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ept.kan.center

重庆一社保局长勾结医院套取医保金被判刑

人气: 2893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8年06月10日讯】在中国大陆,一些医院长年依靠医保报销金生存,而社保官员则与这些医院勾结,套取高额医保资金。

据中共纪检监察报6月9日披露,重庆铜梁区社会保险局原局长,利用职务之便收受他人钱财并为其谋取利益,被“双开”,并以受贿罪被判刑,处罚金30万元(人民币,下同)。

公开资料显示,现年54岁的刘天庚是重庆铜梁人,自参加工作起就在医卫系统工作,曾经做过7年的铜梁县巴川中心卫生院副院长;2007年7月起开始从事医疗保险业务,2011年2月起,任重庆市铜梁县(区)医疗保险管理局局长;2015年7月起,任重庆市铜梁区人力资源与社会保障局党组成员、社会保险局局长。2017年3月被审查。

刘天庚落马前,长期负责管理医疗保险等方面业务,手握医疗报销额度划分、医疗报销审核以及日常监管等大权。刘天庚与医院勾结,帮助多家医院套取医保资金。一次又一次为这些医院在提高医保报销额度、通过监管审批方面“通关”“铺路”。

据介绍,医保资金被一些医院视为“摇钱树”。一些医疗机构并不是单纯办医为目的,而是以最大限度套取医保资金的方式,实现短平快盈利。比如,一民营医院2015年的营业总额是604万元,其中医保报销金为321万元,占总营业额的53.1%,是医院收入的最主要来源。

为了套取医保报销金,一些医院采取虚报就诊人数、住院天数等方式。在刘天庚的权力“庇护”下,医保资金被肆无忌惮地过度透支,流向他们的口袋。

早在2016年10月,刘天庚就被匿名举报,称其利用职务便利,向管辖范围内的医院、诊所、药店索取财物。

为与刘天庚拉近关系,一些医院抓住逢年过节、婚丧事宜等各个节点送礼。某医院在2013年至2016年,向他送去现金数万元,其中新年、中秋节先后共8次送去节日“礼金”。

2016年5月22日,刘天庚的儿子儿媳在上海举办婚礼回门宴,铜梁区某民营医院负责人吴某某从1000多公里以外的铜梁,直奔上海,在酒店送给刘天庚一个装有6万元的纸袋。

刘天庚基本来者不拒。从日常酒桌吃喝到收受礼金,2013年至2017年,刘天庚先后收受多家医院所送现金15.3万元,以及高档酒、水果等礼品。

某民营医院负责人李某某坦言,给刘天庚送钱,这些都是有进有出的“买卖”。收了钱的刘天庚,除了在各种审批中“放水”,在日常监管中也“网开一面”。

大陆民法学家梁慧星曾披露,近年来,不少大中城市流行一种以套取、诈骗医保资金为目的所谓“疗养计划”。疗养者持身份证和医保卡(还可借用他人医保卡)与家人、亲戚、朋友一道报名,入院疗养15天,尽情享受休闲娱乐。而出院时,疗养者必须在院方精心编造的一张大金额住院单据上签名。

梁慧星指出,一些医院,如兵器疗养院,根本没有治疗疾病的条件;糖尿病专科医院和结核病医院,并不具备治疗普通疾病的条件。却能够获得医保管理机构批准、被授予医保医院资格,说明省市医保管理部门与这些机构是串通的。

中共体制下,社保系统“内外勾结”式腐败频现。医保资金都由地方社保局管理,又没有独立于行政机构之外的第三方监管。有的参保人员伪造资料,社保工作人员违规审批;还有的社保人员泄露社保管理系统账户、密码,篡改系统内数据和资料等行为,贪污挪用或骗取套取社保基金。

2013年,中共深圳社保局被曝14年里挪用17.65亿社保基金投资。此前,“上海社保基金案”涉及挪用资金高达339亿元。

经济学家吴敬琏指出,现收现付制的社会保障体系的缺陷,使行政主管机关拥有对社会保障基金的收缴、保管和发放全权处理的权力。这种既不向受益人报告、也不受他们约束的基金管理体制,正是不法分子、腐败分子得以贪污挪用受益人“保命钱”的体制上的原因。

责任编辑:李新安

评论
2018-06-10 9:39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