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ept.kan.center

横河:从《我不是药神》看天价进口药内幕

人气: 762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8年07月13日讯】(按语:本文是美国时事评论员横河在希望之声广播电台访谈。以下为节目实录。)

横河:我是横河,大家好。

主持人:在当今中国电影一片低迷的环境下,《我不是药神》横空出世,点映8小时票房就破亿,网上几乎无差评,被称为“现象级电影”。这部改编于真人真事的片子,折射出现实生活中老百姓真实的状态和焦虑,戳中了大家的痛点,也引发了多方面的讨论,比如说中国的进口药价格为什么降不下来?是因为无良的西方医药公司吗?还是另有原因?中国为什么不能有自主研发的特效药?病人有没有权利自己选择祛病健身的方式和手段?我们来听一听横河先生的分析。

横河先生,这部电影它戳到普通中国人的痛点,就是说吃药贵,尤其是进口药,那么中国现在抗癌药的水平到底如何呢?为什么很多重病都要依赖于进口药?

横河:中国现在国产自主开发的抗癌药极少,据了解现在大概只有第一个自主开发的药通过了审查;另外就是仿制药的质量太差,所以很多还是要靠进口。为什么现在自己国产的很少呢?我想大概有这么几个原因,第一个就是自主开发一个新药的话,周期长,而且耗资非常大,投入市场以后,在市场上又不确定,就是说究竟人家会不会买它的?它还没这个确定性。所以从公司来说的话,国内的公司没有开发这种新药的积极性。

新药的入门门槛以前非常低,有一年批了好几万个新药,到现在各种药还都是那时候批的,这样的话形成了一种恶性竞争。为什么真正的厂家不能去开发?因为大家都去生产了,谁也不知道哪一种药是什么样的,所以真正的好药如果花了这么多钱研发出来以后,它在那种这么多低水平的药当中不容易出头。

为什么会新药入门门槛低呢?是因为国家以前的审批政策太宽松了,人人都能生产,而对这个药品的质量监管是严重不足,这就是自己为什么很难开发。

第二个原因是,它没有一个正常的市场能够接受开发出来的新的有效的国产药,因为这时候国产药要面对两个竞争对手,一个就是粗制滥造的同行,我刚才讲的;还有一个就是和药物并行的一个非监管的药物,你比如说鸿茅药酒,他就花几亿投进去做广告,遍地都是,所以真正的药却很难和这种鸿茅药酒这一类的做竞争。而最终使用药物的医院和医生,至少在医院里他是不考虑药物的治疗效果,主要是考虑回扣,就是说他愿意使用的药物主要是看这个药物回扣多少。

第三个问题就是,这种问题本来是应该政府投入的,反而政府对这种跟民生有关的事情没有投入,就是政府现在最大的投入是“中国制造2025”,它大部分都是属于芯片、飞机、武器、航天这一类的,它是形象工程,给中共有面子的,而且能够从美国手中夺取优势的这种产业,而不是和民生有关的,跟民生有关的中共它从来不操心的。

主持人:那这个影片中,它把特效药太贵的原因,矛头就指向了这个药厂定价太高。当然大家都知道现实生活中,研发药品的成本非常巨大,所以特效药药价高有它的道理,或者也有它的合理性。那么我们到底应该怎么样去处理这个知识产权和治病救人之间的矛盾?还有人说印度的仿制药不能得到中国医药局的批准,这是为什么呢?这是因为保护知识产权吗?

横河:我们讲的主要是进口药啦,因为本土开发的药物只有国内竞争厂家的知识产权问题,它没有一个对外的知识产权的问题。那进口药如果说你是一味的要求药厂把它降到成本价以下,这是不可能的,因为成本价不能以这个生产过程的成本来计算,而是以开发的时候的成本。开发都是公司自己开发的,它不是政府给的钱,所以这个开发研制的成本必须加到药价上去。公司他可以办慈善,但是它的前提是必须要赚钱,赚了钱才能办慈善,否则办公司干什么?所以这是不可能的。他就要以成本价以下销售的话,他公司就倒台了。

