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ept.kan.center

金澜:谁从病人的绝境中获益?

人气: 445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8年07月13日讯】影片《我不是药神》剧情源于一个真实的故事,取景也来自生存在生死边缘的低端人口区域。

跟随着影片的镜头,观众又看到了真实的一部分中国人贫贱的生存状态,贫穷、苟且、绝望。电影里反复的出现的情景:男主角在生活压力下一口一口的不停的抽烟,白血病患者大口大口地吃着廉价快餐盒饭,还有病人为了买天价药卖了房子,就在黑暗狭小肮脏的小屋中苦苦求生,母亲为了给患病的女儿买药去做舞女,年纪轻轻的小伙子患白血病之后家庭无钱负担药费,自己在病中还要辛苦赚钱,病人在病痛之下不想死又活不好的悲惨境遇,触目惊心。

身处绝境的中国人确实是这样生存的,我们只要留心观察,在城市的边缘,在集市的周边,随处可以见到一些困顿的生活氛围,或者稍好,或者更糟。而长久处于这样的生活状况下的人们也很快会染上疾病,陷入更加深重的苦难。这不禁使我想起清末瘟疫战乱的老照片里的情景,想起电影描述的抗战时期的苦难和饥荒,而今天,在中共建政70年之久,还有国民依然过着生不如死的日子,只不过是换了一种形式的社会背景,换了活不下去的理由。相信电影着力刻画的中国现实生存状态会引起广泛的共鸣和深切的同情。

是什么原因把中国人推到这样的境地?中共曾经多年标榜自己推翻了三座大山,结束了半封建半殖民地的苦难的社会,是中国劳苦大众翻身得解放的救星,而今经济总量位居世界第二,推出大国利器的宣传片“厉害了,我的国”,是一再梦想复兴和称霸的巨头,可是在这个国度里老百姓在病灾痛苦的时候,只有倾家荡产,甚至铤而走险,依然难逃厄运。

中国在医药卫生领域投入的财力占GDP的总量,在全世界各国的排名列表中居后,卫计委与发改委等政府部门把握著药品的入市权、检验权和定价权。从1985年开始实行“承包机制性的经济责任制”,正式把医疗事业推向市场化,不但把政府的医疗公共服务的责任减弱,还为与此相关的部门和商家创造了盈利机会,中国医药存在的意义不仅仅是治病,更是卫计委与层层经管部门发财的途径。例如中医热起来这几年,中药价格暴涨,大城市里买一副服用七天的中药汤剂的价格可以达到一千多元。还有这些年一些地区出现的假疫苗、过期疫苗造成的儿童致死案,也正是地方卫生部门为谋私利而不择手段的结果。

再有,二十年来,中国的癌症发病率不断在攀升,太多中国人的身体已经承受不了空气、水土和食品的污染,承受不了社会不公平而造成的巨大的生活压力和心理扭曲,无神论的毒害使每一个绝症患者恐惧死亡而惶恐的抓紧一切希望,宣传舆论对医药过度的渲染让中国人深深的依赖著“科学神药”,医疗保险还不能涵盖巨额的进口靶向药费,低价走私药品被重重围剿,假药横行无阻使人辨不清真伪,有益身心健康的气功和修炼都被打压……影片后半部患者绝望的话语中一句句直击人心,被围困在现实中的人在慢慢的消耗自己的财富、生命、还有一家人的希望。

而中共才是促成中国人处境维艰的始作俑者和获益者,包括近年曝光出来的活摘器官盈利的恐怖罪行,政府部门与医疗机构大赚病人的救命钱的黑幕在全世界范围都是罕见的,可耻卑劣的,而中国人正在用生命供养着它们。

这部电影的热映和热议都表明,大众从电影里看到了他们愿意看到的和令他们感动的事,这些社会问题被不断剖析思考,对中国人的心智成熟都是有意义的事。影片中让观众意外又熟悉的是,主角和病友们与缉私警察斗智斗勇的场景,曾几何时,我们在影视作品里看到的“正面形象”都是中共地下党员在国民党“军统”的围剿之下,突破重重艰险……而这部《我不是药神》却正面的描述了一个上海底层混混一度为了生存走私贩卖抗癌药,后来形势急迫内心良知尚存的他甘愿舍己救人。我们看到的反面形象已经变成了中共执法者与唯利是图的医药代理,虽然影片不想把警察们完全设计成毫无人性的匪徒,但是在观众看来,他们与正面救人的“低端人口”相比,他们的作为还是制度性的鹰犬,这真是巨大的讽刺。

《我不是药神》就电影本身的艺术成就而言并不是特别出众的一部,只是,题材太接近我们的生老病死,经历过生死的人对生命与爱都有了更多的珍惜。主角程勇在见证了白血病患者的危难,感受到了生命的可贵和人性的美好,所以当他再次见到病友无药危重痛苦的时候,他意识到只有他的勇敢和作为才能给病人们带来生存的希望。而病人们也在自觉的维护着为他们承担巨大风险的“走私者”,在影片里,一屋子病人在警察们的审问中沉默,老太太拉住警察哀求他不要再追查,小黄毛义无反顾的开车引开追捕的警察,自己却在车祸中丧生,影片的最后是病人沿途送行为了救他们而被判刑的恩人,背景在是非颠倒的中国社会里,这是电影展现出来的精彩感人之处,辨明是非总是能够让观众认同。

值得提醒一下,这部电影所发生的背景其实很特殊,抗癌药“格列宁”的实际名称是瑞士“格列卫”,作为慢性粒细胞性白血病的特效药,它只是极其稀有的有对症控制能力(而不是治愈)的靶向药物,但是更多的在研究过程中的靶向药在实际临床应用中的效果并不稳定,因人而异。所以,医药与人类疾病的研究永远都在探索的路上。

希望这部影片不要引起癌症患者对靶向药不理智的期望,也许这个世界并不存在“神药”,但是人们更应该提早关注自己的身心健康,政府也更应该重视如何降低发病率,不断壮大的患者队伍出现在治病和求生的路上才是一个国家真正的耻辱。#

责任编辑:朱颖

评论
2018-07-13 12:3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