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ept.kan.center

横河:刘强东折戟美国是时运不济吗?

人气: 3189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8年09月14日讯】(按语:本文是美国时事评论员横河在希望之声广播电台访谈。以下为节目实录。)

横河:我是横河,大家好。

主持人:京东创始人刘强东在美国涉嫌性侵案被刑拘,案发至今也没有定论,本来说是星期五、也就是昨天会有结果,但是警方昨天既没有结案、也没有起诉,这个事情的真相是扑朔迷离。

事情曝光的同时,阴谋论也因应而生。刘强东是被人设套成为某种黑势力的牺牲品吗?还是说他命犯凶煞?与此同时,网路上一些爆料的文章,或者深度分析的文章,在短时间内就会被官方力量封杀。一个私德并不清白的民营企业家,为什么官方力量会参与来洗地呢?

横河先生,我们先来讨论一下法律方面上的问题,刘强东被释放也不需要缴纳保释金就可以随意回国,我们一般的民众会觉得这就表示他的罪名不成立,当时他的美国律师也说被起诉的可能性是1%。您怎么从法律上来解读这件事情呢?

横河:先讲一下,现在最新的消息应该是星期五的中午,明尼阿波利斯警方说还在调查,所以他们是不愿意提供细节,说调查完成以后会直接交给县检察官,这个是一个标准程式。所以这个并没有结案,就是涉嫌强奸是被逮捕的理由,但是它不是一个正式起诉的罪名。

保释有警方的保释,或者法庭的保释,法庭的保释是检察官提出起诉罪名以后,法庭再听证一下,就是在起诉罪名提出以后一直到正式开审这一段时间,保释等于是花钱买一段时间的自由,那个是要法庭听证的,那个比较严格。

而警方的保释就没有那么严格了,因为现在调查阶段,所以他不需要要求这么高,但是它不表示最终不会起诉。

主持人:因为这个事情还没有起诉,所以没有到我们一般人认为的要缴纳保释金然后保释出来的那个阶段,是吧?

横河:就是法庭由法官来判交多少保释金,给不给你保释,那个是要起诉的时候。

主持人:现在警方并没有撤案,刚才您也说这并不表示他不会起诉,但是刘强东现在已经人到国内了,如果美国检方来起诉,他又怎么能保证刘强东会回到美国来完成这个法律审判的程式?

横河:我想是因为刘强东是美国上市公司的老板,而且他是一个实际控制人,他的投票权要远远高于股权,完全控制了这个公司。他这个情况就不像中共那些党政官员,党政官员被起诉了以后,可以躲在中国不出来。如果说起诉,他要像党政官员不出来的话,他的行为会影响公司的股票,因为他在美国有公司上市,还会影响到公司形象,那么这些形象会影响到整个公司的股票。

保释的话,刑事案,法庭听证一个是和罪行严重程度有关系,就是是否保释?多少保释金?一个跟罪行程度有关;另外一个重要因素就是被告会不会逃跑?他的社会地位越高,和社区联系越紧密就越容易被保释,就说人家越信任他,这个人不会跑掉,所以我想可能是这种情况。至于有人说可以通过国际刑警组织,如果他不来的话,我想不至于到这一步。

主持人:在新闻第一时间被爆出来的同时,几乎马上就有一个阴谋论出笼,当然了,这个阴谋论最后说哪一种势力,是有各种各样的说法,但总的来说就是刘强东是被人设计了。猜测的黑势力之一,就背后的黑手势力之一是说被华尔街的做空机构盯上了,要制造掌门人的丑闻,拉低股票价格从中牟利;甚至有人说,刘强东是中美贸易战的牺牲品。您觉得这种猜测站得住脚吗?

