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ept.kan.center

东北失业女工自述 五万块彻底“卖”了自己

人气: 16915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8年06月14日讯】6月14日,澎湃新闻发表特约撰稿《东北国营厂下岗职工自述:几万块啊,就把自己给彻底“卖”了》。作者叫刘心惠,东北一家重型机械制造厂工人。失业18年后才拿到仅五万元人民币的“买断金”。文章中刘心惠讲述了自己及和她同命运的姐妹的悲惨故事。

刘心惠是黑龙江齐齐哈尔人。1998年3月1日失业,2016年8月才拿到“买断金”(五万块),签了字摁了手印。该厂失业的工人最多的工龄有四十几年,最少的也有十几年。饭碗就这样没有了。

刘心惠表示,初下岗时找工作比上天还难,女工多数又没有什么技能,好不容易找到一份工作,也基本上是体力活,工资只有二百块钱左右,什么待遇也没有。家里上有老下有小,钱对于他们太重要了。

“到手的钱我一分也没敢花,都存到了银行。五万块对于我来说也算是巨款了,留着交养老保险,或者以备遇到什么重要的事情。”“自从下岗以后我们似乎陷入了一种集体焦虑,没有安全感。”

刘心惠的一位姐妹失业后,这些年她有工作就做,先后在超市打工,还做过送货员,像个男人一样搬运货物。

她最后一份工作是在街上烤串,熬到半夜,时常有醉酒的人耍酒疯,自己要机灵著点小心防范。一站好多个小时,腿都肿了。等没有客人的时候才可以回家,一个人拖着疲惫的身体,走在无人的街道,总是疑心后面有个人跟着自己,掉一片树叶都会吓出一身冷汗。

久了身体累垮了。急性胰腺炎,转到省城哈尔滨医院重症室抢救,当时连话都说不出来了,陷入昏迷状态,极度的危险。现在什么也不能做了。过了年住了两次院,没有好转就出院了,没有钱了。

刘心惠的另一位姐妹也把钱存银行了,留着将来给儿子买房子付首付。她现在还在打工,月工资八百,是正式员工的一个零头。早上七点半上班,下午四点半下班,中午不能回家,周六值班,节假日也要值班,没有值班费。没有保险,她一年交最低养老保险六千多,挣的钱差不多只够交保险,而且保险费还在每年递增。她的丈夫现在也去了外地,因为在工作中被意外砸伤,身体不能再吃力,只好去外地,寻找机会。

刘心惠后来去了外地,到了东营,给亲戚打工。在外打工的生活很不易……后来父亲重病,她又回到东北。到家的当夜,父亲就去世了。母亲受到了很大的打击,经常又哭又闹的,不久得了脑梗,瘫痪不能自理。

刘心惠妈妈同事的小女儿失业后做了“小姐”,令所有认识她的人很震惊。家人感觉抬不起头来。她的父亲抄起棍子没头没脸地打,甚至把她关在家中,拿绳子捆起来,想过最坏的打算,养她一辈子。但是父母最终还是会老去的,她的儿子还小,丈夫失业以后开出租车,后来得了糖尿病,一只眼睛瞎了,经常发脾气打人。喝醉酒半夜把人打出门去是常态,日子没办法过下去了……

大陆90年代末“下岗潮”泛滥,“下岗潮”席卷东北,东北有千万工人失业。究其原因,是中共前党魁江泽民亲自主导的所谓国企改革。此后的国有企业,一路膨胀成为垄断企业,成为江泽民集团和腐败分子掠夺百姓和敛财的国家机器。#

责任编辑:方明

评论
2018-06-14 9:11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