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ept.kan.center

施建祥遭追逃 涉“上海帮”多名高层

在大陆演艺圈逃税黑幕曝光之际,快鹿集团前董事长施建祥出现在中共官方公布的外逃人员名单中。(网页截图)

人气: 16741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8年06月13日讯】(大纪元记者古清儿综合报导)在大陆演艺圈逃税黑幕曝光之际,快鹿集团前董事长施建祥出现在中共官方公布的外逃人员名单中。在上海发迹的施建祥,被指与“上海帮”的关系盘根错节,且与“上海帮”的高层关系密切。

快鹿集团施建祥遭追逃

6月6日晚,当局公布了50名涉职务犯罪和经济犯罪的外逃人员的线索。施建祥也名列其中。

施建祥曾活跃在资本圈和娱乐圈。其有包括国际著名电影制片人、中国著名电影投资人、中国电影基金会副会长、上海戏剧学院荣誉教授、《叶问3》总制片人、《大轰炸》总制片人、《敢死队4》中方总制片人等在内的几十个头衔。

2016年3月,由施建祥一手投资的电影《叶问3》,因为制作发行方涉嫌票房大量造假,4天“创造”了4亿人民币的票房收入。该片涉及3200万元票房造假的丑闻。在《叶问3》刚上映不到一周,施于当年3月7日逃到美国。

《时代周报》曾引述快鹿集团一不愿具名的内部员工的消息说,快鹿集团最终目的是为了将票房净收入“装入”上市公司,票房越高,越是能带动上市公司股价攀升,其实就是用票房换股价。

随着丑闻爆发,当年3月底,快鹿集团旗下的理财平台金鹿财行也爆发兑付危机。据报,整个快鹿事件留下了150亿资金黑洞,波及投资人超过10万。

知情人:“上海帮”给施建祥回报

施建祥出身于上海,早年创业开过印刷厂,而后拿到美国西方石油公司的华东区代理权获得第一桶金;1999年借收购濒临破产的国有企业“快鹿电缆”一跃而起。

据《现代工商》报导,施建祥受上海市长宁区政府委托,以10亿元并购了1953年创立的上海快鹿电线电缆有限公司,成立上海快鹿投资集团。

2014年,施建祥先后成立10余家快鹿系P2P公司,同时控制神开股份和十方控股等多家上市公司。据报,整个快鹿系拥有近万名员工。

知情人士指,此前因上海社保案被免职的上海长宁区区长陈超贤,与施建祥关系密切。

大纪元获得的消息说,陈超贤和施建祥都是陈良宇的马仔。知情人士透露,陈超贤和施建祥都善于揣摩高层的意图,一度为陈良宇鞍前马后做了不少事情。也正因此,上海长宁东虹桥小额贷款股份有限公司就是“上海帮”后来专门批给施建祥的回报,当时长宁区政府其它类似公司一个都不批。

2009年东虹桥小额贷款成立,注册资本5亿元,上海快鹿投资集团持股比例为30%,为第一大股东。2012年,东虹桥融资担保有限公司(下称“东虹桥担保”)成立,第一大股东为上海快鹿投资集团,持股比例39%。同年,东虹桥金融控股、东虹桥资产管理成立,两者为母子公司关系,而后分别更名为上海中海投金融控股、上海中海投资管理。股东为自然人李淼、周萌萌等人,但是在工商变更正中,出现沈燕的身影,有资料显示她是施建祥的情妇。外界也质疑中海投资控股为上海快鹿系旗下产业。

施建祥与“上海帮”的关系盘根错节

去年5月陆媒报导,快鹿集团和“东虹桥担保”均因涉嫌集资诈骗,已被上海市公安局长宁分局经侦支队立案。“东虹桥担保”的董事长、法人代表是黄家骝。

有传闻称,施建祥案涉郭广昌的复星集团旗下的上海复行信息产业发展有限公司(下称复兴信息)。据称,复兴信息是“东虹桥担保”股东之一,郭广昌持有复行信息64.45%的股份。

黄家骝与郭广昌的上海豫园商城房地产发展有限公司各投入50%股份成立洛阳上豫物业管理有限公司;黄家骝与豫园房产各50%股份持有洛阳联华兴宇置业有限公司。

此前多方报导指,郭广昌与“上海帮”的关系密切。

这些传闻在大陆网络热传,至今也没有被删除。

传闻指,郭广昌通过豫园房产给时任上海友谊集团总经理、上海联华超市董事长王宗南操控的上海联华兴宇赠送洛阳联华兴宇50%股份,再有黄家骝将上海联华兴宇持有的洛阳联华兴宇50%股份换成真金白银给王宗南的白手套虞素慷,利益输送完成。

目前,王宗南因挪用公款、受贿罪被判刑。王的判决书已指明复星集团向王宗南行贿换取利益。而王宗南与上海政商界的关系千丝万缕,与中共前党魁江泽民父子关系密切。

施建祥逃跑后,多家陆媒认为,上海长宁区政府在快鹿事件中存在着监管失职的嫌疑。

从施建祥仕途中,可以看出他发家于上海长宁区。知情人更表示,施建祥与前长宁区长陈超贤的密切关系,在快鹿集团内部几乎人人知道。

据财新网报导,上海市长宁区作为东虹桥担保公司牌照的审批机构,直到危机爆发后的7月11日才宣布,该公司经营许可证于6月20日到期,上海市金融办没有批准再续。同时,上海市金融办取消东虹桥小额贷款股份有限公司试点资格。此前,这两家公司涉嫌的虚假出资、超额放杠杆、自融自担保等问题,从未得到监管部门追究。

