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ept.kan.center

王友琴:文革中的王冷之死

人气: 974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8年07月05日讯】1966年夏天,西安第三十七中学的红卫兵学生打死了两名教员,打伤九名教职工,还有一人因此精神失常。

这个中学当时有900多名学生,没有高中,只有初中三个年级。这个中学在西安南郊,距离中共西北局很近。学生中有相当多“革命干部”子弟,当时成为红卫兵的主力。

王冷在西安第37中学教书多年。文革开始前,1966年2月,王冷已经被调到了西安第八中学。

1966年8月25日早上,第37中学的两个红卫兵到第八中学把王冷押走。到了第37中学以后,王冷就被关进该校关押“牛鬼蛇神”的监牢,在那里遭到红卫兵拳打脚踢。当天下午,王冷被押去“陪斗”一位姓张的教员。红卫兵让王冷双手执铁哑铃,深度弯腰。一个小时后,王冷昏倒在地。去第八中学押王冷的那两名红卫兵之一,用木棒从后面抽打王冷。

8月28日夜里十点,王冷和20多名“牛鬼蛇神”被赶入“专政室”。红卫兵把课桌排成圆圈,把玻璃瓶打碎撒在桌子下面,逼迫“牛鬼蛇神”排成队,在桌子底下玻璃碴上爬行。这些人被折磨拷打直到天亮。王冷的头发被拔被撕又被剪光。

8月29日,王冷被“强迫劳改”十多个小时。

8月30日,继续拷打审讯。上午毒打两个多小时,下午又被毒打一个小时。王冷的眼睛被砸碎。王冷以前在履历表上填写的“家庭出身”一栏是“职员”。红卫兵强迫她承认是“资本家兼地主”家庭出身。

8月31日,在连续两天两夜的拷打和“强迫劳改”以后,专门组织了“斗争”王冷的大会。那是下午。王冷头戴“高帽子”,身挂“黑牌子”,被反剪双手押进“斗争会”场。台子上放了两张桌子,桌子上架了长条凳子。红卫兵命令王冷站在长条凳子上,低头弯腰。他们用扫帚打她。扫帚打飞了好几把。

“斗争会”上,有“控诉”,有高喊口号。红卫兵在王冷脖子上挂了一副铁哑铃,以后又加了一副。他们还在王冷站的凳子上再加一个凳子,命令她爬上去。王冷站在高凳子上,他们把凳子踹翻,又叫她把凳子架起来再爬上去,又把她打翻跌下来。几次反复,直到王冷昏死过去。

王冷昏迷以后,红卫兵说她“装死”。四个红卫兵把她扔起来往下摔。接着,他们把王冷拉到食堂厨房后面,在那里,用铁棍打,用砖头砸,还在她身上踩。一边打,一边骂:“狗x的,到现在还不老实。”王冷腰脊骨破裂,头颅右部破碎,鲜血从眼睛、耳朵和口中流出。这几个红卫兵又倒拎王冷的脚,把她头着地拖到四百米外的教学楼,王冷的鲜血跟着洒了一路。在教学楼里,他们又用冷水浸泡王冷。

王冷在9月2日死亡。王冷死的时候,头部肿得像个冬瓜一样。王冷的尸体很快被烧掉。

由第37中学的红卫兵开了火葬证明,全文如下:

王冷现年36岁,罪大恶极,民愤极大,在运动中极不老实,8月31日群众斗争,王冷死不交代其罪恶并当场放毒说什么:“蒋介石就是不该死”。态度生硬,要与人民对抗到底,群众激愤,被红五类子女当场打昏,送至医学院,抢救无效于9月2日身死。意见:火葬,葬费由死者亲属负担。尽快结束。

市37中红卫兵(借章)

证明信上盖的是西安市第37中学的公章,这就是“借章”的意思。

从这份证明,不但可以看到红卫兵如何看待王冷之死,也可以看到当时的残酷的总体气氛。

和王冷一起在8月31日被“斗争”和毒打的有王伯恭老师,他在一天后死亡。王伯恭老师已经在1965年退休。他曾经是黄埔军校的学生,在国民党时代当过军队的政治教官。抗战结束后退出军队从事教育工作。当时被红卫兵指控为“老反革命”。

王冷和王伯恭被打死后,该校“文革筹备委员会”主任多次警告“牛鬼蛇神”:“再不老实,王冷就是你们的下场。”

当时领导西安的文革运动的,是中共西北局,陕西省委和西安市委。他们没有出面制止暴行。中共西安市负责人徐步还指示到第37中学采访“经验”,予以报导。

积极参与毒打王冷的几个红卫兵,后来成为在9月初成立的“红色恐怖队”成员。那是西安中学生红卫兵的“精英分子”,成员多为高级干部的子女。“红色恐怖队”被简称为“红恐队”。这个名字和他们的行动,显示出他们不但实行暴力迫害,而且公开地以制造恐怖为荣。

半年以后,随着文革的发展和打击目标的扩大,这些红卫兵的“革命干部”父亲也被“打倒”。“红恐队”被解散。中共西安市负责人徐步后来也被“打倒”并且跳楼自杀。王冷的丈夫张孝曾经用这个机会揭露红卫兵打死王冷的残暴行为。有一些学生也为王冷之死鸣不平。他们所用的理由是:王冷没有什么“问题”。但是他们没有敢提王伯恭之死,虽然王伯恭和王冷在同时被打死。王伯恭当过国民党军队的教官,被认为有“历史问题”。当时的普遍观念是:“有问题”的人被打死是应该的,至少是没有关系的。为王冷鸣不平的人只能在文革的通用观念范围内尽量做文章。

1990年代,这个中学有多次同学聚会。没有人为王冷和王伯恭之死道歉或者表示良心上的歉疚感。一名当年的学生现在的文化人说:王冷什么“问题”也没有,只是她对学生比较严格比较厉害。另外,她看起来自视甚高,烫头发,穿旗袍,人也长得漂亮。中国的文化里有非常邪恶的成分,在1966年表现为杀死王冷,在1990年表现为不忏悔。

中学生红卫兵大规模地殴打以及打死老师,最早起源于北京,随着红卫兵组织的发展和“革命大串连”传播到全国各个学校。在北京,学生打死老师的高潮发生在1966年8月18日毛泽东在天安门广场接见百万红卫兵之后。在西安,杀戮掀起比北京晚了没有几天。这显然是文革领导人有效使用了现代通讯、交通以及宣传手段的结果。

关于王冷,笔者还亲身经历过一件与她有关的事情。1999年春天的一天,笔者下课以后,在斯坦福大学校园里遇到四位来学校游览的中国老人。他们请笔者在一个花坛前为他们照一个合影。四个人中,一对老夫妇是常住美国的老华侨,另一对老夫妇是受他们邀请从西安来美国游览的,其中之一是退休中学教师。彼此攀谈起来。笔者问起西安来的退休教师是否知道王冷被打死的事情。那位老太太说,知道,还知道王冷的丈夫叫张孝。这时候,她的丈夫把她拉到花坛的另一边,低声说了些什么。然后,他们立即跟我告辞离开了。看到他们慌慌张张的样子,笔者感到惶惑而压抑。他们在怕什么呢?杀死王冷的余威,或者说文革的余威,三十多年以后,远在美国,还让人如此清晰地感觉到。(原标题:王冷之死)

--转自作者博客

责任编辑:南风

评论
2018-07-05 12:2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