那么是不是没有办法了呢?我觉得在这方面降价的责任不在药厂,而是在政府,为什么呢?因为首先,世贸组织就有一个“强制性许可”,就是说这个发展中国家可以部分侵犯版权,就强制性的让这个知识产权在这个国家可以使用。我们看这个印度,还有一些其他的国家,在特定药物上面都使用过政府的强制许可。印度就是使用这种强制许可的方式,生产出来的几乎跟原来的药物是疗效一样的这种仿制药。

那么除了这种方法以外,还有一个办法,就是医保。现在大多数的国家,西方主要国家,比如说电影里面谈到的一个药物,实际上它的原型就是格列卫嘛,它都是列入医保的,所以患者实际上用这些极贵的药,在西方有这个比较完善的医疗保险体制里面呢,他支出没有那么高。

中国像这种主要的进口的药物没有列入这个大医保,也许将来会,或者说现在已经列入了,我不知道,但长期以来是没有列入这个大医保的。但这里有一点比较奇怪,其实还有很多中共当局比较关注的,愿意把它设法列入大医保的,你比如说黄洁夫这几年一直在鼓吹要把器官移植纳入大医保去;但是对于这种治疗癌症的药物为什么没有这么积极?这个也是很奇怪的事情。

谈到印度仿制药不能批准是不是知识产权。谈到知识产权我们首先要确认一下,中共从来就不尊重知识产权。这一次所谓的贸易战是起源于301条款启动调查中共长期以来侵犯美国的各种知识产权。所以说中共不是以尊重知识产权出名的,而在全世界是以侵犯知识产权出名的。

印度药不能在中国卖,它冠冕堂皇用的理由是专利。然而我们可以看到中共侵犯知识产权的例子比比皆是。真正侵犯知识产权的,中共根本就不管,况且这个还不侵犯知识产权,如果说是按照世界贸易组织的强制性许可的话,他仿制药不属于犯规,你既然这么多规矩都犯了,人容许你犯的规你为什么不犯呢?这个事情很奇怪。

主持人:我们看到网上确实有很多人讲到说,印度他有这个强制许可,但是我们当时看评论的感觉是说,喔,印度是强硬的违反了大家的专利规定。那按您这样解释,其实就是说这是WTO允许的,就因为是属于发展中国家,根本不算印度违规是吧?

横河:对,它规定是当然有一些条件,就这些条件其实是非常宽松的,实际上就是对于那些不发达国家,就是对于民生特别重要的呢,是允许你犯这个规的。

主持人:好,那么现在有听众有一个提问,他就是说在美国也存在看病比较昂贵,或者某种药价高,这个和中国的区别在哪里?请您解释一下。

横河:美国看病昂贵,美国是在所有的西方国家医疗保健系统比较不完善的,它是由非常一个复杂的,各个州又有不同的情况,但是真正说要看病看到倾家荡产的情况,并不像中国这么普遍,他绝大部分还是有医保的,就是不同程度的医保个人负担不同,但是一般来说,你要是有一个正式的工作,在公司里面有一个比较正式的工作的话,那么基本上就是由公司买这个医疗保险。

后来奥巴马有一个健保计划扩大到全部,那这个计划最近可能是部分被推翻,也不知道新的怎么样。他看病很贵,但是绝大部分人是能够通过医保,医疗保险来解决的。这个跟中国的区别是,就是中国的进口药。另外一个,药的价格在美国虽然很贵,但是并不比中国的进口药贵,就同样的药在美国卖并不比在中国卖更贵,可能还要更便宜一些,这个我觉得是主要的区别。

主持人:而且我发现美国医院其实不管你有钱没钱,他是先治病,先动手术,先给你药,然后再给你发账单,账单可能一个月以后再给你,你那个时候可能病也看完了,手术也动完了,它不存在像中国那个电影里讲的,你要先交钱,然后才会动手术,耽误了病情,医院也不管,好像不存在这个问题。

横河:不仅不存在这个问题,美国其实医院看完病以后,他会有一个人介绍给你,就是如果你没有好的医疗保险,没有保险的话,你可以现买一个,就是说他可以介绍你,或者是介绍你去找一些慈善机构,根据你的家庭收入,慈善机构可以帮助你解决一部分医疗费的问题。

