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ept.kan.center

谁杀了女孩?甘肃女生遭老师猥亵跳楼背后

人气: 66651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8年06月26日讯】(大纪元记者古清儿综合报导)“哥,谢谢你,我走了”,这是甘肃庆阳市西峰区19岁女孩李某奕留下的最后话语。当时,她拿出手机看到了网民们冷酷无情的评论,她对这个冰冷的世界已无任何留恋,她在围观人群的起哄下从高楼跳下自杀。

这两天,李某奕遭到班主任老师猥亵而跳楼自杀的事件,拷问了所有中国人的良知。人们对围观者冷漠的言语刺激、丑陋的行为,感到相当的愤怒和震惊。

19岁女孩的最后时刻

6月20日中午,李某奕和家人在一起吃过午饭后,说要出去走走。随后她在朋友圈留下最后的遗言,爬向了丽晶百货8楼窗台外。她呆呆地望着这个世界,手机在她的手中不时地震起。

当时,她让消防员与父亲都不要去靠近她。这时底下围观的人群越来越多,现场有数百人驻足观望,冷嘲热讽,不时发出鼓掌和欢呼声,他们冷漠地催促女孩快点跳楼:“怎么还不跳?”“你倒是快跳啊!”“在那里犹豫什么?丢不丢人?快跳啊!”

甚至很多人在网络上开启了直播,在直播中都是对女孩讽刺的留言,评论中没有一个人、没有一个陌生人去关心下她,去救她最后一下。

视频中显示,当时一名消防员抓住女孩的一只手,拚命喊:“抓住!抓住!”经过四个多小时的僵持,女孩挣脱了消防员的手,她笑着对消防员哥哥说了最后一句话:“哥,谢谢你,我走了。”

脱手的那一刻,消防员撕心裂肺的嚎啕声格外刺耳。然而,楼下的人们,鼓起了掌,甚至有人吹口哨,表示“跳得好”……

大陆微信公众号“大叔时评”的文章表示,底下那群丑陋、欢笑、激动、鼓掌、嘲讽、直播的围观者们,他们从来不知道一个生命是遭受到多大的痛苦才会自弃,他们心里根本没有一句“或许再救一下”的念头!他们笑得就像戏台下等待谢幕的观众,只为了“快手”与朋友圈中一个个留言上跳动的数字,甚至还有人冷血地写下:“够磨蹭的,可终于跳了。”

文章说,从强奸未遂的始作俑者班主任,到推卸责任的学校、视其为异类的同学、冷酷无情的执法者,以及大厦底下与直播中丑陋的围观人群,每一个人、每一个人都是间接让她走上绝路的凶手!

新浪名博王珣的文章写道,看到如此场景,内心不会感到冷吗?不会觉得恐惧吗?看客们对生命的冷漠、人群中的起哄、现场视频的恶搞、无休止的调侃嘲弄,无疑是推向女孩身后的那只罪恶之手。这是在用娱乐的精神,消费著女孩的人血馒头。

有网民表示,“一个高三女孩被班主任猥亵,检察院以情节轻微为由不立案,拖了两年等到这个结果使她心灰,爬上楼被围观的人起哄‘你跳啊’,最后跳楼身亡。教育者的施暴、同学的嫌弃、公权力的失职、路人的起哄……她短暂的生命中所遇到的人不约而同完成对她的共同谋杀,一环扣一环,她不是自杀的,是被一步步推向深渊。”

“庆阳六中高三二班班主任吴永厚,真是的畜生都不如,对一个花季少女下手,良心何在,道德何在,为人师表,内心如此龌龊与肮脏。”

“心酸,好想哭,周围人太冷漠了,还一直说着‘怎么还不跳’,希望他们得到报应。”

“一个世纪过去了,没想到人还是这么麻木。道德底线已完全突破,且不说要去见义勇为,最起码的尊重生命都不会,这个国家真的病了。”

李某奕曾四次试图自杀

两年前,李某奕还是一名高三学生,正准备着高考读大学,这正是充满着幻想的花季年龄。然而,她遭遇班主任吴永厚的猥亵,她的人生因此变得黯淡,这噩梦般的往事在她的脑中一辈子也挥之不去了。

在女孩留下的控诉书中写道,2016年9月5日,李某奕突发胃病回到公寓休息,当天晚上8点左右,班主任吴永厚以探病为名,对女孩动手动脚,她反抗无果,对她“亲吻、搂抱、抚摸,还想撕掉衣服”。后因另一位老师进来而停止。

但女孩再也无法正常上学了,两年来深受抑郁症的困扰。她常常一个人躲到厕所间无助地哭泣,每晚睡觉都会在梦中被此事惊醒,害怕禽兽老师再在她入睡期间爬到她的身上。

日前(6月24日),李某奕的父亲李明(化名)告诉北青报,出事之后,原本开朗的女儿出现抑郁的情况,后被北京安定医院确诊为创伤后应激障碍。在李某奕手写的控诉状中,她写道,“明明该像鲜花一样美好的年龄,我却不知道为什么要活着。”

李某奕说:“在同学眼中我成了得怪病的人,到处遭受嫌弃。而猥亵我的班主任却成了可怜的人。”“我曾以为学校是社会里的一块净土,可我却在这唯一的净土里看到了丑陋、鄙夷。”她说。

今年1月15日,李某奕第四次尝试自杀,把在北京医院开的药一下子吃了十几盒。李明向“深一度”记者出具了当地医院1月16日发的病危通知书,经抢救,李某奕又躲过一劫。

6月25日,庆阳市教育局一位工作人员称,教育局曾对吴某厚猥亵李某奕的事情做出过调查处理,对吴某厚做出了行政降级的处分……并且协调当事人吴永厚对受害人做出经济赔偿。

但是,死者的父亲表示,对教育部门给予吴永厚的处分,并不知情。“我的要求就是处理当事人,解开我女儿的心结让她好好看病,但是直到女儿过世也没有收到回复。”

关于经济赔偿,李明表示,当时学校给过他一个35万的赔偿协议,但是协议里要求他放弃其它诉讼权利,“我不可能签这个屈辱的协议。”

在李明报案后,当地两级检察机关认为“情节显著轻微,不构成犯罪”,先后做出了不起诉决定。在拿到市检察院复查决定书后,李明有些绝望,他把复查决定书藏了起来,怕女儿看到。他随后将申诉材料又递交给了甘肃省检察院。

6月中旬,李某奕还是发现了检察院的不起诉决定书,特别生气。

在舆论的压力下,6月26日,庆阳市教育局决定将涉案老师吴永厚调出教育系统、取消其教师资格。但李某奕已选择离开了这个冷酷的社会。#

责任编辑:高静

评论
2018-06-26 9:22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