据海外博闻社报导,施建祥案背后与上海市官场密切相关。其中包括前上海市委副书记、人大主任龚学平及华人文化产业基金(CMC)董事长黎瑞刚等。施建祥被指与这些官员或有不当经济来往,中纪委已介入调查。

早在2015年12月11日郭广昌被调查时。港媒曾报导,中纪委调查前上海人大主任龚学平而将其牵出。之前也有龚学平被查的传闻。

龚学平是江派人马,曾长期在上海宣传部门任职。龚学平因积极跟随江泽民迫害法轮功而被提拔。据报,龚学平经济问题多、淫乱好色,有“流氓书记”之称,在上海民间口碑很差。

施建祥再被爆料牵出

近期,前央视主持人崔永元爆料“阴阳合同”,艺人逃漏税、洗黑钱消息传得沸沸扬扬,其中又牵出了施建祥。

据火星试验室报导,崔永元此前透露获取天价片酬的“一个团伙”,是电影《大轰炸》的总制片人、快鹿投资集团董事局主席施建祥、在电影中出演并担任电影宣发的杨子等人。

大陆财新网报导,5月29日,崔永元不点名披露演艺界存在“阴阳合同”偷税漏税问题。6月4日,崔永元再爆料称,有明星夫妇签订7.5亿元“阴阳合同”,次日他确认该明星夫妇是指巨力影视传媒有限公司董事长杨子夫妇。

知情者称,施建祥涉足影视投资,电影宣发工作全权交给杨子负责,崔永元由于做口述历史,曾被邀请担任施建祥投资制作的电影《大轰炸》的顾问之一。

报导表示,因为崔永元的炮轰影视行业“潜规则”而将施建祥这位消失已久的众筹金融圈大亨重新拉回舞台中央,同样可能会曝光的,还有通过阴阳合同偷漏税甚至更为严重的洗钱问题。

陆媒“菜鸟理财”的文章称,施建祥打着为电影融资的幌子。施建祥左手P2P右手电影,钱有没有真的进电影投资不知道,反正投资人的钱不见了。

文章还称,通过P2P方式融资的钱,名义上确实投向了电影项目。但实际上,这些钱只是以某些并不存在的名义比如聘请监制锁定档期等名义洗了一遍,最后洗白的钱不知道去哪了。如果真是如此,恐怕崔永元撕开的不仅仅是娱乐圈偷税漏税的潜规则,更是撕开了“非法集资+洗钱”的惊天黑幕。

海外的报导引述知情者称,施建祥在纽约、洛杉矶、旧金山都有豪宅,而他利用文化投资的名义,实际带有洗钱的目的。

施建祥私生活糜烂

而施建祥在出逃后,其私生活糜烂的丑闻也被曝光。

据搜狐财经2016年7月12日发表题为“曝施建祥和他身边的女人们:内宫相斗不亚于甄嬛传”的文章。文章引述施身边人的可靠消息,兑付危机爆发之后,因为担心政府立案,施拿着香港身份证以及第三国护照第一时间出逃美加,在海外过着奢侈糜烂的生活,并录视频利舆论拖延时间转移资金。

施建祥在出逃后,其私生活糜烂的丑闻也被曝光。(网络截图)

据施建祥身边人爆料,“施认为自己是现代皇帝”,生活奢靡腐败,身边共有4个情人10年来为其陆续生了10个私生子,并还有为他端茶倒水按摩的小妹,只要在身边服侍,都鸡犬升天购置豪宅,跑车。

爆料描述,四个女人各自在施身边扮演着不同的角色,内宫相斗的戏一点不亚于甄嬛,而她们唯一的共性就是在快鹿集团鼎盛及危机来临时,照样购置数亿的巨额房产及过着极度奢侈的生活,她们之间错综复杂的关系。

该文章称,女一号是快鹿集团副总裁沈X(与施育有一儿一女),她曾任东虹桥担保公司以及长宁东虹桥小贷公司法人,并同时负责快鹿企业政府关系,与多名政府高管私交甚好,经常陪同施建祥出入公开场合,帮助施打点各种人脉。

女二号是侯X(与施育有两儿),主要帮施建祥运作香港境外资金往来以及替施维护香港明星关系。据快鹿消息人士透露,侯茜是唯一一个能调动快鹿集团资金出境,几年经手超过几十亿现金。

女三号是上海东虹桥小额贷款总经理及快鹿集团总裁张X(与施育有一儿)。

施建祥在出逃后,其私生活糜烂的丑闻也被曝光。(网络截图)

据内部人士透露,施建祥长期包租于两栋虹桥迎宾馆别墅,还掷2千万装修西郊别墅。在快鹿鼎盛时期,施夜夜笙歌,经常请所有高管、明星在别墅聚会,并放下豪言旗下融资平台每日进账上亿,花出去的钱才是钱。

去年5月24日,一名快鹿债权人在美国白宫请愿网站发帖称,希望美国政府能够协助抓捕施建祥并将其引渡回国。#

责任编辑:林锐

评论
2018-06-14 2:4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