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ept.kan.center

洛杉矶纪念六四 颁言论自由奖

5月26日,洛杉矶视觉艺术协会举行六四29周年纪念会并颁发“捍卫言论自由”奖。图为与会者声援被中共关押1000多天的维权律师王全璋。王全璋“被失踪”超过1000天,家人至今不知他被关在哪。(徐绣惠/大纪元)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8年06月01日讯】(大纪元记者徐绣惠美国洛杉矶报导)六•四,这个沈痛的日子,已经过去29年。虽然有人选择“遗忘”,但也有很多人选择“铭记”。洛杉矶视觉艺术家协会会长刘雅雅就是那些选择“铭记”的人之一。 该协会每年都举行六四纪念,并颁发“捍卫言论自由奖”。

视觉艺术家协会今年的自由奖由作家、民运人士张林,大陆维权律师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和藏人当知项欠(Dhondup Wangchen)三人获得。

2013年自由奖的两位获得者,中国民主党创建人之一的朱虞夫和太湖环保人士吴立红当时未能亲自领奖。今年的纪念会上他们各自的女儿替父领奖。

他们每人都有一个令人悲哀而敬佩的故事。

张林多次被关监狱 女儿受牵连

张林长期从事中国民主运动。因参与六四,被判刑两年。出狱后他仍然坚持民主事业,也因此不断被劳教或被关入监狱。入狱、出狱,再入狱,成了他悲怆的“家常便饭”。期间他的小女儿也受牵连,一度不能上学。2013年,他的小女儿得到妇权无疆界的营救,到了美国。

当知项欠拍真相片被抓

因拍摄西藏人真实的生活情形而被中共抓捕的藏人当知项欠(Dhondup Wangchen)说,藏民受到高度监控,无论是要去拉萨朝拜或到其它地区都需要获得许可,西藏人完全没有人身自由可言。他说,“中共荒唐虚假的宣传激发我们要揭开事实的真相,《不再恐惧》讲述的是西藏人民真正的愿望。”

“王全璋你还活着吗?”

李文足的丈夫王全璋律师因曾替法轮功学员做无罪辩护和涉及多项所谓的“敏感”案件而遭中共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名逮捕,是2015年7月“被失踪”的一批维权律师之一(“709”律师案)。

至今超过1050天,王全璋的家属和代理律师一直不被允许与他会面,外界无法知道其生死。李文足为了营救丈夫,四处奔走。但她也被监控,多次被警察非法抓进派出所。连其年幼的儿子缴了学费后,也遭学校拒收上学。

李文足不能亲自到美国领奖,由同样是“709案律师”亲属的金变玲代领。金变玲的丈夫江天勇律师目前仍被中共关押。日前传出他严重失忆,金变玲担心他在关押期间被强制“吃药”造成。

当天与会者举著““王全璋你还活着吗?”的牌子,声援王全璋律师。

朱虞夫因六四短诗坐牢

中国民主党创建人之一的朱虞夫的女儿朱利与“六四”同龄。这次她代父亲领奖。

朱利说,父亲为了传播自由民主理念,坐牢时间累积达十六年。他最后一次入狱是因为发表了一首短诗《是时候了》:

“是时候了,中国人!是时候了。广场是大家的,脚是自己的。是时候用脚去广场做出选择……”

这首小诗在网络上引起热议,朱虞夫也因此坐牢。

朱利说,今年3月父亲出狱后,仍遭严格监控,而且身体状况非常差。

她说,母亲替父亲曾缴纳了近16年的养老保险金,原应60岁即可领取,但今年已满65周岁的父亲却因“是罪犯”,不但没有保险福利,过去缴纳的所有经费也都一笔勾销,几次申诉毫无结果。

太湖卫士仍遭监控

因关注太湖污染于2005年获得“中国十大民间环保杰出人物”称号、被民众称为“太湖卫士”的吴立红,2007年遭中共捏造罪名判刑3年,出狱后仍被严密监控,多年来申办护照,但始终不被中共批准。

吴立红女儿吴韵蕾替父领奖。她说,一直以来父亲就只有一个愿望:治理太湖,还一片青山绿水给当地老百姓。这为什么会受到迫害?!

责任编辑:杨婕

评论
2018-06-01 3:1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