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ept.kan.center

夏小强:美国工会败诉 川普为何欢迎

川普说,“从现在开始,我们期待公平且互惠的贸易关系。”(Samira Bouaou/The Epoch Times)
川普总统上任之后,已经在全方位改变着美国和世界。(Samira Bouaou/The Epoch Times)
人气: 2336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8年06月28日讯】2018年6月27日,美国最高法院法官以5比4判决,工会不能要求非会员缴纳费用来分摊工会为广大劳工争取福利的支出。

包括加州、纽约在内的23个州规定,美国的公务员如果不愿加入工会,也必须缴纳与会费额度相当的“代理费”(agency fee),亦称“合理均摊费”(fair share fee)。美国另外27个州规定,工人不能被迫加入工会,也不能被要求分摊费用。

没加入工会但被迫缴费的公务员表示不满,多次提起诉讼,最高法院曾在2012、2014和2016年审理该案,但是前三次原告都没有胜诉。

此案主要原告是伊利诺伊州雇员马克.詹纳斯(Mark Janus),他每年向功能强大的公共部门工会(Afscme)支付约550美元。虽然他不是工会成员,但州法律要求他每周交出一部分工资。他认为这侵犯了他的宪法权利。詹纳斯告诉福克斯新闻:“我为健康和家庭服务部门工作,我被迫向工会支付费用,而他们支持着与我意见相左的政治活动。”

美国最高法院的保守派多数认为,工会在薪酬和福利方面的合同谈判与其更广泛的政治活动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而这些费用“迫使非会员资助涉及重大公共问题的私下言论”,违反了他们的言论自由。

川普总统在Twitter上对这一决定表示欢迎:“最高法院的裁决有利于非工会工人,举个例子,他们现在能够支持自己选择的候选人,而不让控制工会的人替他们做出决定。民主党的财政损失很大哦!”

此次美国最高法院的判决,从长远来看,是对美国工会组织的一次削弱和打击,其影响巨大。这也是美国在川普领导下,在向美国传统资本主义制度和价值观回归的过程表现。

工会组织是近代工业革命的产物,而其发展壮大的背后,还有共产主义运动和共产党的推动。

美国工会和美国共产党

九评编辑部新书《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一书中指出:

“列宁曾经说过,工会是‘共产党和群众之间的传送带’。共产主义分子发现,只要控制住工会,就控制了一大批选票;只要控制了选票,就可以让‘民选官员’、‘民意代表’言听计从。因此,共产主义分子取得工会的控制权,进而控制大批议员和‘民选官员’,把其颠覆性的政治纲领变成了左翼政党的政治纲领。斯考森在《赤裸裸的共产党人》一书中揭示,共产党的45个目标之一是‘俘获美国的一个或者两个政党’,就是通过这样非常复杂的运作实现的。普通工人为了维护基本权益,不得已加入工会,成为工会的棋子。”

美国劳工联合会,简称“劳联”,是美国熟练工人的行业工会联合组织,成立于1886年。产联,全称“美国产业工会联合会”,是美国按产业原则建立的工会组织,1935年它从劳联内部分裂出来。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杜鲁门执政时开始加强了对工会组织的管制,1950年7月,劳联和产联开始谈判合并问题。1955年12月5日,召开了第一次劳联和产联大会,宣布成立美国劳工联合会一产业工会联合会(即劳联一产联),正式实现合并。

美国的共产党曾是工会发展主要推手,从服装行业扩展到之前没有组织的产业和工作场所,比如美国运输工人工会(Transport Workers Union)、美国全国海员工会(National Maritime Union)、美国教师工会(Teachers Union)和美国报业公会(American Newspaper Guild)等组织的组织者和官员们。美国皮毛工人工会(Fur Workers Union)的主席本.戈尔德(Ben Gold)是美国为数不多的公开承认信仰共产主义的劳工领袖之一。

芝加哥干草广场事件、世界工联(IWW)等都是国际共运史上耳熟能详的名字,五一节和三八节也都来自美国工人运动。1920年代,美国共产党发起的工人教育联盟有几十万的会员。大萧条时代,共产主义运动在美国工人中间迅速兴起。1934年美国从东到西发生了三次大规模罢工(明尼阿波利斯卡车司机大罢工/明尼阿波利斯总罢工,西海岸码头工人大罢工/旧金山总罢工,傲特利公司大罢工),合计有上百万工人参加,而他们的领导人全都是共产主义者,其中西海岸码头工人大罢工是由美国共产党直接领导的。

