稻香

作者: 赵文华

(文/赵文华 图/赵文华)

    人气: 146
【字号】    
   标签: tags: , , ,

为了一闻稻香,我放下世俗琐事,背著简单的行囊搭乘火车前往花莲。不似一般旅人出游,感觉像是游子归乡时的兴奋与期待……。

花莲,充满了亲和可人的魅力;人来了,心也舒适静定下来。站在稻乡阡陌中,迎著纵谷暖暖的风, 稻香悠悠扑鼻而来,画面正是“农人辛忙收割稻,旅人乐游闻米香”。

恣意信步在阳光、白云、青山、绿水、稻禾中,心境恰如舞者飘然飞舞在天地之间,不亦快哉!

(图/赵文华
(图/赵文华
(图/赵文华)

专栏作家

▍赵文华

跟随翁庭华老师学习摄影五年,工作之余喜欢旅拍,记录人文风土民情。在拍摄人间百态瞬间,其乐无比,但也深刻体会世事无常,

唯有当下,以我思我观我照的摄影创作来传递美的情感。

──转自万海航运慈善基金会《停泊栈》期刊75期

责任编辑:杨真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大学时看过一部电影《大吉岭有限公司》(The Darjeeling limited),电影主要讲三个情感疏离的兄弟,于父亲葬礼后决定前往大吉岭旅行。当时深为电影中混乱的奇异世界所吸引,也对搭乘印度40多节车厢火车的长途旅行很向往。虽然电影并不是在真的在大吉岭拍摄,但为了一圆旅行梦,我决定来趟大吉岭火车之旅。
  • 三月下旬前往花莲,停留两天一夜作了四场演讲。在花莲高商进行两场演讲,下午是向日间部同学、晚上则是对进修部同学演说。在我们那个年代不叫进修部,而是夜间部,许多学生都是半工半读,由于他们是自己选择继续读书,所以动力远远超越一般的学生。
  • 时下许多广告常会诉求各种感官经验的提升,例如:美食广告满足我们对美味的要求;新的影音产品满足我们在视觉、听觉的享受。从某个角度来说,这是文明进步的动力,但不禁让人想问,究竟要满足到什么程度才够?是否有绝对的满足点?
  • 故事改编自知名福音乐团“怜悯我(Mercy Me)”主唱巴特真人成长经历,童年经常遭父亲拳打脚踢,母亲丢下他另组家庭,只能被迫和父亲相依为命。看似是许多家暴家庭的典型案例,但他却仍能发挥所长,透过歌声将内心受到宗教的感动传唱而出。但当他写出疗愈千万人的歌曲〈I Can Only Imagine〉获得全世界的认可,心里依然渴望一个人的掌声。
  • 通常提到意大利,最为人所津津乐道的,便是文艺复兴发源地;徐志摩深爱着并献给她美丽名字的“翡冷翠”;或是曾经无比强盛、几乎占领整个欧洲的罗马帝国;接着便是举世闻名、一生一定要造访一次的威尼斯面具嘉年华。
  • 法国街头有许多不同类型的街头艺人,各个身怀绝技。来法国前对街头艺人这个行业充满了幻想:是艺术家,又能到处旅行;把欢乐带给别人,又能赚钱;工作时间自己决定,又没有顶头上司。这种人生真是完美啊!
  • 戏剧工作,总是在场与场之间不断地转换。上一场,你是17岁的妙龄年华,等著雀跃、等著欣喜;下一场,也许就是一个迟暮之年的老太婆,等著老朽、等著无奈失去。换场的过程,除了仰赖整体造型给予的专业支持,表演者在心境上的沉淀、想像,为担任的角色抓出生命累积的脉络,甚是关键。
  • 于嘉义县东石乡外海的外伞顶洲,是台湾沿海最大的沙洲,素有“漂流中的国土”之称。因受到波浪及季风影响,随着时代变迁而逐年漂移,仿如无时无刻漂泊不歇的旅人。
  • 有时候,它们才是人类真正的灵魂伴侣,代替忙碌的父母,陪孩子度过无忧无虑的童年,面对浑然未知的世界;也取代疏离的子女,抚慰孤寂的老人家
  • 一般人对兔子的印象大多是外表可爱、充满活力,相较于原著中作者较为温馨的画风, 真人动画似乎更符合大众想像,也更符合“现实”,设定与原着相同。比得兔和父母同住在乡间一棵大树底下的窝,父亲却被外来居民残忍杀害,母亲耳提面命不要接近人类,但电影将故事集中于母亲离世后的挑战,片中比得兔正值叛逆期,他独自带着妹妹和表哥一起生活,虽养成他一肩担起责任的好习惯,却也变得自负,并多次陷入危机中。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