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陈柏廷

《阅微草堂笔记》中,讲述了短暂的轮回奇闻。(fotolia)

      人气: 208
【字号】    
   标签: tags: , , ,

每一天,我们都有机会学习很多知识、听闻很多道理,不论是日常资讯、哲学思辨,甚至是精神依托,很多时候我们会倾向接受教授、医师、律师、科学家等专家的见解。然而,所谓专家是在特定领域中,从事系统性学习,因而对其专业比一般人有丰富的知识和深入的了解,但不代表他对各种与专业有所关联的事情、或者与专业无关的事情,都能拥有仔细而全面的思考。

虽然专业有其重要性,但在分门别类的过程,我们不容易看到事情的全貌,也就难以做整体的考量。所以我们应学习把说话的人、说话的内容做一定程度的分别,不因对象的身份、地位或声望,来断定内容的真实性、可信度与适用范围,否则讯息一多,就容易产生莫衷一是的现象。

在生活智的思考可分为三个阶段,闻慧、思慧、修慧。闻慧是听一些古圣先贤讲述待人、处事或修行上的想法。进一步,我们运用理智,更客观地检视这些内容是否符合过去经验,在逻辑有无缺失,想清楚如何做才能对自身有好处,又不伤害他人,整个想通的过程即是思慧。明白之后,最重要一步是实践,也就是修慧,想通而不去做,道理只是道理,前面累积的功夫都白费了,所以要想办法让行为符合我们所知晓和认同的思想。

如果能将“听得懂、想得通、做得到”的思考和行为模式变成一种习惯,就更容易站在巨人的肩膀上,让专业见解、前人经验或圣者智,在我们追求知识、健康、圆满生活时,带来最大的助益。

──转自万海航运慈善基金会《停泊栈》期刊72期

责任编辑:杨真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大学时看过一部电影《大吉岭有限公司》(The Darjeeling limited),电影主要讲三个情感疏离的兄弟,于父亲葬礼后决定前往大吉岭旅行。当时深为电影中混乱的奇异世界所吸引,也对搭乘印度40多节车厢火车的长途旅行很向往。虽然电影并不是在真的在大吉岭拍摄,但为了一圆旅行梦,我决定来趟大吉岭火车之旅。
  • 三月下旬前往花莲,停留两天一夜作了四场演讲。在花莲高商进行两场演讲,下午是向日间部同学、晚上则是对进修部同学演说。在我们那个年代不叫进修部,而是夜间部,许多学生都是半工半读,由于他们是自己选择继续读书,所以动力远远超越一般的学生。
  • 时下许多广告常会诉求各种感官经验的提升,例如:美食广告满足我们对美味的要求;新的影音产品满足我们在视觉、听觉的享受。从某个角度来说,这是文明进步的动力,但不禁让人想问,究竟要满足到什么程度才够?是否有绝对的满足点?
  • 故事改编自知名福音乐团“怜悯我(Mercy Me)”主唱巴特真人成长经历,童年经常遭父亲拳打脚踢,母亲丢下他另组家庭,只能被迫和父亲相依为命。看似是许多家暴家庭的典型案例,但他却仍能发挥所长,透过歌声将内心受到宗教的感动传唱而出。但当他写出疗愈千万人的歌曲〈I Can Only Imagine〉获得全世界的认可,心里依然渴望一个人的掌声。
  • 通常提到意大利,最为人所津津乐道的,便是文艺复兴发源地;徐志摩深爱着并献给她美丽名字的“翡冷翠”;或是曾经无比强盛、几乎占领整个欧洲的罗马帝国;接着便是举世闻名、一生一定要造访一次的威尼斯面具嘉年华。
  • 法国街头有许多不同类型的街头艺人,各个身怀绝技。来法国前对街头艺人这个行业充满了幻想:是艺术家,又能到处旅行;把欢乐带给别人,又能赚钱;工作时间自己决定,又没有顶头上司。这种人生真是完美啊!
  • 戏剧工作,总是在场与场之间不断地转换。上一场,你是17岁的妙龄年华,等著雀跃、等著欣喜;下一场,也许就是一个迟暮之年的老太婆,等著老朽、等著无奈失去。换场的过程,除了仰赖整体造型给予的专业支持,表演者在心境上的沉淀、想像,为担任的角色抓出生命累积的脉络,甚是关键。
  • 一般人对兔子的印象大多是外表可爱、充满活力,相较于原著中作者较为温馨的画风, 真人动画似乎更符合大众想像,也更符合“现实”,设定与原着相同。比得兔和父母同住在乡间一棵大树底下的窝,父亲却被外来居民残忍杀害,母亲耳提面命不要接近人类,但电影将故事集中于母亲离世后的挑战,片中比得兔正值叛逆期,他独自带着妹妹和表哥一起生活,虽养成他一肩担起责任的好习惯,却也变得自负,并多次陷入危机中。
  • 城子古村位于云南红河、文山两州及泸西、弥勒、丘北三县之间,是彝族先民的聚居地。其后有了汉族人迁入,使得此地的土筑民居建筑融合了彝汉风格。根据史料记载,距今600多年前的明朝成化年间,土司昂贵在飞凤山上建立宏伟的土司府,使得城子古村所在地成为当时滇东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
  • 从非障碍者成了障碍者,从站立到坐轮椅,生活中许多习以为常的事都被放大为特殊情况,改变的地方着实很多,有时真令人哭笑不得,更成了一件件既特殊又奇妙的趣事。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