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ept.kan.center

谢田:美国之音中美贸易战的讨论

美国之音【焦点对话】探讨中美贸易战。图为节目视频截图。(美国之音)

美国之音【焦点对话】探讨中美贸易战。图为节目视频截图。(美国之音)

人气: 1083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8年05月22日讯】注:美国之音VOA卫视的【焦点对话】节目2018年5月4日讨论的话题之一,是中美贸易战。节目由宁馨主持,嘉宾包括南卡大学艾肯商学院教授谢田、普林斯顿社会学博士程晓农、纽约城市大学政治学教授夏明,和政治分析人士高新。本文是谢田教授回答的文字整理。

美国之音:美国财政部长努钦率高规格贸易代表团访华,谈判的两个焦点:一是中国能否应美国要求大幅度降低贸易逆差,二是中国是否会减少对于“中国制造2025”计划的政府投资。从最新报导看,双方并未达成突破性协议。美国官员启程前曾表示,如果无法达成协议,川普已做好对中国加征关税的准备。美国有没有决心兑现这个说法?中国官媒对会谈罕见的低调,背后原因是什么?

宁馨:谢田教授,您怎么看这次会谈?

谢田:这次会谈,没有产生任何公报、协议之类的正式文件。现在官方放出的风声,就是基本上没达成什么协议,或没有什么共识。我认为美方确实很有诚意,居然派出了这么庞大的代表团,五位政府高官都去了北京,但却没达成任何协议。这次会谈最多可以看成是双方在互相试探对方的底线,是个摸清底线的交锋。我想,美国官员肯定会把川普的观点、他真正的要求,明确无误的告诉了中国。中方大概也知道他们不能满足这些要求,所以中共在宣传上也刻意保持低调。第一次交锋,只是互相知道一下对方的底线而已。

宁馨:谢田教授,我们知道美国著名学者托马斯‧弗里德曼在《纽约时报》发表长篇评论,认为美国对中国的贸易战,是一场值得打的硬仗,因为美国必须迫使中国遵守贸易规则,否则为时已晚。他认为中国的做法是靠欺骗,或侵犯知识产权,来打垮其他国家。弗里德曼的看法现在是美国许多政、商界人士的共识。你觉得美国是不是整个国家已经准备好承受贸易战的代价了呢?

谢田:是的。上星期我刚在《新纪元》周刊发表文章,谈到为什么这次在对中国的贸易战中,美国朝野一面倒。可以看到,即使是对川普多有责难的左派媒体,这次也都站在川普一边。美国从国会两院、两党,到媒体、知识界,基本上持同样的立场。这是非常明确的。现在看来,如果谈判没达成任何协议,按美国原来的关税计划,应该是5月15日就开始实施,还有十天的时间。就是说,现在还不能看到中方最后的妥协是什么样的。但这次中国至少应该清楚的知道了美国的底线。说来说去,这实际上就是美国总统,或美国政府的政治意愿的问题,是他有没有足够强大、明晰的政治意愿,说到做到。川普显然与前几届总统都不一样,比如在叙利亚问题上,最明显的是在这次北韩核武问题上。金正恩为什么要放弃核武?这是前所未有的。背后的原因,就是川普利用他的军事力量也好,或斩首行动也好,其意志是非常明确的,清晰的表现出来了。他会做到,会说到做到。在对中国的贸易问题上,如果川普还继续保持他这种明确而坚定的风格,我想中方应该已经知道了美国的底线。5月15日如果双方达不成协议,贸易战就会大规模开始。

宁馨:谢田教授,有一个很关键的问题,就是中国自己在讲,从长期来看,中国的国家资本主义模式会超过美国,因为美国是用私营企业跟中国的国家之力来竞争。您从经济学的角度来跟我们分析一下,这种国家资本主义的模式,是不是真的比美国的私营企业更有竞争力呢,您的看法?

谢田:所谓中国的国家资本主义,实际上是国家社会主义,实际上是等于是纳粹主义的一种国家形态。这是中国一种混合的政治、经济模式。国家资本主义模式是否有效,这是个非常好的问题。中共以前一直奉行“举国体制”,“举国体制”在有些领域可能非常有效,比如乒乓球啊等国际比赛的项目。但这种体制在高科技,比如芯片产业中,就很难真正实现它的目的。我们知道中国已经投资了很多,几千亿、几万亿的投进去,但到现在中国还是生产不出来高端的半导体芯片。因为这涉及到创新、整个的产业链、知识产权的保护、市场竞争等一整套的机制,这是中国做不到的。

我回应一下刚才提到的问题,就是美国财政部长带队、华尔街占据财政部的问题。这次美国政府的高级团队,确实是财政部长努钦在带队。这是因为,美国对中国的贸易战中,其中一个很重要的诉求,就是要减少一千亿美元的逆差。当然,这只是3700亿美元逆差的一部分。这次美国政府代表团都是部长级的官员,这些官员的排名,比方按照美国总统如果突然去世、内阁成员接任总统的顺序看,财政部长应该是在国务卿和国防部长之后,应该是比较靠前的。这可能是为什么财政部长努钦是团队的领头人物。但实际上,团队中真正起主导作用的,是(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和(白宫贸易委员会主任)纳瓦罗。因为川普这次贸易战的真正理念、概念,和启动原则,都是根据莱特希泽和纳瓦罗的思路进行的。(宁馨:对,比较鹰派的人物。)

宁馨:美中长期对抗,是否已经成了一种定式?未来双方的博弈,会出现什么样的局面?请每位嘉宾用一分钟来点评一下。谢田先生,请您来做最后的结论。

谢田:刚才提到的中美两国的、双方对彼此的看法,中美都“同仇敌忾”、都准备要大打一仗。美国方面确实如此,我们看到美国左派、右派、政府、媒体、学界基本上都持一致态度。说中国也“同仇敌忾”,我倒是看不出来。因为首先中国的媒体,它不敢真正的发声。中美的贸易战,实际上对中国人民是有好处的,因为他们可以购买到更为廉价的美国产品,而不需要到美国来抢货、扫货,但贸易战对中共确是没有任何好处的。

弗里德曼把中美对抗上升到更高的层面,说它是一种争夺世界霸权、全球战略的对抗。实际上,我认为还可以把它提升到更高一个层面、角度去看待,这实际上是川普在全球范围内铲除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的战争。人们看到川普在对待北韩共产政权时,用军事手段;对越南共产政权,用经济收买手段;对中国(中共),他用贸易的手段。最后的结果,刚才我们也谈到了中国的国家资本主义制度,川普反击中共的国家资本主义制度,或国家社会主义制度,是要结束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政权对世界经济的危害! ◇

责任编辑:刘菁

本文转自582期【新纪元周刊】“商管智慧”栏目

想看到新纪元更多精彩文章吗?请访问新纪元周刊网站:

http://www.epochweekly.com/

评论
2018-05-23 11:2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