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ept.kan.center

听闻河南看守所发生事件 江泽民吓得直冒冷汗

人气: 350346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8年05月22日讯】中国河南南洋看守所发生的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让狱警目瞪口呆,层层上报后,据说吓得当时掌控中国政权的江泽民浑身冒冷汗。这是什么事情呢?快来看看吧!

自1992年法轮大法从中国长春开始传出后,全中国很快就有数以万计的人走入法轮大法的修炼。然而1999年,当时掌政的江泽民一意孤行,开始镇压法轮大法。不过,自从迫害法轮大法以来,江泽民强烈地预感到,自己似乎走上了一条不归之路,这使他日益恐惧,失去理智。2000年10月份,河南省南阳市看守所,十多名被非法抓捕的法轮功学员一进号里,10多个人的手铐同时脱落。当时惊得狱警和其他犯人目瞪口呆。据说,后来有人把这事上报给江泽民,江吓得直冒冷汗,不敢多想。

在镇压法轮功之初,江泽民和罗干进行过一次秘密谈话,江的要点是:

1. 对他们要狠点,特别是上访、发真相什么的,抓住就打……往死里打。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

2. 在这个问题上,只要能压制住,可以不择一切手段,不受任何(包括法律)约束,整死了人,不负责任。不信我(江泽民)就治不了他法轮功。

3. 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穷),肉体上消灭。

4. 一般不发红头文件,只密码电传或口头传达,不署名,一概说是“中央批示”!

1999年底,罗干已经按江泽民的指示将4名原法轮大法研究会成员重判有期徒刑。2000年,罗干又带着江的密令到各地口传指示,在全国转了一圈后才回到北京。

位于美国的“中国宗教迫害真相调查委员会”和“自由中国运动”公开了一份2000年5月中共的秘密文件,文件命令警方不须逮捕证可任意逮捕法轮功学员。这份由吉林省公安厅和高级法院传达的文件说:对法轮功“打击力度要增加,一旦发现,予以先行抓捕后补办手续。”

然而江泽民在《国内动态清样》中仍然频频看到更多的法轮功学员到北京上访,甚至还有不少从北美、欧洲、澳洲和东亚跨洋而来的上访者。2000年10月,发生了上万名法轮功学员走上天安门广场,打出“真善忍”或“法轮大法好”横幅,并有千人集体炼功的场面,虽然被警察通过殴打、抓捕、拘禁及时处理,还是引起江、罗的震动。

江泽民拥有全球最庞大的军警、特务,和宣传系统,却似乎奈何不了手无寸铁的法轮功学员们,这使他恼羞成怒。江知道政治局里那些不赞成镇压的人已经在看他的笑话了。

陷入镇压法轮功的死胡同,使江泽民的心中隐隐感到一种莫名的恐惧。这种恐惧并不是如直接受到攻击的那种恐惧,而是像手持利刃却陷入黑暗中,不知自己的对手在哪里,也不知道该向哪个方位出击。

自从1989年进京后,在一次次的权力争夺中,江泽民经常听曾庆红分析如何利用各类人的弱点来达到自己的目的。比如,想让刘华清就范,抓住他子女一折磨准灵;想让乔石下台的最好方法是和他制订君子协定,但自己不执行;薄一波是个希望把别人都踩下去,让自己的儿子爬上来的人,利用他整人效果最佳。江泽民知道只要抓住这些人的弱点,自己就可以掌握主动。至于江手下的人,更是容易摆布。有的爱财、有的贪色、有的喜权,江泽民都有办法摆平,让他们对自己表示效忠。

但是江泽民看不出这些法轮功学员到底怕什么,江对精神信仰的力量的理解仍然停留在中共阶级斗争的旧式思维中。他搞不明白,尽管已经使用了中共几十年整人手段提炼出的精髓来对付这些人,比如谋杀、酷刑、谎言、洗脑、监控、株连……,为什么他们依然不屈服,他不懂他们到底图什么。

