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ept.kan.center

中共与斯里兰卡贸易谈判陷僵局 背后有内幕

斯里兰卡的一位高级谈判人士称,中国与斯里兰卡之间的自由贸易协议谈判遇到了重大障碍。主要是因为北京方面不同意斯国提出的10年后要审查自贸协议的要求。图为斯里兰卡贸易大厦。(Mystìc/Wikimedia commons

人气: 8138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8年06月05日讯】(大纪元记者张婷报导)斯里兰卡一位高级谈判人士透露,中共与斯里兰卡之间的自由贸易协议谈判遇到了重大障碍,主要是因为中共不同意斯国提出的10年后要审查自贸协议的要求。

这个一度依赖中共的南亚小国,为何要审查与中共的协议?中共近年来向斯国投资数十亿美元建设港口、道路及发电站,这些投资到底给斯里兰卡带来了什么?

最吸引中共的是斯里兰卡的港口

斯里兰卡前总统拉贾帕克萨(Mahinda Rajapaksa)自2005年上任以后,被美国等西方国家指责其在内战期间严重违反人权。美国因而在2007年暂停对斯国的军事援助。同年,中共乘虚而入,向斯国伸出“友谊之手”,为其提供巨额军事援助。

根据军事杂志Jane’s Defence Weekly的报告,斯里兰卡于2007年4月签订了3760万美元的协议购买中共的武器和弹药。

除了出售武器,中共也在联合国安全理事会对斯里兰卡给予强有力的外交支持,阻止任何想要制裁斯里兰卡的努力。与此同时,中共对斯里兰卡的援助也从2005年的几百万美金飙升到2008年的约10亿美金。

于是,斯里兰卡便成了支持中共“一带一路”倡议的最早国家之一。对于中共来说,斯里兰卡最大的吸引力是它的港口,它们是中国连接中东和非洲的能源供应路线,具有极其重要的战略意义。

拉贾帕克萨在任时和中共签署了一系列大交易,包括10亿美元的汉班托塔(Hambantota)港口建设和14亿美元的科伦坡港口城市计划等。

斯里兰卡第二大机场、马特拉.拉贾帕克萨国际机场(Mattala Rajapaksa International Airport)的协助规划及建设也是由中共援助的。

中共的大手笔投资为斯里兰卡带来了什么?

《纽约时报》去年9月的一篇文章指出,斯里兰卡从中共的投资中获得的不是收入,而是账单。文章说,马特拉.拉贾帕克萨国际机场原计划每年接待旅客100万人次。而建好后,它每天接待的旅客只有十几个。此外,中共投资建设的汉班托塔港也没有给斯国人民带来效益。

斯里兰卡交通与民航部(Transport and Civil Aviation Ministry)表示,马特拉机场每年的收入约为30万美元,但它在未来8年间,每年都要还给中共2360万美元。

BBC报导,中共这些年的投资正让斯里兰卡变成了一个“身陷债务泥潭的国家”。

2015年反对派领袖席瑞塞纳(Maithripala Sirisena)上任斯里兰卡总统后,叫停前总统拉贾帕克萨签署的多个项目。但这仍无法使斯里兰卡摆脱债务危机。

BBC说,当这些借来的钱被挥霍在看起来没有回报迹象的基础设施上的时候,就会造成很大的破坏力。斯里兰卡的债务总额为640亿美元,政府全部财政收入的大约95%都被用于偿还债务。

“一项带不来任何经济回报的活动是负担不起的。”斯里兰卡外交部长拉维.卡鲁纳纳亚克(Ravi Karunanayake)说。

去年12月,斯国因无力偿还对中共的债务,最后不得不将其具有战略意义的汉班托塔港的控制权移交给中共。斯里兰卡政府的批评者谴责此举有损国家主权。分析人士警告说,要注意将控制权过多地交给中共的后果。很多国民觉得,这是在将国土让给中共。

去年12月,斯国因无力偿还对中共的债务,而不得不将其具有战略意义的汉班托塔港的控制权移交给中共。(Deneth17/Wikimedia commons)

席瑞塞纳政府誓言重新审查中共与斯国前任政府之间签署的合同,说这些合同不透明。

路透社说,近几个月来,斯里兰卡越来越担忧中共的这种投资会使这个2100万人口的国家陷入更深的债务,使其主权受到损害,这些担忧促使该国对中共的贸易协议进行更严格的审查。

斯里兰卡除了因中共投资而深陷债务危机外,在进出口贸易方面,该国和中国之间存在着巨额贸易逆差。斯国2016年进口了价值42亿美元的中国商品,而其对中国的出口却只有2.11亿美元。中共想要获得“零关税”,斯里兰卡主要谈判官员K.J. Weerasinghe近日透露,这也是中斯两国存在的另外一个争论点:中方希望一旦双方协议签署,两国90%的互卖产品要实行零关税,而斯方则希望开始阶段,仅对50%的产品实行零关税,并在20年内逐渐放大零关税的范围。

