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侠隐(2)

作者:张北海
《侠隐》(新经典文化出版提供)
    人气: 271
【字号】    
   标签: tags: , ,

二人静静喝着酒。一阵轻风,一阵蝉鸣。

“这是北平最好的时候……”

马大夫望着黑下来的天空:“过了中秋,可就不能这么院里坐了……”

“这几年听见什么没有?”

“没有……”

马大夫摇摇头:“我来往的圈子里,没人提过。”

“再说吧。”

“再说吧。”

李天然轻轻一笑: “我现在有的是时间。”

“也不见得。”

“怎么讲?”

“怎么讲?……”

马大夫欠身添了点酒,加了点苏打水:“你们今天……”

一个老妈子端了盏有罩的蜡烛灯过来,摆在桌上:“什么时候吃,您说一声儿。”

“刘妈……”

马大夫用头一指:“这位是李先生,丽莎和我的老朋友,会在咱们这儿住上一阵。”

“少爷。”

刘妈笑着招呼,搓着手,转身离开。

马大夫等她出了内院:“你们今天这班车,为什么误点?”

“哦……”

李天然明白了:“你是说日本人?”

“日本皇军。”

“跟我有什么关系?”

马大夫脸上显出浅浅一丝微笑:“日本人一来,你那个未了的事,怎么去了?”

李天然闷坐在藤椅上,没有言语。马大夫也只轻轻吐了一句:“再说吧……”

李天然还是没什么反应。马大夫举起了酒杯:“不管怎么样,Maggie的事,Elizabeth和我……我们谢谢你……还有,我们实在抱歉你吃的这些苦。”

天然抬头:“您怎么说这种话?那我这条命又是谁给的?”

几声蛐蛐儿叫。天一下子全黑了。

刘妈又进了院子:“八点多了,开吧?”

马大夫看了看天然:“开吧。”

他们进了东屋,坐上了桌,才都觉得饿了。

巴掌大的猪油葱饼。李天然吃得又香又过瘾。爆羊肉、番茄炒蛋、凉拌黄瓜、香椿豆腐。家常菜,五年没吃了。

还没下桌,马大夫叫刘妈去找她先生老刘进屋,给天然见见。老刘出房之前问“早上想吃什么”,还没等李天然开口,马大夫就说:“烧饼果子……”

“和咖啡。”李插嘴。

全笑了。

他们又回院里坐。刘妈给他们换了根蜡,又摆了两盘蚊香,添了冰块。马大夫说没事了,叫他们休息。李天然乘这个机会起身回屋,取来丽莎给马大夫的一架新Leica(莱卡相机)、女儿送爸爸的一本皮封日记,还有他选的一支黑色镶银的钢笔。

“都是你们商量好的吧?”马大夫高兴地左看右看一个个礼物。

“全是Maggie的主意。她觉得你应该把这些年来在北平的事情都记下来。”

“其实我早就开始了……只不过没有用这么漂亮的相机,这么漂亮的日记本,这么漂亮的自来水笔。”

各屋都黑黑的,只有院里那盏烛灯发出一团半黄不亮的光。天上也黑黑的,没月亮,就几颗星星。没有风,空气很爽,有点儿凉。秋蝉和蟋蟀好像都睡了,一点声音都没有。只有外面胡同里偶尔传过来凄凄一声“羊头肉”,刺破这安静的夜。

“这是北平最好的时候……”

马大夫自言自语着。

“我够了,你要喝,自己来……”

他顿了顿:“Maggie回去上班了?”

“我离开之前她刚回去。”

“她到底在做什么?”

“给个电影制片做助手。”

“管倒咖啡?”

“管倒咖啡,”李天然笑了: “还管所有杂七杂八的事。”

“她喜欢吗?”

“好像挺喜欢。”

“没事了吧?”

“应该没事了。”

李天然点了支烟。

“她没再提。”

“Lisa没有说什么时候回来?”

“没说……我看要过了耶诞节,也许过了冬。”

“唉!也许再等等……”

“再等等?”

马大夫舒了口气。

“你这几年在美国没听说?这儿可不安静。沈阳事变到现在,华北就没安静过……像你今天火车误点的事,经常发生,尤其是长城战事之后……就上个月,日本坦克车已经在长安街上游行了,还有飞机!……你没听说?就上个礼拜,二十九军撤出了丰台……”

他叹了口气:“天然,慢慢儿跟你说吧!别刚回来就拿国家大事烦你。”

李天然闷闷喝着酒:“会打吗?”