横河:这两种猜测都站不住脚。在中国,我觉得各种阴谋论盛行的主要原因是司法不公,司法不透明,所以各种阴谋只要是和权力、金钱挂勾的话,你不要说破不了案、判不了罪,连立案都不可能。

但是在美国的话,不是说完全没有,但是能够做到一手遮天的罪行是极少的,因为你不可能买通这么多部门、这么多机构、这么多个人。像这个案子,当时在场的都是华人,他不是华尔街做空机构当中的某个人。还有一种说法说是被做空机构盯上,美国这种有组织的犯罪非常少的,最多就是一个人,在场的不是华尔街做空的这个人,也就是说即使有人盯上他要做什么事情的话,也是间接的,不是他自己。

那么就有两种情况,一种就是有组织的犯罪,就是犯罪集团;还有一种叫做阴谋犯罪,就是conspiracy,这两种都是因为有多人参加,所以非常容易被破获,就是说值不值得。因为在美国法律很严格,愿意去为别人承担责任,或者是愿意参加别人的犯罪坐牢的,尤其在白领以上的,是很少很少的。犯罪集团也比中国少,个人犯罪比较多见,集团的犯罪更多的都是那种街头帮派。主要是因为美国是个法治社会。组织犯罪和阴谋犯罪的成本太高。阴谋犯罪,三人或三人以上共谋犯罪,这个本身就是个罪行,跟你这个罪行犯哪一种罪没有关系,阴谋犯罪本身就加一个罪刑,所以不值得。

不像在今天的中国,阴谋犯罪的成本太低,尤其是这种和权力、金钱结合的阴谋犯罪,几乎没有成本,不需要承担后果,因为不可能去立案,是有权力和政权保护的,所以这是不一样的。

另外我觉得如果一个总裁的丑闻能够拉低股票的话,能够被这样预测的话,那就说明这个公司的经营和管理方式上有极大的弱点,京东倒很可能是这种情况。

至于说中美贸易战的牺牲品的话,你想想看,你怎么可能能去买通明尼阿波利斯的警方?这是做不到的事情。因为美国的警察是地方警察,他没有一个全国性的机构,不可能找他一个上级单位买通某一个人下个命令就可以做的事情,这种事情风险太大,几乎没有可能性,而且为什么要拿你做牺牲品?谁来拿你做牺牲品?这个都讲不过去的。

还有一个问题,说这个阴谋论,因为他不是自己出面,就一定是委托别人去设的局,如果不是非常亲近可靠的,那么你等于要利益去收买他,被收买者,就是去做这件事情的是为了钱的话,那么他很有可能被更有钱的人反收买,就是被他要陷害的人反收买,那么整个事情失败以后,要承担法律后果的机会就非常大。所以我觉得这个从哪一个方面来讲,可能性都非常小。

主持人:您觉得阴谋论的可能性非常非常小,但是因为阴谋论这个说法在国内有非常大的市场,所以我会继续在这个方面再提起这个问题。如果不是被华尔街或者美国政府去黑了,有没有可能是其他国内的势力来算计他呢?比如刘强东自己就说前一段疫苗事件,他站出来表态了,所以得罪了某些势力,这种可能性有吗?

横河:我觉得可能性也很小,如果他真的是得罪了某种势力的话,国内的某种势力的话,这些势力很可能比他更有权势,因为他毕竟只是个民营商人;而对方,假设是疫苗事件的话,他的对方是一个政权,政权的一部分,如果要报复的话,这种人在国内进行报复应该更方便,破案的可能性更小,他有的是手段整你。在美国不可控的因素太多,而且做的过程当中失败的机会太大,将来被查出来的机会也太大,他何必舍近求远呢?

一般的商业竞争对手设局报复还有可能,这种就是说没有商业好处的,出气型的报复到了一定的程度以后,就是到了一定的社会结构以后,它可能就是只有在有商业利益的情况下,他才会采用这种措施,出于情绪报复的可能性就比较小一些,所以我觉得这个说法也是没有根据的。

主持人:那刘强东他在私德方面并不是没有缺点,国内有些媒体或者说自媒体还称他为说这方面是惯犯,那按理说,他出这种事情,大家会觉得合情合理吧!为什么这件事情这么多人会愿意相信阴谋论,或者愿意用阴谋论来解读?

