共组织会员

“自由道路社会主义组织”的活动非常隐秘,大多数成员都未暴露身份。深入的考证会有助于判断哪些组织或机构已被该组织控制。

“自由道路组织”是在“华人进步会”现任董事会主席李曹玉娟(Pam Tau Lee)的协助下建立的。李曹玉娟也是“义和拳”成员,她支持“统一组织委员会”,还活跃于“自由道路组织”一系的亲共组织,其中包括“草根全球正义联盟”(Grassroots Global Justice Alliance)、“亚太环保网络”(Asian Pacific Environmental Network)和“倾听民声项目”(Ear to the Ground Project)。

“进步会”董事纪隆(Kim Geron)曾是“统一组织委员会”的活跃成员,另一董事Stacy Kono任职于受“自由道路组织”支持的“统一与解放学院”(School of Unity and Liberation)。

就“进步会”的职员来看也是一样:高级运动及联盟协调员蔺云鹭(Lucia Lin)是“自由道路组织”衍生的左派组织“LeftRoots”成员,财务与行政总监Michelle Foy更是极少数公开的“自由道路组织”成员之一。

“进步会”行政总监Alex T. Tom是“LeftRoots”的领袖,更活跃于许多“自由道路组织”的外围组织。

可以说,“进步会”几乎所有董事和职员都跟“自由道路组织”有某种联系。

支持北京当局

在相继与“义和拳”、“革命斗争联盟”和“自由道路社会主义组织”联手的过程中,尽管中共政策不断在变,“华人进步会”都始终为中共政权发声。如2001年7月8日,“进步会”在华埠主办了一个论坛,主题为“美帝国主义和反亚裔种族主义的关联”。

“自由道路组织”出版的报纸《反击!》(FightBack!)在报导该论坛时说,“从1960年代至今参与‘美国亚裔人士运动’的三名在美华裔社会运动者,都在发言中谈到今年稍早牵涉中国的‘间谍飞机事件’(指中美撞机事件——译注)。”

报导引用“亚太裔社区赋权组织”(Asians and Pacific Islanders for Community Empowerment)成员Monica Wayie Ly的话说:“自布什窃政以来,美国对中华人民共和国与华裔美国人的态度更加敌对,美国统治阶级把中国视为其掌控全球的绊脚石。”

在1960年代,“中华人民共和国”激励了相当多的华裔美国激进人士。《反击!》的报导也引述前“义和拳”成员Patsy Chan的说法:“是时候为中国的成就自豪了,是它将我们组织到一起。”

前任“进步会”行政总监、“统一组织委员会”推手、长期随附“自由道路组织”的马兆明(Gordon Mar)则说,“美国亚裔主流人士的组织是反对种族主义的,但他们不会联系到美国及其海外企业政策。”

报导随之对美国的“帝国主义”表示痛心:

“论坛直接挑战了这样一种理念,即‘美国亚裔需要证明我们在这里的价值’,我们在这里是因为美国是我们的家园。我们的社区应该了解,只要美帝国主义仍然统治亚洲,生活在美国的亚裔就无法得到真正的平等,而会继续受到国家主义和种族主义的压迫。与其与亚洲保持距离,我们应该合力抗争。”

2007年上海师范大学劳动法教授刘诚的美国之行,即是“自由道路组织”一系的组织支持安排的,旧金山一站的交流活动正是由“进步会”的Alex T. Tom主持。

2012年,Alex T. Tom发起了“中国教育与接触计划”(China Education and Exposure Program,CEEP),以“帮助美国进步主义者和左翼更深入地分析中国,并与中国的草根运动建立关系”。

“中国教育与接触计划”的参与者于2014年在“左翼论坛”(Left Forum)发言称:

“2013年,由美国华裔组成的代表团到中国大陆去学习了如何组织运动。他们围绕劳工、环保正义、女权及‘酷儿’(非异性恋——译注)议题,与中国当地十多个组织进行交流对话,为如下问题拓展了讨论空间……中国的反资本主义斗争和争取社会公正运动的性质如何?国家和资本家们如何回应?最后,身在美国的我们,在支持中国人民抗争方面扮演什么角色?”

“中国教育与接触计划”代表团的成员,主要是与“进步会”和“自由道路组织”关系密切的政治活动者。2017年10月初,“进步会”董事会主席李曹玉娟又将“ 华人权益促进会”(Chinese for Affirmative Action)和“亚美公义促进中心”(Asian Americans Advancing Justice)联合成了“终止全国替罪羊联盟”(End National Security Scapegoating coalition,ENSS)。

为中共特务开道

为了引开美国大众对中共特务在美大肆活动的注意力,中共当局不惜投入财力与人力,“进步会”乐助其一臂之力。最近曝光的事件就是一例:加州民主党资深国会参议员黛安·范士丹(Dianne Feinstein)雇用中共特务刘绍汉(Russell Lowe)为办公室主任长达近20年。刘与前任“进步会”副主席马兆光(Eric Mar)关系密切,直到现在仍然很活跃。

“终止全国替罪羊联盟”的新闻稿称,“成立此联盟,是为了反击美国司法部到处指控华裔犯间谍罪的行径。”

