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ept.kan.center

P2P金融难民北京大集访 更多内幕曝光

大陆全国P2P部分金融难民聚集北京银证监会前大上访。公安部提起部署,层层拦截,现场警方配备万名警力和上百辆大巴进行应对。(大纪元合成图)

人气: 41811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8年08月08日讯】(大纪元记者骆亚采访报导)近期大陆各地P2P金融平台密集“爆雷”,令千万投资人一夜之间血本无归,变成金融难民。P2P金融难民相约8月6日到北京银保监会前集会,遭到北京警方拦截,不过仍有二千多人最后成功抵达集会现场或附近地区。亲历者向大纪元披露了当时现场更多情形和相关内幕。

亲历者:可能约一个师的警力布置在金融街

P2P投资受害人李先生告诉大纪元记者,他提前一天(8月5日)抵达北京,入住金融街儿童医院附近的家庭旅社。因为不需要提供身份证登记,所以,他跟另一名受害人(一个大学教授)成功避开了警察的骚扰。

住宿的地方离集会地点只有10分钟距离,他们还对银保监会的周边做了实地考察,摸清楚了周围的地理情况。

他表示:“‘8.6’维权活动令人既紧张又期待,为我们带来微小的希望。”

8月6日早上7点钟,他和教授吃完早点,于7点半冒着小雨就出门了,一路走到金融街对面的天桥底下,雨也慢慢停了。

他说:“我感觉四周可能大概有一个师的警力将金融街包围起来,三步一岗、五步一哨。那种气氛令人感觉非常紧张、非常害怕。”

在路口,他们看见大量穿着灰黑色雨衣的警察在对行人进行盘问,特别是背著双肩包的人成为警方的重点对象,“当时人很多,警察叫他们停下并出示身份证,并用手上的机器扫一下,很快就确定了对方是不是P2P上访黑名单的人,然后把上访者押到停靠的大巴上去。”

当时,沿街停放了一长排望不到首尾的大巴,他说:“我们获悉在各大楼里面也分散隐藏了很多的警力。”

有网友当天在社交媒体晒出聊天截图,朋友表示自己父亲是北京的警察,叮嘱她绕开金融街怕出事,北京警方调动万名警力来应对“8.6”当天进京维权的金融投资人。

而公安部此前发令要求各地做好维稳工作,打赢这场所谓的“维稳战”,相关文件也被网路爆光。

  (沿途停靠了一百多辆大巴用来维稳装进京金融难民

  (一早上访者已经被陆续送往停靠银证监会附近的大巴)

他们发现银保监会对面的警力没有门前那么多,所以他们就试图从那里向核心区域靠拢。在靠近过程中,有警察盘查他们来这里干什么,“我说我们是哪个省的路过此处,就被警察很强势拦在核心区域之外。我们最后只能选择在银保监会大厦的右边角位置。这是早上警力最薄弱的位置,我们在那里等待更多难友到来。”

李先生表示:“一直等到上午10点,我们才意识到,我们等的大部队,实际上已经被中共当局的警方维稳部队给拦截在火车站、汽车站、家里,甚至有些人刚下火车站、刚到北京机场就被遣返回去了。”

他表示:“当天到北京的火车和飞机都出现了大面积的延误。这全部是当局有计划针对我们的一个打击行动,把我们合理的维权活动扼杀在萌芽中,这绝对是侵犯人权的事情。”

亲历者:像白色恐怖

当天传出的好几段视频显示,警方暴力对待P2P的投资受害人。在金融街靠月坛处,一个老太太被警察掐著脖子带走,受到惊吓的老太不断大声求救;还有警察强行将女难友拖走,也有一群群警察极其粗暴对待男性难友,像押犯人一样押着他们离开。

李先生披露,他们省的一个手臂被截肢的女难友,在金融街被四五个五大三粗的警察围着盘问,当扫描其身份证就发现问题,就押她去大巴那边,还对她嚷:“你走快一点、老实一点……”她回应说:“我已经是老弱病残了,我还要怎么样走,再快一点,我就是要跑了。”

李先生表示,“中共当局出动这么大的力量去针对我们金融受害人的维稳,里面还充斥着大量的素质很差的协警,但就是‘正规军’面临这么大规模的维权时,也常暴力执法、侵犯人权。作为当事人,当天给我的感觉就是白色恐怖、非常的不好。”