横河:我想是跟美国不同的一些社会背景所决定的。像这种事情为什么人们认为会是阴谋呢?是很多相信阴谋论的人认为这件事情并没有那么严重。其实这件事情在美国就是说涉嫌强奸,或者是强奸未遂,或者是已遂,在美国如果被证实的话,那是非常严重的事情,是属于重罪的。可是在今天的中国,这种事情是政商界的常态,就政界和商界都一样。美国是司法独立的,就事论事,不管你是社会地位多高、你多有钱,涉嫌犯罪了,该抓的就抓。

但是在中国的话,它几乎没有司法正义,就在法律面前没有一律平等的概念,也没有真正的实行过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别人一看,这么有钱的人为这点事都能闹成这个样子,一定是有什么阴谋在里面。这个实际上是因为在中国现在的这个环境下,这种事情背景所造成的人们会这样去想。

主持人:您看现在网友在网上也提了一个问题,他就说,你看,王建林的儿子王思聪他就说他是因为价钱没有谈好啊,其实这也是说他某一种东西没有摆平,就是他也是这种心态对吧?

横河:这种就是完全是在中国大陆的环境下的这种思维方式。为什么会产生这种思维方式?我想实际上还是一个腐败的经商环境造成的。

主持人:那么还有一个有意思的现象,就是京东的公关部门在第一个时间就强硬表态,说刘强东遭受了不实指控;美国方面是针对京东的这个声明立刻就有三家律师楼宣布说要看看有没有集体,就是京东的股东有没有集体诉讼的可能性。那这个里面的法律的依据是什么呢?

横河:法律依据是这样的。美国的法律规定就是上市公司的一些主要的控制人或者是经营人,如果遇到了法律纠纷的话,或者是陷入法律诉讼的话,他要立刻向公众披露,就是说让股民知道现在有这么一个事情。如果没有公布的话,那他就是隐瞒了公司的运作当中可能会影响股票价格的这种因素,实际上就是欺骗持股人了。

这个就是为什么京东会发这个声明,这是很有意思的事情,就是说这是一种典型的抵赖的做法,是中共的外交部发言人他每天做的事情,就是说有什么事情一律抵赖,对不对?但是京东是一个上市公司,在美国上市,它不是外交部。外交部抵赖以后没有人能拿它怎么办,因为国际上没有制裁方法;但是美国的上市公司的话,它就会在股票上体现出来。

这一下就遇到麻烦了,就是这三家律师事务所马上就代表可能遭受损失的投资者、股民来进行调查。其实这时候没有集体诉讼,是律师事务所自己,因为这种事情一旦要查出来,确实京东的声明有误导之嫌的话,那么会赔一大笔钱,所以律师事务所就主动的去邀请股民,就是哪些人,他现在不是说吗?谁损失10万以上,他就可以开始调查。关键就是京东的声明是不是有误导投资者之嫌,是不是对投资者隐瞒了重要资讯?当然这个没有结论,他只是说要开始调查。

京东的股票因为刘强东被捕的消息而大跌嘛,股东如果因此遭受损失的话,发起集体诉讼在美国是很正常的现象。

其实这件事情也暴露了京东的一个管理风险,就是说一号人物在没有办法直接决策的情况下,就属于紧急情况了嘛,这个公司似乎是没有应急机制的,它的第一个声明显然是在一号人物当时可能是在美国被警方……。

主持人:他还限制自由的时候。

横河:限制自由的时候发生了,所以他们就不知道怎么办了,于是就出了这么个情况。另外就是说在中国有权有势的人,他如果出了事的话,如果不是在政治上要搞他,哪怕是以反腐的名义也好,那么警方是不会对公众公布真实资讯的。所以为什么京东会这么做呢?在中国大陆可能抵赖是一个常规做法。

主持人:而且抵赖他没有后果,很多企业或者名人发表一个抵赖声明,哪怕最后大家知道他是假的,好像也没有什么不好的后果。

横河:对。但是在美国不同,因为上市公司嘛,又有法律,又有法治,京东声明以后,马上就有媒体去和明尼阿波利斯的警察局去核实去了,结果警察局就否认了,就说京东那个说法不是来自他们。虽然说在案情调查期间不能公布具体案情,但是他不会去默认误导,这也是美国的公众的知情权,这个和中共统治下的中国的背景完全不一样。

