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ept.kan.center

吴惠林:有“德”才能走向民主化金融创新之路

人气: 494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8年05月28日讯】由于金融泡沫、金融风暴一再上演,“宽松货币”政策几乎已成戒不掉的毒瘾,“印钞救市”一幕接一幕,而衍生性金融的剧毒,让我对金融产业和金融创新抱持极负面看法,也认同2008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克鲁曼(P. Krugman)“返还无趣、传统的金融体系”之呼吁,并对高唱入云的FinTec高度怀疑。但去年7月13日应邀来台作专题演讲的2013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之一席勒(Robert J. Shiller),在2012年出版的Finance and the Good Society(金融与美好社会)这本书中,却有不同看法。

席勒也认知“当前严重的金融危机让大家不只看到金融体系各个部分的问题,也看到整个金融泡沫主义的问题,而民众也强烈排斥金融资本主义的价值观。”但在这些不愉快的经验下,席勒却选择积极前进的路,自问:“金融在美好社会中扮演什么样的角色?做为一门科学、一种行业和一种经济创新的来源,金融如何帮助人们推动美好社会的目标?金融如何能够促进自由、繁荣、平等和经济安全?我们如何能够使金融民主化,使它进一步造福全人类?”

在思索过有关的批评后,席勒认为:必须采取的变革应该要扩大范围,而不是着眼于限制金融资本主义的创新能力。如果一味谴责金融资本主义是“不负责任的体系”,我们将无所进展。但如果我们扩充、修正和重新调整金融体制,就有可能让工业化国家和开发中国家都拥有繁荣和自由的社会。

席勒表示,要让社会继续前进,最好的方式并非限制金融创新,而是开放创新。他在该书中描述目前正在发展的金融创新,同时也提出更新的创新构想,证明拥有创意和善意的人们,仍然可以进一步改进社会,促成金融体系民主化。

不过,他也强调,金融危机提醒了我们,金融创新必须朝扮演社会资产管理人的方向进行。此外,金融创新的最佳方式是,建立、遵守金融业里各种专业人士(执行长、交易员、会计师、投资银行家、律师和慈善家)从业的最佳实务,借此将“优良的道德”融入华尔街文化。

席勒指出:“金融的民主化与人性化密切相关。金融离不开人性,我们对人类心理的了解愈透彻,金融会将这种知识纳入体系、模式和预测中。”他也强调:“完善的金融资本主义能为权力斗争建立安全的竞技场,而不致引发暴乱。想获得这样的体系,需要适当的创新,将金融变得更人性化,并且考量到从行为经济学和神经经济学中得到的更多知识。”席勒表示:“金融机构的进展比软硬体发展更重要。金融体系本身是一个资讯处理系统,是建立在人力基础而非电子元件基础上的系统,而且人工智慧领域要取代人类智慧还言之过早。”

对于金融、金融商品和金融制度,有克鲁曼“返本归真”回到无趣传统的保守路,有席勒继续创新并做机制设计的积极前进之民主路。无论哪一条路,“伦理道德”都是“行为人”必备的条件,尤其创新之路更是如此!否则美好社会非但不可能来到,悲惨社会将在前面等着呢!所以,我们还是期盼席勒真能成功的将优良道德融入华尔街文化中。#

责任编辑:南风

评论
2018-05-28 10:5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