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ept.kan.center

《药神》牵出天价药黑幕 中共紧急降温

人气: 41615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8年07月10日讯】(大纪元记者古清儿综合报导)近日,大陆电影《我不是药神》上映后,引发民众高度共鸣。该片反映了老百姓“看不起病买不起药”的现实状况,受到民众的热捧。这结果却让中共官方始料不及,紧急要求各大媒体冷处理,以免引发全民反弹。

电影爆红 中共官方紧急降温

该片根据江苏白血病患者陆勇的真实遭遇改编。陆勇因病耗尽积蓄后,无力购买正版抗癌药,从印度非法代购血癌药“格列卫”并转售给中国病人。这款仿制药让不少病患延续性命,但陆勇却被警方抓捕。在舆论关注下,最后陆勇获释。

该片上映仅4天便冲破13亿元(人民币,下同)票房大关。该片击中了大陆社会高价药、卖假药等敏感话题,也触动了一般老百姓“看病难,看病贵”最深切的痛点,在社会上引发强烈反响。为此,中共官方紧急要求媒体冷处理,以免引发全民反弹。

据海外自由亚洲电台报导,7月8日,中共中宣部口头传达给媒体的指令称,正在上映的电影《我不是药神》,各媒体要遵守不采访、不报导、不评论、不转引的指导。

此外,中共官方还要求官媒加强舆论引导,将批评的矛头指向外国药企,强调中共已对进口抗癌药实行0关税,并正在努力要求外国药企降价。

尽管该片把问题的责任推给外国公司的专利权保护,但也不能掩盖癌症患者在死亡线上挣扎的事实。

中国红十字会旗下组织的一位前高管李塬称,这个电影上映档期,本来就有中共官方配合贸易战的意图。他们把民众买不起抗癌药的责任推给外企的专利保护,其实是想煽动民间对外国政府和药企的仇视心理。只是没想到,老百姓对看不起病的不满如此强烈,同时老百姓也知道责任在政府本身。所以现在官方才紧急干预试图降温。

李塬表示,中共派官媒攻击外国的同时,推出中共“把药品0关税了,想为老百姓办好事”。但它没想到的是,老百姓都很明白,知道不是什么外国公司专利权的问题。所以现在它觉得这个激起老百姓对大陆医保制度的反思和关注,他们现在有点慌了。

李塬还表示,所有的外国进口专利药,定价权实际都在中共发改委,它禁止专利药在中国低价销售,其目的就是变相限制销售量。

中国天价药的背后黑幕

《我不是药神》对天价药的刻画十分生动准确。在影片中,“格列卫”是治疗慢性粒细胞白血病的唯一救命良药,然而,它近4万元一瓶的价格却让想要活命的患者吃掉了房子、吃得倾家荡产。

作者为“伍丽青”的文章“《我不是药神》错了,天价药不能怪药企”披露,中国的进口药,基本上都是“原研”品种,来自原创研发、最早拥有专利的公司。它们的价格昂贵,首先有着最理所当然的原因:这些公司在研发药物的时候投入了巨额的资金,之后当然要从市场讨回成本。

文章表示,要想知道进口药为什么会这么贵,大家必须明白进口药的价格是怎么样定的、巨额成本是怎么分摊到患者头上的。

2000年,中共发改委颁布了《药品政府定价办法》,规定“原研药”可以给予单独定价权。这是什么意思呢?国产药物通常有政府指导价,但是进口药中占大多数的“原研药”的价格,是由医药公司自己定的。

文章表示,处于专利保护期内的原研药可以自主定价,这是全球通行的规矩。然而,在中国,这个单独定价权还有一个优越之处:即使原研药20年的专利保护期过了,医药公司依然可以享受单独定价的优惠政策,不需要遵循政府的指导定价。

文章说,这就是业内被人诟病的进口药的所谓“超国民待遇”。

专利权过期之后,国产品种和进口品种的地位本该相同,都应该服从政府的价格管制。然而,在这个环节,(中共)政府却对进口医药公司保持了纵容的态度。国产品种会被拚命压价,而进口药则依然可以大摇大摆地开出高价钱。

文章说,这是中国独一无二的现象。在其它国家,专利期过了之后,原研药会失去原先的特权,导致价格的大幅下降。但在中国,进口原研药有着“凭本事卖的药,凭什么降价”的底气。

文章最后说,在天价进口药层层加价的诞生过程里,与那些吸血的中间人、(中共)监管漏洞及违法行径相比,专利权是最清白无瑕的一个环节了。

格列卫是瑞士诺华公司的专利药,用于治疗慢性髓性白血病和胃肠道间质肿瘤,是目前全球治疗白血病最好的药物。

据《21世纪经济报道》2011年9月1日报导,为让更多患者获得治疗,诺华公司于2003年开始在全球启动格列卫患者援助项目(简称GIPAP),向符合条件的患者免费赠送格列卫。GIPAP在大陆的合作伙伴就是中华慈善总会。截至2010年底,诺华已向中国患者捐赠的格列卫累计价值超过74亿元。

但在2010年底开始,陆续有人爆料称,中华慈善总会将受捐的格列卫以25,000元的价格卖给患者。当时,中华慈善总会否认此事。

据报,“格列卫”在香港的价格为17,000元,美国为13,600元,澳大利亚为10,000元左右,在日本16,000元,韩国约为3000元,但在中国的药价是23,500元。

香港医务行政学院理事庄一强博士说,同为专利保护,为何人家的定价却便宜一半?就是说,即便给了专利保护的特权,也应当根据市场环境定价。“格列宁”的天价,恰恰是中共定价机制出了问题,是药价虚高的体现。#

责任编辑:李明宇

评论
2018-07-10 11:1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