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ept.kan.center

爱妾为管仲解惑 齐国又得一名贤臣

作者:杜若

春秋时期,齐桓公能成就霸业,得益于五位功臣的辅佐,其中之一便是甯戚。甯戚是卫国人,出身贫寒,身份卑微。早年,他在乡下为人拉车、喂牛,从事低贱的工作。他能从众人中脱颖而出,和一位名叫婧的女子有关。

明周臣《甯戚饭牛图》。
甯戚是卫国人,出身贫寒。早年,他在乡下为人拉车喂牛,从事低贱的工作。图为明 周臣《甯戚饭牛图》。(公有领域)

春秋时期,那些远离朝堂的贤者,往往需要他人的举荐,才有机会接近国君或重臣,从而受到重用,施展抱负。

一心想为国效力的甯戚,想见齐桓公。但他只是一名役夫,没有人脉也没有声名,因此没有人为他引荐。于是,他驾车来到齐国都城东门外,并在此住宿,耐心等待与齐桓公见面的机会。

有一天,齐桓公出城,甯戚就在齐桓公的车队到来时,击打牛角,放声歌唱,声音很是悲伤。

齐桓公看见眼前的这一幕,内心纳闷而好奇,就请管仲去问怎么回事。甯戚对管仲只唱了一句“浩浩乎白水”,意思是:浩浩荡荡的白水啊……

尽管管仲学识广博,但还是不明白甯戚想表达什么。管仲回家后,连续五天没有上朝,整整思考了五日仍不得其解,因而满脸忧郁的神色。

图为汉刘向撰《景长沙叶氏观古堂藏明刊本》。(公有领域)
管仲的爱妾,见夫君五日愁眉不展,就问他,“为了什么事,五天都不上朝?”图为汉 刘向撰《景长沙叶氏观古堂藏明刊本》。(公有领域)

管仲有一位爱妾名叫婧,见夫君五日愁眉不展,婧想为管仲分忧,就问他:“为了什么事,五天都不上朝,是不是国家出什么大事了?您在深思吗?”

管仲回答:“这不是你所能知道的事呀。”

婧说:“我听说,‘毋老老,毋贱贱,毋少少,毋弱弱’。”不要认为老人就是老人,下人就是下人,小孩就是小孩,弱者就是弱者。言外之意,不要从表面看人。

管仲问:“你指的是什么?”婧解释道:“昔日,姜太公(姜子牙)七十岁了,还在朝歌宰牛,到八十岁时成为周天子的老师,九十岁时被封为齐国国君。从这件事来看,能因为老人的年纪大,就忽视他的才能吗?”

“当年伊尹,只是有莘氏的陪嫁仆役,后来得到商朝开国之君成汤的重用,成为国相,天下由此得以大治。从这件事来看,一个人的地位低下,就一定是卑贱的人吗?”

“当年皋陶(音高遥)的儿子五岁时,就知道崇拜大禹。从这件事来看,小孩就一定是小孩(的思维)吗?”

“𫘝𫘨(音决题,古时良马名)出生七天后,力量就超过母马。所以能因为马匹的外表看似弱小,就看轻它的力气吗?”

于是,管仲走下座位请教说:“前几天,桓公差我去见甯戚。甯戚只说了‘浩浩乎白水’,我左思右想,却不解其意,所以烦忧不已。”

图为宋 范安仁《鱼藻图》。(公有领域)
浩然盛大的水里,鱼儿游于其中,如果国君来召我辅佐国政,那我就像被钓离水面的鱼一样,不能再回到水中。图为宋范安仁《鱼藻图》局部。(公有领域)

婧笑着说:“夫君,人家都已经告诉你了,你还没有明白吗?古时有一首诗叫白水,诗中不是说嘛:‘浩浩白水,鲦鲦之鱼,君来召我,我将安居,国家未定,从我焉如。’

(意思是:浩然盛大的水里,鱼儿悠游于其中。如果国君来召我辅佐国政,那我就像被钓离水面的鱼一样,不能再回到水中;而如今国家还没真正稳定强盛,我又怎么能袖手旁观,安之若素呢?)

“言外之意,甯戚想出仕做官为国效力啊!”

听了婧的分析后,管仲恍然大悟,进宫将甯戚的意愿转达给齐桓公。

齐桓公先派人为甯戚修建官府,并沐浴斋戒五天之后,接见甯戚。

齐桓公任用甯戚担任司农官,负责全国农事。甯戚主管农事,开垦农田,兴修水利,推动渔业、盐业发展,惠国惠民,促使齐国迅速发展,成为富裕强国。@*#

事据《列女传.辩通传》卷六

责任编辑:王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