主持人:那么中国一般的进口药的关税是5%左右,特别是在最近因为川普政府的压力下,它进口特效的抗癌这类的药,进口关税降到了0,所以看上去中国政府并没有从这个进口药中牟利。

但是为什么中国市场上的这类药物还是要比其他国家贵?比如说比日本啊、韩国更贵。有人说这是因为西方药厂给出的市场定价不同,比如说这个电影中讲到的白血病特效药,瑞士的诺华(Novartis)公司他在中国的定价就是2万多一盒,但是同样的药物在澳大利亚的价格就大概是1万人民币一盒,韩国大概就是9,700。那您觉得为什么西方公司会对中国单独定价?中国进口药价贵到底原因在哪里?

横河:我倒不觉得西方公司对中国单独定价,它的价格应该都是差不多的,倒是在美国特别贵,其他的国家相对都比较便宜。中国我认为进口药的贵,原因并不是说西方在中国定了个特殊的价。

这个价指的是什么呢?是指的最终销售价,这个是在中国特别,因为一方面当然药贵是研制费用巨大,我们都讲过,而且它必须要在专利的规定期限之内收回成本,因为专利期一过以后,大家都可以生产,他就收不回成本了,价格就下来了,所以它价格本来就高。

另外中国为什么特别贵呢?它有一个别人都没有的规定。中国有一个叫做药品注册管理办法,它里面规定进口药需要在中国重新完成三期临床实验。而国际上,实际上美国、欧盟和日本发达国家,在1990年的时候就启动了一个叫做“人用药品注册技术规定国际协调会议”,什么原则呢?就是加入这个协调组织的国家,他基本上是承认互相之间做的临床实验的,就是说你就不需要再重做了,或者不需要重做原来那个规模三期。

但是中国到现在为止没有参加这个组织,等于是它的临床实验要从头做起,不管这个药物在国外进入临床应用多久了、疗效多好,他还要把它拿到中国来重新做实验,才能够在中国卖。有人把它叫做“制度成本”。

除了制度成本以外,另外还有三层,在中国进口药的中间商有三层,平均要把价格增加5%到7%。另外,医院是以药养医的,所以医院进货的时候再加10%到15%。还有一个美国是没有的,就增值税,美国是0,中国增值税是17%,这些都是国外没有的,这个还是理论上的。实际上它增加只会多,不会更少,所以这样的话就是轻轻松松的加倍。

另一方面,中国对药物临床实验的要求又是最低的,所以很多其他国家的临床实验都拿到中国去做,为什么呢?因为在中国没有伦理和法律的制约,中共实际上是不管的。以前我们听说过的什么转基因黄金大米,就拿到中国去做的,还有什么换头的移植手术啊,这个全世界都没有一个国家可以做的,就拿到中国去做。所以这个事情就是中国药价为什么特别贵,其实并不是中共对中国人的生命最关心,所以要做这么多实验,我觉得这里头有别的因素在。

主持人:那我们现在再回来讨论一下,您刚才提到的WTO里面规定的这个强制许可,就是说同样是进口药,在印度他就可以有高质低价的仿制药,但是中国却没有,这是怎么回事呢?

横河:对,这就是刚才我讲的一个强制许可的概念。这个世贸组织的规定有很多对不发达国家是很有利的,1994年的时候,世贸组织就签了一个关于知识产权的协定,这里面它当然对药品专利在内的知识产权是有保护的。但是这个协定给发展中国家其实是留了一个漏洞,故意留的,就是说允许有10年的过渡期。

印度当时就是抓住了这10年过渡期,当然在这之前他已经强制了,但是没有条约的允许,是他自己制订的法律强制的。后来加入世贸组织以后,印度就必须遵守了,但是世贸组织给了10年的过渡期。那么他抓住这10年鼓励本土企业投入仿制药。

以后这个协定又进行了一次修订,就是允许世贸组织成员向缺乏生产能力的发展中国家的成员,和不发达的国家成员出口这种通过强制许可生产的专利药品,等于就是强制许可不仅可以在你自己国家卖,你还向别的国家卖,所以现在印度变成了向世界比较穷的国家出口在他自己国家强制许可生产的药品了,这个就变成是最主要的出口国了。