当天至少二千人押送久敬庄

李先生表示,上午10点多他们也被抓上了大巴,11点左右到久敬庄。

他说,“首先刷身份证,(身份证相关信息)直接进入每个人当地身份证监控网路。从此我们就成了带头闹事的危险分子,全部上了黑名单。以后就不可能像旅游者一样自由进出北京的景点。”

随后,他们被关进不同的房间,警察在那里通知各省市所在的驻京办、当事人所在相关单位、派出所等,将他们带回去。

久敬庄的看管人员向金融难民披露,光上午大巴就陆续送来了一千多人。北京警方为此准备了120辆大巴。

李先生表示,“一辆大巴上装载的人数大概30人左右,平时久敬庄的人流量也就是二三百名左右。看管人员透露当天到久敬庄的人超过平时的10倍甚至更多。我估计至少二千多人,还有更多的人没到北京就被拦截了。”

亲历者:各地派出所进京抓人

金融难民张女士在北京站大厅等待其他难友时,被当地派出所抓回去了。她曾问对方,如果自己改从北京之前的保定火车站下车,是不是就抓不到了。对方说,保定那边也派了警察在等她。

她表示,之前已被警方威胁,“我们被规定不能去中南海、中纪委等国家机构,也不能去信访办,因此这次我们去北京上访是拼了命的。”

“我们以为中央不知道这个事情,我们这么多人去,他们起码能听一下我们的声音吧。”她说:“但没想到,我们还没有到,凌晨大批的警力已经开始部署等着我们,去一个抓一个。”

张女士说,“我被遣返后当天夜里直接拉到当地派出所。先被搜身,手机、银行卡、钥匙等所有的东西都不能带在身上,必须上缴,然后录口供、拍摄像、签字画押。”警察还将她当罪犯一样拷问,被遣返回去的人基本上都跟她差不多遭遇。

她说:“他们将我们当成罪犯,说我们煽动、散布谣言,随便可以扣上罪名,现在不仅仅吓唬我们,而是动真格,直接给我们传唤证、拘捕证,并不需要任何解释。”

金融难民选择银保监会上访的原因

张女士表示,进京上访的原因,“第一,想弄清楚事实真相。第二,我们的钱都是在银行交易,我们的基金都是银行监管的,现在平台几个亿的资金都没有了,都上哪去了?第三,证监会是管金融的,政府是P2P的总后台,是不是国家缺钱用,我们的钱被政府抢了?所以我们要去北京问清楚。”

李先生表示,这次进京上访是表达各自的心声,“宪法中核心内容——公民的人身和财产权利神圣不可侵犯。但是一个P2P金融爆破,明显是侵犯了每个公民、每个家庭的财产权利。我们上访是代表自己、代表家庭为维护自己的财产进行抗争、怒吼。”

李先生还表示:“你不能拿走我们的钱,还要捂住我们的嘴巴。这次是我们对公民财产权保护的一个正常发声。”

李先生介绍,“8.6”北京维权行动地点选在银保监会的原因,除了这是国务院的下属机构并管所有的金融行业,P2P集中“爆雷”导致投资者财产受到了极大侵害,需要监管金融机构出面解决外,还跟6月14日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在第10届陆家嘴论坛上的发言有很大关系。

郭树清当时在会上提到集资风险时说,高收益意味着高风险,“收益率超过6%要打问号,超过8%就很危险,超过10%就要准备损失全部本金。”

李先生认为,“郭树清作为金融界的高官,这是极不负责任的讲话。显然是让更多的平台老板跑路,进行犯法的操作可以一走了之,而受苦受难的是广大的投资平民。他的话引爆了近两个月的P2P集中‘爆雷’事故。”

他认为,“他(郭树清)称利率超过10%,就让老百姓血本无归。尤其我们有些人是(将)一辈子的棺材钱,或者是准备结婚的钱,全都投到P2P平台。如果P2P出事了,最直接侵害了大家的利益。”

他说:“作为银保监会,你不能保障每一个公民的财产权利,而且中国(中共)并没有相关这方面的问责制度。所以这次集体维权也是人民被压抑很久的一种集中爆发。这次维权行动,尽管失败被镇压,但是这些行动累加到最后都能汇聚成汪洋大海。”#

责任编辑:李穹

评论
2018-08-08 10:4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