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ept.kan.center

金澜:中国家长 是否告诉孩子六四真相

人气: 419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8年06月05日讯】一个六月周日的傍晚,我走在大陆某留学培训中心的走廊,猛然听见有女生气愤并大声质问的声音,循声而望,走廊尽头,只见一个高个女生面对着窗外打电话,连声质问对方“为什么不告诉我……”。初听,以为是一个任性的孩子在与家长撕闹,心里不禁哀叹,接着又听到了她语速飞快、痛心疾首的抱怨,我明白了她在跟妈妈讲述一九八九年六四惨案,大意是英语外教老师告诉她那年天安门发生的惨案真相,而她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课后她沉痛气愤的责问妈妈为什么不告诉她。

那一刻,我对这个女生升起了敬意,她是一个多么富有同情心的善良孩子啊!同时我也很难过,每个被中共欺骗长大而对中共抱有好感,对国家充满信心的年轻人,在听到残忍得不可思议,与光鲜的宣传完全相反的事实时的震惊、痛苦与失落的感受,是我们无法想像的。听这位女学生的言辞,她的妈妈是知道那些悲剧的,可是却以这样的方式被女儿责问。

最近十多年,越来越多的大陆留学生来到海外读书,他们从国内信息封闭的环境来到国外自由的环境之后,心灵也会受到冲击。其实有很多学生都经历了一个了解真相、心灵解脱的过程,就像上面提到的这位女生所经历的一样,有很多学生在短时间内接触了中共的罪恶,一时间难以接受,内心非常崩溃,需要洗心革面的重新审视自己过去的人生,并要对自己的未来的价值观重新构建。所以,中国大陆的家长到底应该如何面对即将步入社会的青少年,要不要帮助孩子们认识我们真实的历史,帮助他们了解中国和其他国家的区别,一直都是多数父母逃避的话题。

这些现象不仅仅发生在海外留学的学生群体里,在信息发达的时代,中国孩子长大之后也同样根本无法回避这些尖锐的史实真相,他们一定会从网络、影视、同学、社会交往中获得与宣传教育的说辞不同的讯息。年轻人可能会在自己的小圈子里议论,会翻墙去看一下更真实的信息,但是他们很少会跟父母沟通这些话题,因为多数父母还是谨小慎微、讳莫如深,生怕自己的态度影响下一代的观点,而给他们带来不可预知的危险。所以,对中国敏感问题的态度也是很多八零后、九零后与父辈的代沟。

有一个八零后坦荡的对我说,“我们这一代人对爱国和爱党分得很清楚”。一位八九年出生的年轻人告诉我“我在北京读大学的时候学会翻墙,在看到六四惨案和天安门自焚真相之后,我经过了非常痛苦的思考,这是我人生的转折点……可我在家里说起这些事情的时候,我妈妈却非常的紧张不安”。

事实上,正是这些自以为是的父母们,他们以为在家里不触碰中共的罪恶史就能够安全的生活了,以为做父母的提供给孩子的思想、生活范围就是他们人生的一切了。其实,人们在同一个天空之下,逃避不了那些先人的血泪和无尽的冤屈。更何况人在年轻的时候都有过探索的愿望,有过一颗赤子之心,一些有追求的孩子愿意用自己的头脑去思考问题,也知道自己选择人生之路才是这个时代所倡导的生活方式,既使社会环境和父母再隐瞒真相,也无法让下一代完全隔绝了。即使不翻墙、不出国,在中国现实之中每个接触到社会的人,都会碰到被中共的邪恶腐败行为所伤害的事件,那么又怎么解释那些与之相矛盾的谎言呢?

目前大陆的八零后和九零后的父母,出生于五六十年代,除了有一部分成年人,尤其是体制中的受益者,至今对社会的状态不麻木不仁,其实大多数人也还了解一些中共的罪恶,但是在教育上,尤其是对中共的恶意灌输所造成的下一代人承载谎言,思维偏激,以及封闭高压而致的心理失衡和精神痛苦,却很少能够严肃的思考。一旦孩子们步入社会,他们由谎言构建的精神支柱受到撞击,不可避免的要困惑、矛盾的时候又如何面对?父母能够替代他们吗?

几年前我在英国剑桥大学街边路口,看到三个游学而来的中学生,拿着一张接到的真相报纸,急切的大声议论:“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这报纸说的都是假的,咱们扔了吧”,我赶快走过去说”孩子们你们从哪里来的”,“上海”,“南京”,看到她们无助的样子,我温和的说“别怕….你们还小,很多事你们不知道…”, 听着听着她们点头了,我看到她们眼神变得平和了,安静了,能感到她们内心的善良纯净,她们也渴望了解真实的中国和真实的中共。