Weerasinghe还表示,斯国还坚持要有10年后再次审查自由贸易协议的权利,但中共并未打算同意。

Weerasinghe说,自去年3月以来,中斯两国没有进行部长级讨论。而双方低层官员的讨论基本上没有取得什么进展。

“谈判已经陷入停滞状态。中共希望去除重新审查条款。”Weerasinghe告诉路透社说。斯里兰卡则希望能够重新审查条款,因为这将会允许该国改变与中共达成协议中的一些条款(如果这些条款损害了这个岛国的商业利益)。

多国陷入中共债务风险

华盛顿智库“全球发展中心”(Center for Global Development)3月4日发布的一份新研究报告指出,与中共就“一带一路”签署协议的68个国家中,有23个国家被发现已经有“相当高”债务困扰(debt distress)风险。其中包括斯里兰卡和巴基斯坦,巴基斯坦是面临风险最大的国家。

“亚洲时报在线”2017年12月的一篇文章披露,瓜达尔港协议是中巴双方签署的中巴经济走廊一部分。根据这项长达40年的协议安排,中共将获得瓜达尔港总收入的91%以及周边自由贸易区85%的收益。

根据中巴协议安排,中共将获得瓜达尔港总收入的91%以及周边自由贸易区85%的收益。(Umargondal/Wikimedia commons)

巴基斯坦港口航运部长Hasil Bizenjo于去年11月24日在参议院披露,对于中共开发瓜达尔港、自由贸易区以及所有通讯基建的160亿美元的贷款,巴方则需要支付超过13%的高利率,其中包括7%的保险费用。

“耗资巨大的一带一路项目和中共收取相当高的利率加大了巴基斯坦的债务困扰风险。”“全球发展中心”说。

Bizenjo指出,在40年协议到期后,巴方将收回瓜达尔港口的运营权,并承担基建设施的维护。但当地商界人士指责说,在40年协议到期后,大部分的基建设施将会变得十分残旧,无法再用。那时候巴国政府接手的将是一个烂摊子,需要花费大量的资金用于维修升级。

中共大举进行基建投资背后的驱动力

《纽约时报》说,中共对斯里兰卡马特拉机场这样的项目背后的驱动力,并不是当地的经济需要,而是着眼长远的谋划。中共想要确保自己能获得关键资源,想要输出国内闲置的工业产能,甚至想要让世界秩序的天平向自己这一边倾斜。

中共提供的贷款极少是免息或低息贷款。更弱小的国家渴望获得那些贷款,但可能难以偿还。

纽时说,就算那些项目非常适合当地经济,结果也可能看起来有点像空壳游戏:东西建好了,钱到了中国公司手里,但借款国背上了更多的债务。

金融分析师Asantha Sirimanne指出,来自中共进出口银行的贷款“主要是提供来购买中国的产品和服务”,而劳工和分包商都是中国人,“所有的原材料是从中国进口”。

新德里政策研究中心(Center for Policy Research)的战略研究教授布拉马.切拉尼(Brahma Chellaney)表示,中共向这些小国提议的项目规模大,听起来很具吸引力,于是,“它们(这些小国)像染上毒瘾一样贷款,然后陷入债务奴役状态。这显然是中共地缘战略构想的一部分。”

CNN认为,中共的目的之一是,如果和中共借债的国家中有任何国家在债务管理方面遇到问题,那么中共将会处于一个强有力地位,从而能够影响这些国家的战略决定,或者获得重要基础设施的控制权。

“全球发展中心”也指出,中共不是要帮助刺激这些国家的增长和经济机遇,而是会推动一个能够在“发展中国家引入新的债务脆弱性,使其增长受挫”的项目。

亚洲小国开始觉醒

BBC说,中共对斯里兰卡的大手笔投资越发让斯国民众感到不满。

汉班托塔港被中共接管并没有满足中共的扩张野心,在中国大陆实行的拆迁也计划被引入斯里兰卡。中共要在该地再购入1.5万英亩的土地,建造工厂和办公室。

该地区的很多居民不想放弃他们的家和田地,于是在去年引发当地人的大规模抗议。

斯里兰卡现任政府也开始提出要求重新审议与中共的贸易协议。与此同时,更多的亚洲国家也都开始觉醒。

5月10日就任的马来西亚总理马哈迪(Mahathir Mohamad)为拯救经济,对中共投资项目屡屡说不。他宣布取消了筹建中的新加坡至吉隆坡高铁项目,并与中共重新谈判东海岸铁路。这两个资金来自中共的超大型计划,曾由马国前首相纳吉极力推行。

马哈迪就东海岸铁路项目表示:“我们正与中方重新谈判,该合同条款对我们的经济十分有害。”“我们从中国借钱支付建设费用,这笔建设费用却不流入马来西亚,而是支付给中国企业,这是个奇怪的合同。”

去年11月,媒体还爆出巴基斯坦拒绝了中共对迪阿莫−巴沙大坝工程的资助。据《印度时报》报导,巴基斯坦要求中方把该项目从中巴经济走廊中划掉,改由巴方建造该水坝。#

责任编辑:林妍

评论
2018-06-06 1:29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