一个在中国大陆如鱼得水的公司,它在美国上市以后,它就会受到完全不同的制约,可以说是完全不同的经商环境。这就是说中国大陆的一些企业到了美国以后,它就会产生严重的水土不服。实际上这就是两种不同价值观的冲突,就跟贸易战一样的,贸易战实际上表面,贸易战只是个形式,它的真实的本质还是价值观的冲突。

主持人:我们这里也不是警方,我们也没有去分析这个案件到底是真的成立,还是不成立,我们只是就事论事讨论这里面的一些现象。有一些人他写文章,他说这个案件里有很多小概率事件都凑到一起了,所以说如果背后没有黑手算计,难道是刘强东他今年命犯凶煞,注定倒楣吗?那您怎么看这种观点呢?

横河:我觉得这个非常有意思,就是很多小概率事件凑到一起的话,正好说明没有阴谋,就是说这么多小概率事件都是不可预测、不可设计的。阴谋只能设计一个大的关键点,重点的地方,其它的,一个阴谋能不能实现,设计人是不能够完全控制的。如果说是所有的机会都碰到一起的话,那正好说明这个事件真的可能是跟命有关系。

这个很有意思,因为几月前马化腾和刘强东被人看见穿红军服去朝拜延安,这个可能就是中共治下的一种特有的商业环境,就是说在政治上要表态。因为这几年正好中共当局在杀肥猪,人们说把民营企业养肥了,养肥了以后就该杀了。当然中国的民营企业,就是说真正靠自己能力正当经营发家的,不能说没有,但应该是比较少的例外。能够坐大的多半是要利用权力的。中国的私企的原罪就在这里,就说你必须和中共勾结,和某种权力勾结。所以说一旦要收拾你的话,它就有的是一本正经的理由,因为你这个发财的过程是通过权力的,有很多是违反中国的现行法律的。

坐大的过程当中,违法的地方多去了,不违法不可能发这么大嘛!就像现在对企业补税一样的,过去说为了GDP,要求企业虚报、多报产值,因为那时候的政绩是GDP。现在地方政府没钱了,中央政府也没钱了,所以要收税,还有这么多“一带一路”非洲国家需要经济支援。那本来经济就不好,经济不好应该减税,减轻企业负担的,现在是反其道而行之,要按照过去虚报的产值,就是那时候为GDP做了贡献,现在要把这个虚报的产值来补收税款,一补好多年,所以企业就待不下去了。就说明这个问题,私企的原罪。

当然也有很多被逮的富豪是因为站错了队,所以还没有被整的就争先恐后的在政治上表态,就表明自己在政治上是正确的,以想避祸。你想想看,这是多魔幻的事情,亿万富翁穿上打土豪的红军服,你说这是讽刺呢?还是高级黑呢?还是魔幻呢?等于是打自己的土豪。

主持人:对,当时红军的口号就是“打土豪”,那其实打的就是这些亿万富豪们。

横河:对,就是打他们,你是打自己的土豪呢,还是邀请中共来打你自己的土豪呢,还是加入中共去打别人的土豪?就是没有一个逻辑是对得上的。为什么会有这种现象呢?中共它和古今中外所有人类的文化道德价值体系是对立的,所以说它是一个邪灵,谁沾上谁倒楣,这个很少有例外。

当年到延安去的,你像所谓进步青年,就像那样的,在延安整风运动当中就被杀了不少,1949年留下来不走的,和海外回国要和中共一起建设所谓新中国的都倒了楣,能够坚持活到文革结束都是非常稀罕的。建政以后,历次政治运动整过别人的人,后来也都被别人整过,有的还被整死了,你像刘少奇、林彪都是。现在的趋势是对中共这个邪灵人人唯恐避之不及,结果你还主动往上靠,你说你能不倒楣吗?