另外一次经历,也是在海外的大学里遇到一个大陆籍学生,闲聊中问他将来就业的计划,是回国还是争取在海外谋生,他非常困惑的说他很迷茫,他也知道中共把中国的社会环境搞坏了,但是对一些事件又不是十分确信,他提到自己在国外的见闻和对思想的冲击,说“我很难相信在中国城拿到的小册子里的提到的活摘器官那么残忍的事,也太夸张了吧,不太相信,现在的中国是不好,那也比过去封建社会好吧”。于是我跟他分享了我对中共邪恶暴行的见闻和我对中国传统文化的认识过程,今天的中国与国外的对比,与历史上的真实中国的对比,他听得非常专心,觉得非常高兴和舒畅,觉得这一下解惑了。我劝道:回不回国取决于他自己的选择,但是弄清楚中共治下的中国到底是什么状态,回国能不能忍受现实,中共的本性和到底要将中国人导向何方,这个问题不论在哪里都应该清楚,那么做事就有底了。他感觉受益匪浅,并遗憾的说他从商的父母正要往海外转移资产,他们也骂中共,但是他们说不清楚,他们还是只会用中共的思维方式,我称赞他有智慧,也真心的认可九零后学生的思想闪光点,他们善恶分明,思维开放,理解能力强。

构建一个人正常的心理和思维结构以及形成人生所依赖的价值观,与整个时代、所处的社会、学校教育、风俗、家庭密不可分,中共灌输的谎言也同样是构成人生观的一部分,而一旦谎言被揭开,连带着人的心理和精神都要发生改变。中国社会的现实是否真的能够证明中共所描绘的“党的英明伟大正确”,党战无不胜,党心系百姓,是老百姓可以完全信任和依赖的执政党?中国的现实却往往都掷地有声的“用事实说话”,中共从未停止恶行,也从不掩盖迫害人权,怎么可能让人不去质疑那些虚伪的假说?

中共自身作恶多端、腐败堕落和邪教的本性,并不想成为百姓的庇护伞,只是切实需要人们在恐惧中屈服,使我们成为驯化的绵羊,成为供养权贵的劳动力,而表面上,还要用谎言粉饰,用高科技控制言论。那么,作为家长,是不是想过当孩子们已经把信任共产党当成自然而然的事,把一部分情感和未来都系在党和国家的身上,可是有朝一日当他们发现,他们一厢情愿的相信的党,并不爱他们,反而无时无刻的监控着他们、盘剥着他们、扼杀他们的理想。持中国护照比持台湾护照免签的国家都少得多,中共在国际上是受其他国家提防的政权……年轻人受到的挫折是双重的,因为不仅是中共欺骗了他们,家庭也没有帮助他们去建立一个生命所需要的社会层面的精神和依托。

家长们对下一代的保护看似安全合理,其实正在掩耳盗铃,最后导致孩子们更重的受到打击。而且在他们青春期的关键时刻,他们的价值观不仅受到冲击而且需要重建,他们应该如何面对?在自由讯息的冲击下,有一些能够吸纳自新的孩子,也有心理上不能承受事实的例子,“小粉红”的存在也正是这样的原因。他们以往习惯上依靠党和国家,心理上把爱国当成他们的精神支柱,如果真相事实否定了他们的依靠,不能让他们很快的反思中国的过去和自己的人生,就会烦躁气恨不能解脱。“小粉红”其实是一群内心焦虑不安的群体,他们没有从家庭教育中得到对社会现象背后真相的解读,也是中共官媒方便利用的对象。成熟理智的人是不会那样热衷于维护政府的过失,作为家长,真的希望自己的孩子加入激愤幼稚的“粉红”的行列吗?

也看到过这样的家庭,孩子的父亲正直善良,很清楚中共那一套诡计,孩子一直在家庭中参与各种社会和人生话题的讨论,善恶是非观非常清晰,这个孩子上大学之后,因为完全了解中共邪恶的本质,不对它抱有任何依赖幻想,成功建立了自己人生的信心,反而心理很健康阳光,父母与孩子之间更没有隔阂与障碍,关系非常亲密。

当然,我身边也有那样的家庭,父母对中共的谎言和邪恶无动于衷,父亲人品不错事业很成功,只是热爱共产党,认为共产党成就了他。而儿子的性格封闭压抑,在国外留学回国之后,不适应工作又不结交女朋友。我跟这位儿子聊天,发现他内心很善良,他对中共的邪恶了解的非常透彻,也对父母长辈们的忠于中共的情结无可奈何,更不敢暴露自己的价值观,不情愿在中国复杂险恶的人际关系里生活。他的父亲,还自以为是的在家里恪守共产党的律条,用世俗的眼光看儿子,无法深入儿子的内心,儿子根本不与父母沟通自己的思想。隔阂和代沟就是这样深深的存在着。

虽然中共的恐怖统治越来越严重,言论控制越来越严密,但是,中国人退出中共组织的数量越来越多,人心已经越来越背离中共,民众觉醒的脚步越来越坚定,未来社会的转型也势不可挡。家长与其放任孩子被中共教唆成‘假恶斗’的专政工具,长大了又任由孩子直接撞上中共的邪恶之墙而无所适从,心灵受伤,还不如在家庭生活中就告诉孩子,不能相信共产党,要做一个善良正派的人。尽一个有担当的父母的责任,坦诚的父母也会成为孩子最信任和依靠的人!

责任编辑:朱颖

评论
2018-06-05 2:28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