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ept.kan.center

截窒司法左倾乱象 川普引领美国回归传统

唐浩

【大纪元2018年06月29日讯】美国司法体系,正在川普的引领下,一步步走回传统之路。

联邦最高法院大法官安东尼.肯尼迪(Anthony Kennedy)宣布将在7月底退休,给美国政治界与法律界投下震撼弹。

美国总统川普随即宣布,将尽速提名新的大法官人选;而反对派民主党则高声喊话,要求川普等到年底的中期选举后再行提名。

但,几无悬念,川普不会理会泛左派阵营的说词,他将尽快提名同样重视传统理念的保守派大法官走马上任,而未来最高法院在立场上也将倾向更为保守,亦即所谓的“右倾”。

为什么最高法院的大法官异动,会触发美国政治界的角力风暴?

最高法院大法官 影响美国社会甚巨

美国是行政、立法、司法三权分立的国家,司法权由法院来执掌,而联邦最高法院(Supreme Court)正是美国最高、最权威的司法机关。

最高法院不但对联邦法院、州法院及其它涉及联邦法律的案件具有最终的上诉管辖权,是联邦法律案件的最高仲裁者,同时也是美国宪法及联邦法律的最高解释者。

最高法院由九名大法官组成,其中包括一名首席大法官以及其他八名大法官。每位大法官须由总统提名,经过参议院听证、表决同意后才能出任,任期为终身制,除非大法官过世、退休、辞职或遭到国会弹劾,否则不能免职。

而九名大法官负责对宪法及联邦法律做出最高的权威解释,因此大法官们的价值取向与立场至关重要。他们对宪法的解释结果,往往对美国社会拥有至少数十年的影响力。

特别是针对言论自由、新闻自由、信仰自由、拥枪权、堕胎、同性婚姻、非法移民等敏感议题上的宪法解释与裁决,更是影响深远,甚至足以影响一两个世代。

理想中,称职的大法官,要能坚守当初美国国父们建国立宪的精神与条文,超越一切政治党派因素的干预,在裁决案件与解释宪法的过程中,尽力确保法律的公正性,尽力维持法律与美国建国原则的一致性。

美国前总统奥巴马任内曾多次跳过立法机关、发布行政命令,试图以此替代“法律”,但最后均被法院拦下。奥巴马的做法,不仅被批评“滥用权力”,还招来数十个州向法院起诉政府。

倘若,最高法院由泛左派、自由派势力主导,认定奥巴马的行政命令“合宪”,那么将使得美国总统的行政权大幅扩张,甚至僭越了立法权的范畴,并推进了左派阵营的“大政府”集权行动,增强了左派政治主张的合法性,人民的自由权利亦可能因此蒙受损害。

因此,只有重视传统、恪守宪法精神的大法官,才能维护美国开国精神于不坠,传承美国的法制与灵魂,坚守三权分立的相互制衡,也才能继续维护未来几个世代人民的宪法保障权利。

泛左派颠覆司法战略 正被川普反击瓦解

美国宪法由建国之父们共同制订,内容体现了美国立国精神,以及透过三权分立的相互制衡,确保人民的自由与权利不会受到独裁政府的侵犯。

而长年渗透美国、试图改造美国社会的左派政客与社会主义团体都非常清楚,传统宪法内容对其推动左派议程(诸如:堕胎、同性恋、性解放、管制枪支、大政府、扩大工会权利、庇护非法犯罪移民等)甚为不利,因此需要对宪法体制发动一场“法律战”,设法改变法律内容。

不过,如果要修订宪法,需分别获得参众两院三分之二以上的议员提出宪法修正案,或者三分之二以上的各州州议会要求国会召开修宪会议,才能启动程序,门槛实在太高,不易实现。

因此,左派认为,如果能够安插认同其理念的所谓“自由派”、“进步派”人物出任大法官,通过解释宪法的方式达成让法律“左倾”的效果,或者做出有利于左派政治行动的解释,将是最简便可行的法律颠覆战略。

