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ept.kan.center

大陆金融改革官方内部互责 专家揭问题实质

中国在目前国内及全球的环境条件下,面对紧迫的金融改革压力。图为中国银行重庆分行大楼外的标志 。(Getty Images)

人气: 7268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8年07月13日讯】(大纪元记者骆亚采访报导)近日,前中财办副主任杨伟民,就防范化解金融风险表示,金融部门孤军奋战,而其它部门袖手旁观。有专家认为,其实中央各部门、中央和地方都在互相推诿,现在中国的经济再次到了倒逼政治体制的改革。

上个月14日,中财办副主任杨伟民出席2018年陆家嘴论坛时表示,打好防范化解金融风险这场攻坚战,金融部门无疑是主力军,但其它部门袖手旁观,这场战役是打不好的;也需要实体经济、房地产、地方政府等相关方面齐力配合。

他还提出三点建议,包括实体经济要继续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加快国有企业改革、赋予职务发明人科研成果所有权。

复旦泛海国际金融学院学术委员会主席曾谈到要金融改革成功,需关注配套改革,包括国企的改革、地方政府融资行为的改革,否则金融改革的效果会适得其反。

有港媒认为,中央高层不满意地方按兵不动。今天金融去杠杆引发反弹,主要来自地方政府和国企。它们在改革中不断地迟缓、拖延,已经形成了对整体改革的拖累。

此前也有港媒发表一篇以“国企改革慢半拍,新瓶旧酒枉费心”为题的文章,指国企改革是深化经济体制改革的重点部分,可是进度缓慢,并且央企虚构收益并不鲜见,地方国企改革诸多障碍。

美国南卡罗莱纳大学艾肯商学院终身教授谢田对大纪元记者表示,这名刚退下来的金融官员说的这些话,实际上是中央各部委之间、中央和地方之间互相推诿、互相推卸责任。

他认为,金融隐患实际上在大陆都是从上层开始的,都是从中共统治集团的利益开始的。“原来中央政府不允许地方政府发债券,后来又允许了,地方政府就通过各种各样的渠道,改换头面变相发展,导致地方政府的债务膨胀到几十万亿。”

他进一步表示,尤其是房地产的利益,地方政府跟银行、开放商进行官商勾结,再用黑社会的力量强拆,形成庞大的利益集团。“地方政府和官员也吃准了中央政府害怕中共倒台、害怕金融风暴、害怕房地产市场泡沫破裂,实际上也是地方绑架了中央。下面的人不会管你上面的政策,他们只想捞钱,只想还在官位上有权力可以用的时候,更多举债、集资,投资房地产倒卖土地,过程中就是他们捞钱、赚钱的过程。”

他强调,“由于江泽民时代,这种捞钱、赚钱的过程被鼓励,导致中共官员的胃口越来越大,现在想收敛的话,已经很难了,尾大不掉了。杀几个贪官也没能真正遏止。”

今年4月2日,中央财经委员会成立后的第一次会议上首次提到结构性去杠杆,明确了国有企业是加快降杠杆的主体之一。5月11日,第二次会议审议通过了《关于加强国有企业资产负债约束的指导意见》,对国企降负债和去杠杆做出部署。

谢田认为,“地方政府、地方官员的财富都是从杠杆中得来的,就是过度的借贷、投资,现在去杠杆怎么去?现在钱也还不出来,投资的那些地方情况也不好,现在经济发展也迟滞。中共有一名高级官员前不久就说,现在没人打算还钱,他们也不想还。”

他强调,中央想让地方把钱吐出来,把垄断的利益让出来,地方上做不到。实际上中国的经济问题又一次到了倒逼政治体制的改革。

美国华裔经济学家俞伟雄也向大纪元记者表示,现在中国债务问题、过度投资问题的中央政策,地方没有去执行,这跟中国的政治体制有关联。中国现在是中央一党专制独裁的体制,地方也不是民选出来的,走到今天各种各样的问题都堆积起来。

北京要想经济改革有成效,势必要进行政治体制的改革。真正的自由市场的经济,是需要配合政治、社会各方面的自由、民主化,才能永续下去。#

责任编辑:孙芸

评论
2018-07-13 7:3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