主持人:您这个观点挺有意思的,其实在中国像刘强东这样的跟权力、跟中共紧密挂勾的企业还是不少,或者说名人还是不少,我想我们可以邀请我们的听众朋友们一起来关注一下他们下面的命运是什么,他们会发生什么事情。现在网友有提了一个问题说,据说有中国律师也要因此联合中国线民起诉刘强东,中国线民说因为京东公司的声明,买了京东的股票亏了。那么在中国起诉有可能吗?

横河:在中国起诉,问题是在于看当局对这件事情将用什么方法来处理。我个人觉得作为一个私企现在起诉,还是有可能的,就是说这个实际上是一种方式,看到美国可以起诉的话,中国线民也能起诉。但是到目前为止,中国网民在经济上遭受损失的似乎还没有在法律上讨到过公道过。

因为在中国,即使说要对民企,或者说什么企业要进行整顿,或者是收拾它的话,那可能中共觉得它还是第一个来收拾的人,还轮不到你们老百姓通过法律手段来收拾。关键问题是如果法律手段能够争取到司法正义的话,像这种事情的话,可能会鼓励更多的人去走法律途径,将来可能也会危害到中共的利益。所以我觉得应该争取,但是能不能有结果,我个人不是抱很大的期望。

主持人:刘强东这件事情发酵的越来越大,很多比较有思想的评论家也参与评论,当然他们都不是停留在说案情表面的讨论,都是从事件本身延伸到对中共体制下的一些特别的现象发表看法,比如说有人就说中共体制下的精英人士的特权,它是一种现象;也有人说是中国国内的大环境让刘强东变坏了,和政治走得近的商人无不认为自己是享有特殊的地位和权力的。那么如果我请您也发表一下您的看法,您会联想到什么呢?

横河:我想从大环境看,在中共建政以后,中国就没有了正常的经商的环境,就是说中共统治前30年,把有正常办企业、正常办商业的经验的人,或者有这样概念的人都杀了,没杀的都变成了贱民,这是前30年。

后30年就创造了一个中共特有的办企业和经商的环境,它的正式名称就是“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尤其是江泽民腐败治国方针下面,官商勾结、权钱勾结是一个常态,在这个方针下所发家的企业家,其实他不知道世界上有另外一种经营方式是正常的,是在法治下经营的。而且很多人所谓的富豪,他只不过是权力的白手套而已,这就是所谓的“中国模式”。

我就想到“中国模式”它已经把中国危害的够呛了,现在还要推广到全世界,就是说它将要或者是正在危害整个世界。中国企业要想走向世界,要想服世界的水土的话,当然从表面上看,我们觉得是要学的东西还很多,但实际上最根本的是要摆脱中共的思维、摆脱中共的文化,和摆脱中共的控制,这才可能真正走向世界。

主持人:那我们还注意到一个有意思的现象,就是说有官方媒体出面为刘强东洗白,当然不是完全明目张胆的,但是你看到文章的那个调它就是说洗白。那民间分析刘强东的文章,如果不是阴谋论的呢,很快就会被遮罩。那您觉得中共它为什么会替一个民营企业家出头?您能不能用1分钟的时间来解释一下?

横河:我想阴谋论为什么可以允许,是因为阴谋论的矛头指向的是境外的,或者是境内的非中共的势力,你比如说“做空阴谋”,它实际上指的是华尔街的所谓敌对势力;而“疫苗论”则是中共当局已经推出替罪羊的事件,就是说它已经找到了,已经到此为止了。允许在这方面讨论,可以避免进一步深入挖掘这个根子一直挖到中共自己。

第二个就是要打土豪或者宰肥猪,就是我刚才讲的,它也得中共自己动手,它容不得让美国警方来帮你做,这个是不可能的。

最后一个就是中共的商业文化,包括这种所谓酒色文化,不是指这个案例,不一定指这个案例,是中共官场文化的延伸,就是官媒它本能的对这种情况持同情态度。因为在中国如果不是在政治上失利的话,这种事情是绝对不会管的,所以关键问题还是中共的文化的问题。

--原载希望之声

责任编辑:萧明

评论
2018-09-14 10:4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