不过有一点他知道,就是这些人很老实,奉行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原则。尽管镇压在逐步升级,面对种种的威胁、辱骂、折磨、监禁,成千上万的法轮功学员中,却从没有一个人还手报复或以任何方式诉诸于暴力,这让江觉得不可思议。其实江泽民反倒希望他们以暴力形式反抗,这样就可以马上命令军队出动,如“六四”一样迅速“平暴”。

可是从不还手的法轮功学员,有时却有如神助。2000年10月份,大批法轮功学员去天安门广场请愿,其中河南省南阳市有十多名法轮功学员被当地“610”警察遣送回看守所。那天十多名戴着手铐的学员一起被送进看守所,可是一进号里,十多个人的手铐同时脱落。如果是一个两个还可以说是偶然事件,十多个手铐突然同时脱落,那就难以用常理推测了。当时惊得狱警和其他犯人目瞪口呆,现场目击者见证奇事,也不敢难为法轮功学员了。后来有人把这事给报了上去,江泽民看了直冒冷汗,不敢多想。

由于镇压过于荒谬,“610”的日子也并不好过。一位原“610”警察在2005年逃亡到澳洲后这样描述自己当时的感受,“在610办公室,人和人之间总是半掩著嘴说话,声音尽量放小,一边讲眼睛还要一边四周的看,长期泡在这种气氛里,即使在公开场合,也习惯了这种讲话方式,好像永远怕别人听到、怕别人知道一样。鬼鬼祟祟,如同患了神经病。”“回到家中,失去了往日的微笑,取而代之的,是少言寡语,唉声叹气。即使在公安系统内部,‘610’也成了警察队伍‘不务正业’的代名词。‘610的警察是神经病,不干正经事(不干警察份内的事情)’,大伙儿私下里都这么说。”

此时江所能做的就是用权钱加紧收买,给各地“610”扩编制、升级别,再保证充足的经费。例如2000年10月,中共将天津市公安局第一处提格升为二级局(相当于副局级)──国内安全保卫局,就是将原政保处和“610”办公室工作合并起来,从而扩大了“610”办公室的编制,以加大打击法轮功的力度。在公安系统内,相当于处级单位的“610”办公室的权力比其他单位权力大。在省厅级公安部门内能称为办公室的单位,其职权范围是很大的,可以布置检查工作,并可对同级单位下发指令。但是可笑的是对内公开的人员招聘,应者无几,最后只好搞电脑硬性抽签指派。

然而中共的镇压机器像一台洗脑机,首先成为江镇压运动牺牲品的恰恰是这些可怜的镇压工具们。“610”新老成员每天都要自觉地学习江的镇压精神、看大量的对法轮功的诬陷材料,在灌输中不知不觉地被洗脑。

就这样当执法者的最后一丝善良本性被彻底摧毁后,这些人恶的一面就会极度地膨胀起来,这时就是江泽民的指示最能被彻底贯彻的时候了。然后就像一个训兽师奖励动物一样,江对他们再给以钱、权的奖赏。

江泽民规定“610”和劳教所警察的奖金、升迁、政绩等等个人利益要和被关押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的比率紧密联系。于是对于“610”和劳教所里的一些警察来说,江泽民的指令,各级官员层层施加的政治压力,再加上利益的诱惑,一下子就冲毁了他们做人的最基本的良知底线。这些警察在为所欲为、草菅人命的时候,经常用来搪塞自己良心的理由就是“这是上面的命令”。这些行恶的警察,实际上成了镇压开始后的第一批受害者。

整个国家就这样被江泽民拖入“人变兽,兽逞恶,恶伤人”的空前灾难,文革后稍许恢复的良知、道德、正义、公平等基本价值理念,在镇压法轮功的运动中再一次被彻底地摧毁了。法轮功学员对“真善忍”的坚持,在某种意义上可以说是为中国人守护着最后一条道德底线。

杀戮是江种种残酷迫害手段中令人发指的一种。法轮功信息中心统计显示,至2005年6月,通过各种渠道得以确认的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人数超过2500名,更有大量的不被外界所知的无名学员屈死于劳教所、洗脑班、拘留所等。#

责任编辑:任浩

评论
2018-05-22 11:44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