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ept.kan.center

吴惠林:川普的外交政策可预测吗?

6月12日“川金会”究竟会不会如期在新加坡举行,如今看来一切掌控在美国总统川普手中。(大纪元、Getty Images图片合成)

人气: 513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8年06月07日讯】6月12日“川金会”究竟会不会如期在新加坡举行,如今看来一切掌控在美国总统川普手中。在实际举行之前,都可能在川普的“一念之间”发生变化,而一年多来大家对此也似乎见怪不怪,有人早已说“川普外交政策中唯一确定的是其不确定性”。尤其川普的“对中政策”是否时时会有发夹弯,更是受到关切,特别是近来饱受中共打压的台湾,尤其要特别注意。

川普上台迄今的表现,固然其“商人性格”有所展现,但至少“见利忘义”并未出现,而其“反共”主轴和继承雷根讲求“公平贸易”则表现得异常坚定。在对中国政策上,依循彼得.那法罗(Peter Navarro)等鹰派路线也一直未变。

我们知道,川普之所以能胜选,是其“美国优先”、制造业回流、创造就业等等打动美国人的心心弦。

由于美国近几十年来的国际战略政策,并没有让人民受惠,反而让他们损失许多工作机会、实际收入缩减,税赋增加、福利减少,并危害到民众的生活品质。

从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美国富含“世界主义”(cosmopolitanism)色彩的国际战略政策,以牺牲一般民众为代价,富足了领导圈内人士的同时,却伤害到美国中产阶级和劳工阶级。而川普的当选,正是反映美国民众的不满。

顺应这些民怨,川普也陆续提出一些政策,究竟川普会再提出哪些有利于美国普罗大众的明智健全政策?

出身哈佛大学的丹尼尔‧密斯(Daniel Mills)与史蒂芬‧罗斯菲尔德(Steven Rosefielde)在川普就任总统前共同著作的《川普风潮与美国外交政策的未来》(The Trump Phenomenon and The Future of US Foreign Policy)可供参考。作者强烈批判二次世界大战后,包括奥巴马在内的历任美国总统的失败外交政策,而寄望强调“美国第一”的川普能根本上改弦易辙,建立真正对美国,特别是中产与劳工阶级有利的政策。

他们几乎全盘否定了奥巴马政府的外交思维及政策,认为美国在二次大战后以“世界主义”为基础的外交政策富足了少数菁英阶层,却伤害了美国中产阶级与劳工阶级。他们于是提出了“民主国族主义”( democratic nationalism )理念。

其内涵是:美国是个大家庭,不该为了外国人士或美国体制内少数人的利益,而忽略家庭成员的需求。作者认为,美国的外交政策应具有完整( complete )、全面( comprehensive )、协调( coherent )、一致( consistent )、可靠( credible )、以及兼容( compliant )这“六C”的“基本特质”。

在具体政策面上,作者认为美国应该采取十项作为:一是接受多极世界的现实,停止透过全球化、自由化、无限制移民、虚假民主化与西方法治,来强制灌输美国霸权。二是制定外交政策应以国内人民的福祉最大化为原则。三是与俄罗斯走向“冷和”(Cold Peace ),而非冷战。四是遏制伊朗的野心,削弱其势力。五是接受中东地区重组国界。六是围堵中共,限缩对手并确保与全球关键地区的连接。七是加强与日本关系,帮助遏制中共。八是加强与印度关系,帮助遏制中共。九是允许欧盟朝任何可行方向发展,包括崩解。十是调整美国贸易政策,维持或重建高薪资的商品制造业。

迄今,川普几乎背离了美国过去几十年的一贯立场,他宣布美国退出取代京都议定书的巴黎协定、TPP、伊朗核协议等等。川普显然认为须回归美国利益第一的根本原则,充分反映出本书所强调的,过去对国际社会的承诺及付出的受益者是外国,不符合美国的利益;也就是扬弃了行之多年的世界主义。

川普的强硬贸易政策与移民政策也是来自同一思考脉络。虽然既得利益者及外交人士,甚至许多美国传统盟友都无法认同川普的激烈态度与立场,但川普限缩美国的“世界警察”角色,降低国际参与及介入,走向公平贸易等措施,从世界主义翻转到国族主义,已赢得许多美国民众的认同。

这些具体作为都呼应作者主张的外交政策中的第一、二项。而美国传统地缘政治层面目前有两大核心议题:如何回应中共在远东地区的拥有特殊影响力的要求?如中共反对,应如何回应,同时维持双方和平?作者显然认为,应将遏止中共,以确保美国在亚太地区的优势,列为当前优先的外交政策之一。

虽然盎奥巴马政府曾积极推动重返亚太或亚太再平衡战略,但美国面对中共,除了让步、默认外,基本上是束手无策。川普采取了前任总统回避的策略,正面迎击中共对美庞大的贸易出超、不平等贸易措施、侵犯智慧财产权、保护国内市场等,并片面宣布对中国产品提高关税。川普发动的经济战的另一个更重要目标是要防堵中共在高科技及尖端制造领域威胁美国龙头地位。

不过,在战略、政治及军事层面,也就是遏止中共势力扩张,川普的立场并不明朗。对前述两个核心议题,川普除了提出“印太战略”概念外,美国仍没有成熟的对策。

即使在中美贸易关系上,川普严厉手段的背后似乎藏有妥协的空间,他并一再凸显与中共领导人习近平的友好关系,显示川普无意挑起双方的直接对抗。这完全符合本书所强调的“一次只对抗一个主要对手”的基本原则。

川普毫不掩饰对国际现实及美国外交政策的不满与愤怒,但到目前为止,尚无有效的策略与行动,整个局势并未改变。由于本书作者与川普在基本立场上相同,而迄今川普也采取本书建议的一些政策,我们或可参酌本书来得知川普的外交政策。当前,最重要的还是得厚植自己的实力,就台湾而言,即使被当成“棋子”,也得是一颗有大用的棋子。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8-06-07 10:2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