“这要看蒋委员长了……”

马大夫靠在藤椅上仰著头,似乎在夜空寻找某个星星。

“当然,也不光是他了……去睡吧,这儿我来收拾。”

李天然还是帮着把桌子、椅子放在回廊下头,又把酒杯、酒瓶、盘子收到东屋。马大夫举著烛灯进了正屋,想起了什么,扭头说:

“对了,你现在回来住,总不能老是美国打扮……瞧瞧你,明天问问刘妈,找个裁缝去做几件大褂儿。”

马大夫开了灯,吹熄了蜡,又想起了什么:“哦,身上的钱够吗?我是说,有法币吗?去年改用法币了。”

“我天津下船换了点儿。”

“好,不够用,先跟老刘拿……我明儿一早就去医院,你睡你的……Good Night.(晚安) ”

“Good Night. ”

李天然进了他西室睡房,洗洗弄弄,脱衣上床,可是半天也睡不着。他下了床,套上长裤和球鞋,也没开灯,光着膀子,轻轻摸黑出了正屋,下了院子。

他站在那儿,运了几口气,摆了架势,把师父从他刚会跑就开始教他的六六三十六路太行拳,从头到尾打了一遍。

这才觉得身体舒散了,心情平静了。

这才又轻轻摸黑上床,也很快就睡着了。◇(节录完)

——节录自《侠隐》/新经典文化出版公司

责任编辑:李昀

点阅【小说:侠隐】系列文章。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我的养生,没什么特别,更谈不上有什么养生之道和保健的理论,只不过是东鳞西爪从报上,电视上,亲友们的经验介绍中,吸取适合自己的一条养生之路跟 著这条路不断走下去,有时不通,及时换另一条路,有时感到这条路难走,也会放弃而舍难求易,一切听其自然。我愿介绍我的养生之路与同学们探讨。
  • 柏利安大喊,同时三步并作两步往舱里去。一盏昏暗的灯左摇右晃,微光中看得出里头约有十几个孩子因为害怕而紧缩在沙发或小床上。
  • “做什么梦?”朱锦应酬了一句,知道自己不是唯一一个一翻书就犯困的人,她心里稍稍安定了些。
  • 野生猕猴桃的蔓藤延著这棵高大的老榆树往上一直爬到树梢,乍看之下好像树上长满了密密麻麻的果实,王东平大略估计了一下,在这片荒僻山谷中生长的野生猕猴桃,应该足够应付两兄弟这学期学费和学校的其它费用了。
  • 史传猷眨动一下眼随即垂下。心想:这场行动的设计者如此胆大心细。一把钥匙遮人耳目而另一把却稳稳地藏在他的脚下。
  • 其实起奏的瞬间,便晓得这孩子是否琴艺精湛、才华闪耀,所以有些评审会自豪地说,自己具有瞬间辨识英才的能耐。的确有些孩子才能过人,但也有些虽然没那么耀眼,不过只要稍微听一下,便知道实力不差。评审时打瞌睡固然是既失礼又残酷的事,可是如果连肯耐著性子听的评审都竖白旗的话,要想成为万人迷的专业钢琴家,无疑是天方夜谭。
  • 他们希望找到什么?显而易见。我的意思是,没有其它可能,他们要找的一定跟那份报纸有关。他们又不笨,肯定以为我会把我们在报社编辑室的所有工作重点记录下来,所以如果我知道布拉葛多丘的事,应该会记在某个地方。
  • 一周前,土石流侵袭贫民窟,把死者冲入水泥防洪渠道,这渠道将卡拉卡斯一分为二,堪堪能将瓜伊雷河的河水容纳在其水道内。现在河道内涨满十二月的脏水,以及原本充塞山丘和市中心之间街道上的一切,已到即将溢出的地步。边上驶过的汽车,总是又将泥水溅入,为汩汩急流添加一种奇怪的声响,像是上帝的手撕纸时发出的声响。
  • “你瞧,多神气呀!穆勒太太,坐的可是汽车呀!当然哪,也只有像他那样的体面人士才坐得起。可他没料到,坐个汽车兜兜风,就呜呼哀哉命归黄泉了。而且还是在塞拉耶佛!这不是波士尼亚的首都吗?我猜大概就是土耳其人干的了。我们本来就不该把他们的波士尼亚和黑塞哥维那抢过来。你看看,穆勒太太,结果那位大公果然就上了天堂!他大概受了好久的苦才死去的吧?”
  • 生活中有乔,就像在两个极端之间摆荡,开心和难过,行动和思索,不可预期和可预期,天真和天才,秩序和失序。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