所以,近代的自由派大法官主张,宪法是“活宪法”(living constitution),应该随着时代与社会的变迁而调整对宪法的解释,纳入更多的现实考量,并借此放宽对左派政治议程的限制,认可堕胎、同性婚姻、色情刊物等反传统议题。

然而,立场传统的保守派大法官认为,宪法不是有机体,是不可轻易变动的法律条文、立国之本。如果要变动宪法,只有启动修宪程序才能加以修订,否则就必须遵循宪法的原文精神来做判决与解释,才能确保法律对所有人民的公平性。

这一派人士,亦被称为“宪法原旨派”(originalists)。他们批评自由派大法官的作风不是在遵循宪法精神“解释法律”,而是根本上在“创造法律”或“修改法律”。

“它(美国宪法)不是活的文件”,已故保守派大法官斯卡利亚(Antonin Scalia)曾在普林斯顿大学演讲时反驳“活宪派”主张,“我会说这是一部历久弥新的宪法。”

过去数十年来,美国最高法院便在“保守派”、“自由派”以及立场偶尔摇摆的“温和派”之间,商议对决。许多案件都是以惊险的5票对4票结果,一票之差通过。而这一票之差,也往往决定了美国社会是继续遵循传统与道德还是背而离之。

2016年2月,保守派大法官斯卡利亚骤然去世,最高法院八位大法官形成4票对4票、保守派与自由派势均力敌的局面。

前总统奥巴马一度想趁机提名新的大法官,好让最高法院的自由派取得5票对4票的主导优势。最后,共和党参议员拒绝对大法官人选举行听证会,并要求奥巴马将大法官提名权交由下一任总统执行,以符合最新民意,才避免了泛左派主掌最高法院的局面。

或许当时民主党认为,希拉里的民调一路领先川普,选后应该也是由希拉里来提名认同民主党议程的大法官。没想到,最后由川普赢得大选,并提名了在司法界口碑极佳的上诉法院法官戈萨奇(Neil Gorsuch)出任大法官,获得参议院通过,稳住了传统派人士在最高法院的主导权,也拉住了美国司法与社会不再继续“左倾”。

如今,大法官肯尼迪宣布退休,川普将再次获得提名大法官的绝佳机会。

肯尼迪虽被认为是保守派,但他曾在堕胎、同性恋、死刑等多项敏感议题上选择支持自由派,立场摇摆不定,也因而被认为是最高法院的关键摇摆票(swing vote)。

因此,川普若能提名一位坚守宪法、传承立国精神的大法官来接替肯尼迪,无疑将深化巩固保守派在最高法院的主导地位,扩大恢复美国传统价值与道德,并纠正过去曾经被过度扭曲、左倾的法律体系,进而带领美国在回归传统的道路上迈进一大步。

值得注意的是,川普上任才一年多,便接连提名两位大法官,已经追平了里根之后四任总统的最高纪录。

而且,前总统克林顿任内提名的两名自由派大法官金斯堡(Ruth Ginsburg)、布瑞尔(Stephen Breyer),年龄也已经分别到了85岁及即将届满80岁。

倘若川普能在2020年顺利连任,未来几年内他很可能会有更多的大法官提名机会,届时将可更进一步在法律领域守护美国的传统价值与立国精神,导正人民的行为品德,而宪法赋予美国人民的拥枪权、生命权、言论自由、信仰自由等,也可望获得更坚实的保障。

恢复传统价值 再创伟大美国

“我代表了传统的保守价值。”川普在个人著作《再次伟大》(Great Again)中如此强调。

川普自上任以来,不论在政治、经济、军事、治安、教育、文化等领域上,均大力推行复兴传统价值的政策,试图重振美国灵魂,带领人民重新开创道德高尚、国力强大的美好年代。

如今,川普的“复兴传统”列车,正在司法领域里长驱直入、开疆拓土。

川普刚上任时,曾在内阁会议上大胆预测,“在很短的时间内,法院的一大部分将被这个政府团队所改变。”

川普的预言,正在一步步兑现。#

责任编辑:李昊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