对于解决中共特务在美活动这一现实问题,该组织并无兴趣,它明显是想引开人们视线,并在移民社区内挑动仇恨与是非。

这份新闻稿接着写道:

“很遗憾的是,这种形式的种族歧视是美国历史的一部分,从《排华法案》(Chinese Exclusion Act)到二战时逮捕日裔美国人,亚裔一直被贴上‘永远的外国人’和‘危及国家安全’的标签。包括《禁穆令》(The Muslim Ban)、警察袭击黑人,以及当今的打击移民等等,要知道这全是一回事。”

干预市政府决策

“华人进步会”不止公开为中共发声和辩护,更积极在旧金山市政府内部打造其势力。

该会两位领袖人物邓式美(Mabel Teng)和马兆光都曾担任市议员。马兆光的双胞胎弟弟马兆明则是2018年旧金山市议员候选人。几十年来,兄弟俩都与“义和拳”、“革命斗争联盟”和“自由道路组织”有密切关系。

他们的长兄马悦安(Warren Mar)是“进步会”创始人之一,也是“义和拳”和“革命斗争联盟”的公开成员。

多年来,“进步会”已与许多旧金山市议员结成盟友,他们能发动数百民众上门拉票、打电话拉票或游说选民弃权,以干预选情。当地的左翼候选人已经无法忽视“进步会”的社区影响力。

近几年其拉上关系的前任及现任旧金山市议员,包括爱华乐(John Avalos)、甘大为(David Campos)、邱信福(David Chiu)、金贞妍(Jane Kim)、奥拉吉(Christina Olague)、李丽嫦(Sandra Lee Fewer)、孟达文(Rafael Mandelman)、佩斯金(Aaron Peskin)、卢凯莉(Hillary Ronen)以及余鼎昂(Norman Yee)。

2017年10月,“华人进步会”组织了“海纳百川聚力量 众志成城达理想”(Harnessing the strength of a thousand rivers)活动,以庆祝成立45周年。组委会成员中有多位“自由道路组织”一系的政治活动者,还包括11位现任市议员中的5位——李丽嫦、金贞妍、佩斯金、卢凯莉和余鼎昂。

透过长期在市议会及社区的人脉经营,“进步会”得以将左派的劳工、环境、教育、社会及政治等政策强加到旧金山纳税人的身上——他们已经长期不堪重荷。

例如在2014年,《旧金山最低工资条例》法案投票通过,“进步会”就在其中扮演了主导角色,该法案将最低时薪提高到了15美元。

2016年,“进步会”领导成员接洽了7,000余名旧金山华裔选民,力促他们支持州政府的一些关键性提案,其中,以压倒性多数通过的《加州55号提案》(Proposition 55)将2012年颁布的“针对年收入逾25万美元者的个人所得税临时增收政策”延长了12年。这批选民也协力通过了“(通过提高房产交易税)资助建立免费城市大学”的旧金山《W提案》(Proposition W)。

“进步会”还通过积极运作,让《N提案》(Proposition N)获得通过,非法移民家长由此获得了参与学校董事会选举的权利。

影响全美的野心

“华人进步会”更企图将影响力扩大到全美。他们参与促成了“草根亚裔崛起”(Grassroots Asians Rising)计划,这是“自由道路社会主义组织”一系的网络,成员包括“华人进步会波士顿分会”、纽约市“亚裔反暴力联盟”(CAAAV:Organizing Asian Communities)、纽约“南亚联盟组织”(DRUM Desis Rising Up & Moving — South Asian Organizing Center)、费城“亚裔联合会”(Asian Americans United)、波特兰市“奥勒冈亚太裔网络”(Asian Pacific American Network of Oregon)等等,所有这些组织都鼓动亚太裔选民投票反对川普。

“华人进步会”在一份报告中称:

“作为美国人口增长速度最快的族群,亚太裔移民必须有团结一致的策略,在全美争取社会公正及经济公正的运动中发挥作用。我们将继续领导亚太裔为‘公民赋权’努力,以发展这一策略、打造集体力量。”

“草根亚裔崛起”网页上的宣言与此同出一辙。

“华人进步会”积极支持中共,致力于在全美扩大共产中国的影响,将美国政坛推向更加左倾的方向。而今,“华人进步会”已经征服旧金山,美国人会容忍它的影响力向全美扩散吗?

特雷弗·劳登。(作者提供)

作者简介:

特雷弗·劳登(Trevor Loudon)是来自新西兰的政治活动家、作家、演说家兼电影制作人,曾任新西兰行动党副主席,同时也是反共网站、政治人物在线档案库KeyWiki创始人。

从1980年代起,劳登的研究专注于激进左派、马克思主义和恐怖主义运动及其对主流政治的渗透。他著有《内在的敌人》(The Enemies Within)一书,并将其拍摄成纪录片。他也是揭露共产主义的获奖纪录片《蚕食美国》及续集《欺诈大师》的主要受访者之一。

本文原载英文大纪元,内容仅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报立场。

校译:张小清 责任编辑:林妍

评论
2018-10-11 9:58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