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ept.kan.center

三国时期贤母 钟繇夫人张昌蒲

作者:杜若

三国时期,有一位贤惠的母亲,是“楷书鼻祖”钟繇夫人张昌蒲(公元199年─257年)。张昌蒲为人端正,遵循礼义,注重修身养德,哪怕对位卑的仆役,也都很讲信用,钟家上下都很尊敬她。

钟繇(公元151年─230年)的另一夫人孙氏,出身贵戚,在钟家后庭居于正位,管理钟家内务。孙氏善于论辞,说起话来滔滔不绝。但其心地不善,嫉贤妒能,常常信口雌黄诋毁他人,凡是自己犯下的过错,只要她辩解一番,就能掩盖过去。

孙氏嫉妒张昌蒲的贤明,想诋毁她,但始终都没有办法伤害到张昌蒲。张昌蒲怀孕时,孙氏越发妒嫉,居然动起恶念,她趁人不备,在张昌蒲的饭菜中下毒。张昌蒲吃了一口,觉得不对劲,就把食物吐了出来,但还是受到毒药的影响,一连头晕目眩了好几天。

张昌蒲遵循礼义,注重修身养德,哪怕对位卑的仆役,也都很讲信用,钟家上下都很尊敬她。图为清代康涛作品。(公有领域)

张昌蒲的仆人劝她,最好将此事告诉钟繇,但她只是低调地处理此事。张昌蒲说:“自古以来,正室和侧室互相伤害,会破家害国,古今都引以为戒。假如我对夫君说了此事,但他不肯相信我,谁又能为我证明此事呢?况且孙氏会认为,我一定会将此事先告诉夫君,既然事情由她引起,就由她去说吧,这样或许好一些。”于是张昌蒲称病不出。

果然不出所料,孙氏以为张昌蒲已经将此事告诉钟繇,就对钟繇说:“我想使张氏生一个男孩,所以暗自给她下了一些生男的补药。现在,她反说我用毒药去害她。”

钟繇听后很吃惊,他独自思量著:“得到生男之药是好事,但如果把药偷偷地放在人吃的食物里面,这不是人之常情。”于是钟繇把仆人叫来,询问了一番。钟繇获悉实情后,就把孙氏休了,逐出家门。魏文帝曾下诏,令钟繇收回休书,迎接孙氏回家,钟繇誓死不从。

钟繇曾问张昌蒲,为什么被人毒害,却忍隐不说?张昌蒲表示,一家人互相伤害,会破家害国。钟繇听罢,十分敬佩张昌蒲的贤德。张昌蒲生下钟会(公元225年─264年)后,更加受钟繇敬爱。

钟会出生后,张昌蒲越来越受到宠爱。清 任颐《弄璋图》。(公有领域)

张昌蒲懂诗书,钟会4岁时,就教导他读《孝经》;7岁时读《论语》;8至14岁时,早慧的钟会就已读遍《诗经》、《尚书》、《易经》等著作。在母亲的教育下,钟会从小穿着简朴,亲自管理家事,懂得节俭,成人为官后,凡是得到的赏赐,他都还给公家。

钟会担任尚书郎时,大将军曹爽(?─公元249年)专权,每天纵酒享乐。一天宴会结束后,钟会的兄长钟毓(公元210年─263年)回到家,讲起此事。张昌蒲认为曹爽酗酒纵乐,不是长守富贵的办法。

钟会,字士季,颍川郡长社县(今中国河南省长葛东部)人,三国时期曹魏大臣,官至司徒。曹魏太傅钟繇的小儿子。(公有领域)

两年之后,司马氏父子和曹爽争权,发动高平陵之变,当时钟会也参与其中。众人都为此担心,张昌蒲却是神情自若。

中书令刘放、侍郎卫瓘、夏侯和等人,平日都和钟会有交往,看张昌蒲如此镇定,不免好奇地问她,钟会陷入危难,她为什么就不担忧呢?

张昌蒲平静地说:“曹爽大将军生活奢侈,没有节制,我常常为其忧心不已;太傅(司马懿)(公元179年─251年)发动政变并不是要危害国家,而是针对大将军。何况我的儿子就在帝王身边,有什么可担心的呢?听说司马懿他们这次出兵,并没有大军重器,想必一定不会久战。”

战事情况发展,果然如张昌蒲所言,时人纷纷称赞张昌蒲的贤明。后来钟会也得到司马师、司马昭兄弟二人的重用。@*#

司马懿题跋立像。(公有领域)

事据《三国志.钟会传》卷二十八

责任编辑:李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