这个关键问题是给了你时间,这个时间之内你必须要把它发展起来,过了这个时间窗口,那你就是违法了,你就不能强制生产了。那中国加入世贸组织以后,它是享有这个强制许可权的,但是中国从来没有启用过这个强制许可权。这很奇怪,按说起来,中共是最会利用国际规则的漏洞的,但偏偏在这个药物生产方面,它不仅没有破坏规则,连故意留给你的漏洞都没有利用。

有人解释说中国更尊重知识产权,这个听上去就是像一个一本正经的笑话。也有人说中国的专利法制订的太快,就是太快的和西方接轨了。其实中国的法律在中共眼里从来就是儿戏,什么都不遵守,怎么就会遵守这一个专利法呢?

以前中国的法律,如果说中共觉得不高兴了,马上就让两高出一个解释,你不就重新全部定义了?为什么在其它方面都这么做,为什么就在专利法上面你不这么做呢?事实上它并不是不做,因为中共的逆向工程是世界著名的,它什么都可以不顾国际规则的破坏专利,为什么说唯独救命的药它要不同的处理?我实在是想不出答案来。

我认为只有这个可能性,一个是享有权力的和有钱的,就叫做权贵阶层,他们要嘛就是全部财政包了他们的医疗费用,要嘛就是他自己的钱多得不在乎,所以可以买高价的药,也可以买高价的医保,他们不在乎。这样的话,掌握权力的人不在乎,有钱的人不在乎,政府当然就不管。而且制药公司也没有利润,他也不投入,因为反正这些人是用进口药的,所以国产开发他们也没有兴趣。这些人是制订政策和法律的人,他们不需要吃这种高质量的仿制品,所以中国高质量的仿制品就出不来。

当然还有一个可能性是,就是用这种方式保持低收入的阶层,整天疲于奔命,让他们处于这种状态,这样的话就没有人想到要去挑战中共的统治了,那这个可能性也有。但是确实这个做法不符合中共一贯的做法,所以除了上面我讲的两个可能的理由外,我确实还想不出其它理由来。

主持人:好,那么现在听众又有一个问题,他就说中国,就您刚才前面讲的这个有一个国际协调组织,他能够互相承认临床实验的那个,他说中国为什么不加入这个组织?国外的医疗水平更高,那为什么还要费这个事去重新做三期的临床实验?

横河:这个问题其实我也是想不通,跟我刚才讲的是属于类似的问题,我想可能性最大的是一种,因为唯一的可能性是为了保护国产的药的发展,就是民族制药工业。但问题是民族制药工业并没有从中发展起来,所以唯一的可能性是解释不了。

但是还有一个可能性是什么呢?在这个药物实验和药物制造过程当中,和进口药物的价格销售当中,有相当大的一个利益集团在里头,这个利益集团希望把事情搞得越复杂越好,这样就可以有加价的理由,我觉得这也是有可能性。

主持人:那么网上也有很多观众看完电影之后,他写反馈。他说:中国的仿制药效果不如原药,不如印度,印度的仿制药效果其实跟真药相差无几,所以并不能说印度的仿制药是假药。那为什么中国就做不出来效果好的仿制药?

横河:对,其实中国是有很多仿制药的。刚才讲的是理论上它在法律层面上不公开鼓励侵犯药物专利,实际上中国有很多仿制药。有人说国际上假药的最大来源是印度和中国,区别是印度的药是有效的,中国除了无效之外呢,有的还有毒。

我觉得主要原因一个是监管不力,它允许很多仿制药生产以后,并没有在质量上来保证一样。这个据说是2015年的时候出了一个新的法律规定,就是说仿制药也必须达到原药的水平,就是原来的法律上规定就不需要达到这个水平。印度一开始就是你必须达到制造99%一样的疗效,几乎完全一样才能够让你生产。

另外一个,中国的药物质量不如印度的话,是中共长期以来用各种方式逼人道德败坏,使中国成为一个祸害社会。比如说浙江曾经就出现过用工业明胶做药物的辅药,这等于就是制造和销售毒药,这个是跟中共把中国人的道德摧毁了是有直接关系的,所以中国的仿制药基本上是属于无效药。

主持人:那我们现在再读一个听众的反馈,他是这么说的:“说到医疗问题,真的满眼都是泪,中国大城市光鲜亮丽的背后,很多底层民众因为生病导致的困苦艰难,他们的境遇你不是亲眼看见的话都无法想像”。

那我们也知道这部电影,很多人说跟美国的《达拉斯买家具乐部》特别相像,这两部电影都是根据真人真事改编的。那您能不能对比一下这两件事真人真事有什么相同和不同之处呢?