1935年,八大激进派产业工会组建了产联(CIO),同劳联展开对抗。1936年劳联正式开除产联,此后产联持激进的左翼路线,宣扬阶级斗争、主张产业工会(即反对劳联以职业划分工会且只吸收熟练技术工人的行会路线,主张将整个工厂各个工种的所有工人全部吸纳到一个工会来对抗资本)。

当时,美国共产党对产联的控制力达到了这样的地步:1940—1941年间,以约翰.刘易斯(John L. Lewis,美国煤矿工人领袖)为首的产联领导层紧紧追随共产国际的步伐,反对罗斯福总统亲英反德的政策,要求工人阶级在帝国主义世界大战中保持中立,尽管此时产联85%的基层会员是反对这种中立政策的。1941年6月苏联卫国战争爆发后,产联才一转为支持美国参战。

转折点发生在1947年。美国政府“捍卫美国价值观”,通过了《塔夫脱−哈特利法》规定共产党人不许担任工会干部,违者将被处罚,从而开始了对产联等左派工会的大清洗。在政府的压力下,产联内部出现分化,一部分非共产党系的工会干部开始卖力地攻击和揭发共产主义者,以求避免自己成为政府的打击对象。

1948年,反共派干部在产联内部取得了几次选举胜利,控制了大部分的主要工会,随后将国际码头和仓储工人联盟、国际矿业/磨坊/冶炼业工人联盟、电气/无线电/机械工人联合(United Electrical, Radio and Machine Workers of America,这个工会曾是产联的核心产业工会,巅峰时期会员60多万人;现在仍然作为一个左派工会存在,有会员3万多人)等大批基干产业工会开除出产联。被开除出去的产业工会在麦卡锡时代的赤狩风暴下纷纷垮台,除个别幸存至今外,大多数都在1950年代解散;但产联也因此元气大伤,不得不在1952年跟劳联重新合并为劳联—产联。合并后的劳联—产联完全承袭劳联过去的劳资协调路线,左派色彩大减,共产党对其逐渐失去控制。

共产主义威胁美国

共产主义运动和共产党不断渗透美国,美国面临着严重威胁。《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对此有着清晰论述:

“1919年成立的美国共产党就是一个听命于共产国际和苏共的共产党组织。在近一百年的历史当中,虽然美国共产党从来没有变成一个拥有众多党员的大党,但在美国仍然发挥了相当大的影响力。他们采用灵活多变的手法,与美国社会的激进团体和激进分子勾结,渗透进工人运动、学生运动、教会,甚至美国政府。

“二战期间的美国政府内部有很多苏联间谍早已不是秘密。但由于1954年约瑟夫.麦卡锡(Joseph McCarthy)参议员的反共努力被打压,左派媒体、政界、学术界合力掩盖,相关证据一直没有进入大众的视野。上世纪90年代中,美国政府公布了40年代二战结束之前美国情报部门破解的绝密电码维诺娜文件(Venona Files)。密电码显示,在美国政府内部至少有三百多名为苏联工作的间谍,至于他们手下还有多少人则不得而知。有些间谍在罗斯福政府中身居高位,能够接触绝密的敏感信息;有些则可以利用职权影响美国的政策走向。这些人包括向苏联输送原子弹技术和其它军事技术秘密、后来被送上电椅的罗森堡夫妇(Julius and Ethel Rosenberg)、财政部副部长哈利.德克斯特.怀特(Harry Dexter White)和国务院官员艾尔杰.希斯(Alger Hiss)等。”

“参议员约瑟夫.麦卡锡1950年开始揭露共产党对美国政府和社会的渗透,但1954年被参议院投票谴责,美国政府内部清理共产主义的努力半途而废,是美国加速走上下坡路的关键。

“共产主义意识形态渗透、麦卡锡主义等一系列问题并没有随着苏联解体和冷战终结而失去现实意义。麦卡锡多年来被左派政客和媒体妖魔化,‘麦卡锡主义’成为‘政治迫害’的代名词,显示出左派已经牢牢地掌握了意识形态领导权。”

川普总统上任之后,担负起了对抗和清除共产主义的任务和责任。一年多来,川普的一系列政策,都正在发挥着显著的作用。#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8-06-28 6:5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