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ept.kan.center

《共产党毁灭人类暴政录》之中共窃政前杀人篇(2)

“富田兵变”遭镇压 尸体填满整个山沟

编写:爱德华

中共苏区肃反累计屠杀了10万红军,还有不少是没有名字的……总共杀了自己人10万以上。(网络图片)

人气: 36471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8年09月13日讯】毛泽东大规模地杀同志并非在文革中才开始。早在1930年代的“富田事变”就开始了。

AB团”是什么?

1926年11月8日,蒋介石率领的北伐军攻占了江西南昌,发现国民党的省、市党部完全由中共党人“把持党务”,于是指示国民党的中央特派员段锡明组织一个右派组织去夺取党内领导权,这样就产生了“AB团”,但是,1927年4月初,“AB团”就被左派力量彻底打垮了,7月中以后连国民党中的左派也变成反共了,但并没有恢复“AB团”这个组织。“AB团”“寿命仅三个月”。

1930年,毛泽东在江西苏区发起了肃清“AB团”运动。“AB”意为“反布尔什维克”。当时毛泽东是红一方面军的总政委和总前委书记,手下有江西苏区最大的武装,但他和以李文林为首的江西地方党和红军有权力分配上的矛盾。企图独霸江西苏区大权的毛泽东于是决定用恐怖和专政手段来消灭党内对手。杀人本是中共的拿手好戏,罗织罪名当然是行家里手,用暴力方式解决党内权力斗争,必须要有一个借口。

反“AB团”运动

一九三○年五月,周恩来为了贯彻共产国际“反右倾”的指示,而毛泽东则是为了铲除异己,巩固自己的权威,毛主持的总前委发动肃反运动,以反“AB团”之名清除异己,认为有“AB团”混入了他们内部,大量党员被打成“AB团”并被处决。1930年5月,在赣西南苏区的党群机关中普遍开展反“AB团”的斗争,大规模血腥的党内清洗和屠杀开始了。 1930年六月,中共赣西南特委印发了《反改组派“AB团”宣传大纲》,宣布开始赤色清乡和赤色恐怖。九月份又印发了一份紧急通告,说党政组织和青年团都有大量的“AB团”分子。这份通告详细规定了对“AB团”分子必须用残酷的刑讯拷打,档称:“‘AB团’非常阴险狡猾,非用最残酷拷打,决不肯招供出来,必须要用软硬兼施的办法,去不断的严刑审问……找出线索,跟踪追问,主要的要使供出‘AB团’组织,以期根本消灭”,“发现‘AB团’分子后必须立即处决”,而且必须在群众大会上“由群众斩杀”,反“AB团”进入高潮。11月反“AB团”的斗争由地方发展到军队中,12月初地方和军队同时并进。

富田事变”后,红二十军副排以上被杀光

毛根据逼供所得的消息,认定江西省行动委员会内有一个“AB团”省总团部,便派李韶九和古柏带人前往红20军、江西行委驻地——吉安县东固山的富田去抓“AB团”,抓捕省行委段良弼、李伯芳和红二十军政治 部主任谢汉昌等,立即开始刑讯,边审边抓,手段残忍,滥捕滥杀,抓了一百二十多人,处决了廿四人。

红二十军一营政治部主任刘敌闻讯有人指控他为“AB团”,大惧,为了自卫,12月12日率兵包围省行委,将被捕的几十人尽行释放,又把部队拉到赣江以西地区,派段良弼赴沪向中央控告毛,刘敌等提出的口号是:“打倒毛泽东,拥护朱、彭、黄”,是为“富田兵变”,中共称为“富田事变”,中共中央认定“‘富田事变’是‘AB团’领导的反革命暴动”,进一步掀起捕杀“AB团”的高潮。

如果当时二十军弃暗投明,投奔自由,可存活,可是,他们没有认清中共的本质,企图在中共内部解决问题,结果毛指派彭德怀、林彪率部队以“开会”为名,诱杀并抓捕红二十军军长、政委以下、副排长以上所有干部(仅172团副官谢象晃和排长刘守英因被熟人所救和正逢值勤幸免于难),均分批集中到平头寨的平安河坝上进行处决,连许多兵士都无法幸免,当时把整条河水都染红了,可见当时消灭红20军干部的数量……。

不仅“富田事变”的首领谢汉昌、刘敌、李伯芳等被杀,连没有参加富田事变的红二十军前军长刘铁超、政委曾炳春,后任军长萧大鹏都被处决;整个红二十军全部缴械。红二十军番号取消,虎口余生的兵士被编入红七军。

被捕的红二十军八个主要领导人都被受酷刑,受刑者哭声震天,不绝于耳 。更为令人发指的是,对被指为“AB团”的女性,毛泽东纵容对她们施用充满兽性的酷刑。当这些受刑的红二十八军领导人的妻子们来探监时,共产党的打手们把她们投进阴森恐怖的刑讯室,将她们的衣服剥光,用种种常人无法想像更无法忍受的酷刑折磨她们。

江西苏区共有10万多人先后被杀

在“富田事变”之后,各地的反“AB团”运动被掀起新高潮,此时肃反范围,远比“富田事变”前宽广,真是达到血流漂杵的境地。

中共“肃‘AB团’”运动中,酷刑种类达120多种,例如用地雷公打手,香火烧身,洋钉钉穿手掌,火烧下身、小刀割乳,捆着双手吊起,人身悬空,用牛尾竹扫子去打,用篾片插入指甲内等等。其中很多酷刑是此次运动中“首创”。据河南人民出版社《“AB团”与富田事变始末》记载,受刑者“体无完肤”,“手指折断,满身烧烂,哭声震天”。打人者如果下手不够狠毒,也会被认为与“AB团”有关。

《搜狐视频》中共党史专家披露:“后来肃反到什么程度,站队,站队以后用镜子照,如果你脸红,就说明你心虚,你就是肃反物件,就拉出去杀掉。”所有在酷刑下招供者,都被立刻处决。为了节省子弹,处决方式主要是梭镖刺杀,棍棒打杀,大刀砍杀。“那个血,把(杀人者)的手和大刀的手柄粘在一块,拿不下来。”

红安县七里坪镇村民回忆:“整个山,人从上面往下倒,把整个山沟都填满了。”

由于采用酷刑,从中共队伍肃出一批又一批的“AB团”,造成数以万计的冤假错案。审讯时酷刑逼供手段非常狠毒和残暴,刑罚受不了就乱供,供了又抓,抓了再用刑,逼出的假供和乱供像雪球一样,越滚越大,恶性循环,“AB团”越肃越多,牵连之广,在四万红军中多达四千四百多人受害,造成可怕的红色恐怖。一时江西苏区人人自危,许多地区的中共机关中百分之八、九十的人员都成了“AB团”分子。

据中共将军萧克回忆录记载,中央苏区肃反累计屠杀了10万红军。3年内处决了7万多“AB团”和2万多“改组派”,6,200多“社会民主党”,这只是有名有姓的受害者,还有不少是没有名字的……总共杀了自己人10万以上。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8-09-13 3:4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