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ept.kan.center

担忧社会主义蔓延 川普的支持者力挺总统

7月31日,川普总统在佛州坦帕举办的集会上演讲。(Charlotte Cuthbertson/大纪元)
人气: 1236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8年08月10日讯】(英文大纪元记者Charlotte Cuthbertson报导、孙洐源编译)7月31日,成千上万的美国人在闷热的下午排队参加在佛罗里达州坦帕(Tampa)举行的川普(特朗普)总统“让美国再次强大”(Make America Great Again)的集会。几位参与集会的民众向大纪元记者表达了他们对美国当前社会主义趋势的不安。

最近几周,特别是在奥克西奥−科尔特斯(Alexandria Ocasio-Cortez)于6月26日纽约初选中爆冷击败纽约皇后区资深众议员克劳利(Joseph Crowley)之后,关于社会主义的讨论大有愈演愈烈之势。

现年28岁的科尔特斯是美国民主社会主义者(Democratic Socialists of America,DSA)组织成员,该组织的主要目标之一是废除移民及海关执法局(Immigration and Customs Enforcement)。

一些DSA领导人公开支持共产主义。前苏联独裁者列宁在著作中曾说,社会主义的最终目标是共产主义。根据粗略统计,共产主义意识形态是20世纪内一亿人非自然死亡的原因。

科尔特斯最近与佛蒙特州参议员桑德斯(Bernie Sanders)一起参加竞选活动,通过大幅提高税收来支持其社会主义理念,如更大的政府、所有人的免费教育和医疗保健。

美国爱国者:社会主义下没有自由

74岁的越战老兵Larry Clement表示,从一年前他就不再是民主党人或共和党人了。“我是美国爱国者”,他说,“作为军人,最重要的是保护你的国旗。当人们不再想保护美国国旗时,我会感到非常沮丧。这就是我的立场:我与国旗站在一起。”

74岁的越战老兵Larry Clement感到现在美国社会主义的蔓延“非常可怕”。(Charlotte Cuthbertson/大纪元)

到目前为止,Clement几乎参加过川普在该地区的所有集会,“他对我非常重要,因为他是一个商业人士,他说的是他自己的感受。”

Clement说,在越战中与共产主义战斗过之后,他感到现在美国社会主义的蔓延“非常可怕”。他说:“在不同的国家,看到那些穷人的经历和生活,再看看我们的生活,我们是非常、非常幸运的人。我们需要更多的民众去看看其它国家的情况,在社会主义制度下生活的人没有自由。”

“一切免费 谁来买单?”

79岁的Dianne Wilhelm注意到多年来传统价值观的下滑,她将其中的一部分归结于社会主义。

“我们有很多年轻人真的想要去实践社会主义”,她说,“他们认为不劳而获是可行的。”

79岁的Dianne Wilhelm认为,传统价值观的下滑与社会主义有关。(Charlotte Cuthbertson/大纪元)

Wilhelm指出,科尔特斯宣扬一切免费的理论是站不住脚的,“谁来买单?”

根据弗吉尼亚州乔治梅森大学(George Mason University)梅卡图斯中心(Mercatus Center)委托进行的一项研究,最近对桑德斯的“全民免费医疗保险”计划的预测表明,10年内该计划的费用将高达32.6万亿美元。

Wilhelm表示,她支持川普,因为川普尽力遵守诺言,并希望做正确的事,“我认为他的心很正,他正试图让传统价值观回到我们的身边。”

因支持川普而遭霸凌的孩子

Nena Chancy说她看到美国左翼人士的很多观点令人担忧。“很多社会主义思想都令我担心。我心目中的美国梦是努力工作、赚钱、多劳多得,这就是资本主义价值观的精髓。”她说,“我相信(川普的)核心价值观与社会主义思想完全相反。”

“我认为川普希望看到美国取得成功,而我喜欢他将美国放在首位。我觉得那是他的工作,他当选成了总统,这是他关心的首要问题。”

Chancy有七个孩子,年龄在13到27岁之间。一个在海军陆战队,三个已婚,一个在上大学,两个还在家里。

Nena Chancy和小儿子Hayden,Hayden身着支持川普的服装。(Charlotte Cuthbertson/大纪元)

她最小的13岁儿子Hayden只因支持川普并穿着印有川普头像的T恤在2016年遭到乔治亚州南部一所学校的老师的骚扰。“她会当着每个人的面在班上对我百般刁难,试图让我难堪。”Hayden说。

“他穿着一件川普T恤”,Chancy说,“老师告诉Hayden,他和他的T恤一样令人讨厌,还有其它一些非常粗鲁的话语。”Chancy表示,当搬到佛罗里达后,为避免类似的情况发生,她选择让Hayden上私立学校。

上次Hayden在海滩时也被一名女士欺负。“我只是站在那里不动,他们来找我,并强抢我的东西,而且开始取笑我。”他说,“她抓住我的T恤拉了下来,然后跟我说了一堆不中听的话,然后他们走开了,并嘲笑我。”

然而,Hayden没有被吓倒,仍然穿着印有川普正面形象的品牌服装。

零工作技能的毕业生

Henry Kones成长于上世纪80年代,他注意到社会主义与所谓的“进步运动”(progressive movement)在美国生活的许多方面的渗透,包括打击传统价值观、职业道德和家庭单位。

他说,千禧一代更倾向于社会主义的部分原因是他们“没有尝过自力更生的滋味,这就是问题所在”。Kones说,“我是雇主,所以我知道。问题来自大学教育,学生毕业后找不到工作,因为他们没有工作技能。”

社会主义的部分目标是摧毁家庭,消除最基本的社会秩序形式,从而赋予政府终极的决策权力。

Henry Kones和来自哥伦比亚的妻子Paula一起参加支持川普的集会。(Charlotte Cuthbertson/大纪元)

Kones表示,即使在电视上的情景喜剧中,他也看到了对家庭的攻击。“看看男人在现在的情景喜剧中扮演的角色——他们都是白痴。”他说,“在传统观念中,男性一直是家庭的顶梁柱,但实际上男性在家庭中的地位在当今媒体中彻底被贬低。”

Kones的妻子Paula来自哥伦比亚,她对社会主义国家的生活有亲身体验,“如果有一个政客想要在美国运行社会主义的制度,我认为这个人应该首先在一个社会主义国家生活至少两年,然后他们才来谈自己的经历和体会。社会主义并不是什么具有浪漫色彩的理念,这是一个完全失败的东西。”

“这里(美国)是世界上最好的国家,你为什么要改变它?”

高中生:我选择了保守派

17岁的Victor Bellino计划高中毕业后加入美国海军。与此同时,他觉得他必须在学校内对川普的支持转为低调进行。

高中生Victor Bellino说,他在学校对川普的支持行为尽量低调。(Charlotte Cuthbertson/大纪元)

“我不想穿川普的T恤,因为觉得有点害怕。我们学校的安全性一般。”他说,“我以前在卡车上贴了一张(支持川普的)贴纸,后来我把它拿下来了,因为我害怕遭到破坏。”

Bellino表示,2016年的总统大选是他的政治成熟期,与父亲的讨论有助于教会他形成自己的观点。

“我决定选择保守派”,他说,“但我只是想支持我们的总统。”

“我喜欢他真的不在乎别人的想法。他有一个伟大的外交政策,他对经济的贡献真是太棒了。我欣赏他强硬的立场。 我喜欢他不忍气吞声的态度。”#

责任编辑:肖琳

评论
2018-08-10 4:3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