横河:我想相同的地方都是一个病人有病人权利的问题,但是除此以外,我觉得相似的地方并不多。一个是在中国这部电影它讲的是病人买不起药,而不得不去买印度的仿制药,他是没有钱,买不起,没有医保。

而美国这一部《达拉斯买家具乐部》他是要用没有通过审批的治疗药物和治疗方法,实际上是一个法律的问题,一个是钱的问题,这两个其实差别很大的。也就是说在中国这部电影,病人有没有权利去国外买便宜的药物,美国的电影当中,病人有没有权利去用没有批准的药物,这两个差别其实相当大。

主持人:那讲到病人的权利和自由,影片中有一个老太太她请警察查假药来源她有几句经典的台词,她说:这个药假不假,我们这些吃的人还不知道吗?我吃了三年的正版药,房子吃没了、家也吃垮了,现在好不容易有了便宜药,可你们非说这药是假药,不吃药我们只能等死,我不想死,我想活着。

那我们看到类似这样的话,就让我想起来,这19年中共在迫害法轮功过程中,就有很多法轮功学员跟迫害他们的警察也是这么讲的,就是这个功法好不好,我们自己炼的我还不知道吗?那就是说用什么方式来祛病健身,应该是每个人自己的选择,只要他没有伤害到别人,这个警察和法律为什么要去干涉呢?

横河:对,从最简单的角度来看的话,这是一个病人选择权的问题。我们不讲更远的,就是共产极权这个政权,它其实并不关心人民的死活,但是它非常关心统治和管理的整齐划一,它最擅长的就是,它自己把统治管理看上去很简单,凡是出了这个范围之内的它就一刀切,这一刀切就是中共最擅长的,就是折腾老板姓,被切的是老百姓。他们切了以后他们整齐了,老百姓受苦了。

你看,其实真的假药是受当局保护的。比如说一个医生讲了几句关于鸿茅药酒的真话,就被跨省抓捕了,这个鸿茅药酒肯定是属于真的假药嘛,它里面肯定没有豹骨在里头嘛;而卖真能治病的印度仿制药的却被抓了。同样是被称为所谓假药的,一个真正的假药是被政府保护的;而一个假的假药,是有效的仿制药,却是要被政府取缔的。

当然美国也有这样类似的问题,就是一些疑难病症的终末患者,他能不能去寻找那些未经批准的药物和方法治疗。我记得川普总统最近签署了一个行政令,我想大家都记得,可能不记得那个行政令,但是记得那个行政令签署的时候,有一个小男孩在旁边老想让总统来抱他一下,那个特别特别可爱的小男孩,我想大家都记得那个镜头。那时候总统就签了这样的行政令,就是允许他们能够去寻找那些使用未经批准的药物,当然有很多的条件啦。

至于法轮功问题,我想我们今天不可能去详细讨论,但是在健身这个层次上面,同样是个选择权的问题。当然,人可以选择用西医,也可以选择用中医,当然也应该有权利选择通过修炼法轮功祛病健身,甚至我觉得人应该可以有权利选择不治疗,这也应该是一个选择。

当然在法轮功问题上,中共最在乎的并不是修炼以后你不看病了,并不是这个问题。那么多癌症病人走投无路了,设法去买印度仿制药,而且用西药也是中共认为最正规的治疗方法,不是也不可以吗?所以病人死不死,根本就不在乎,中共真正在乎的,在法轮功问题上,是修炼人有了信仰以后被中共所不容。

--原载希望之声

责任编辑:萧明

评论
2018-07-13 2:1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