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ept.kan.center

陈渝:中共解体时爱国游子陈嘉远将魂归故里

2008年2月17日,陈嘉远教授法兰克福神韵演出的中场休息时接受新唐人电视台德文记者采访,他赞叹:“这才是真正的中国传统文化!” (Alexander Hamrle/NTD)

人气: 1687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8年05月20日讯】2018年,中国旧历正月,85岁的中国湖南人陈嘉远先生在德国法兰克福辞世。虽然他在德国生活了近60年,持有德国护照,家人也都在这里,但他始终说自己是一个漂泊在外的游子。

他终生眷恋的中华大地,乃是他童年和少年时代生活过的家园。记忆中老家后院的山坡上遍植树木花卉。当春天来临,桃花红李花白,樱花烂漫,他将落地的樱花撒在他书房的地上,粉红色的花瓣陪伴他博览群书,或静思默想,“思接万里,神飞八荒”。那一幅幅刻在记忆里的画面,令他无数次神往。

梦里他千百次回归故里,但最终没能叶落归根,而他临终前的期盼也成为他的遗憾。

自觉与中共格格不入 逃亡香港

陈嘉远原名陈心憬,湖南湘乡人,1932年生于南京。其父曾任职于南京中华民国政府税务官员。因抗战爆发,陈父举家迁回老家。陈嘉远在湘乡县立中学读初中、高中,学习成绩优秀。他高中当学生会主席时,用英文演讲,轰动全校。

他曾考取少年空军,不久日本投降,未能投笔从戎。

17岁读高中时,共军占领湖南。他自觉本性与中共格格不入,萌生逃离之心。当时他劝哥哥一起走。正值哥哥的新婚燕尔,加之嫂子的爷爷曾为清朝大臣,家境殷实,哥嫂日子舒心,哥哥并不太理解弟弟为何要离乡背井。为留住他,没有借给他路费。

但这并没有阻挡住陈嘉远的决心。他只带着姐姐给的一块银元,告别父母,毅然踏上了前往广州的火车。下车后他发现钱被偷了。因此逃离大陆去香港,只有冒死偷渡。他从深圳河潜游,泅渡到了香港。以“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勇气偷渡成功,可谓“福大、命大、造化大”。

彼时,他的本意是从香港到台湾的中华民国去读军校,可是那时的台湾戒备森严,根本进不去。他只好留在香港靠打工维持生计和读书。

有时实在饥饿难忍,陈嘉远厚著脸皮去求人家:“老辈,不好意思,小侄想来叨扰一顿饭。”对方道:“哎呀,陈先生,抱歉,你早来一步就好了,我们刚刚才吃过了。”人情冷漠,生活艰辛,孤立无援,这都没有摧毁他的意志。

为学有所成,日后报效祖国,当年这位“负气狷傲的少年都咬牙忍受”了,直到完成了香港中文大学的学业。

向神祷告 留学德国

毕业后,陈嘉远申请到去德国留学深造的机会,却苦于没有路费,不能成行。他向神祷告,果然奇迹发生。他认识的一个英国外交官慷慨解囊,送他路费,并不要他归还。几年后他专程去英国加倍奉还这笔钱,“受人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也。

1959年秋,他来到德国,在法兰克福歌德大学读经济学专业。在德国上大学期间,中国京剧团来法兰克福老歌剧院演出。他和女友等同学去剧院向观众散发揭露中共罪行的真相传单。他现场演讲,痛陈中共毁灭中华,令我泱泱大国“田园已残破,国运濒危亡”,民不聊生,饿殍遍野,谎言欺骗,暴力虐杀,道德沦丧,他善良的父母都被迫害惨死……他慷慨陈词,正气凛然。这一义举被当地媒体公开报导,成为美谈。

大陆家人惨遭迫害

正如陈嘉远所感知的那样,他离家出走后的大陆,中共不间断地发动整人运动,令无数无辜中国人死于非命,他的父母就在其中。

陈父参加过孙中山领导的辛亥革命,推翻满清建立中华民国后,在南京政府做官。回乡后买了一些田地,土改时被定为地主份子。在湘乡,陈父是远近闻名的开明绅士,对帮佣的农民视为家人厚待,“长工短工养了一大批”。自己怎么成了压榨农民的剥削阶级?终因难以忍受百般侮辱折磨,跳水塘自尽了。

陈母则成了“地主婆”。那时,谁也不许养“地主婆”,包括子女。陈母无家可归,大女儿想收留母亲,但大女婿是右派,更没可能。最后老太太被活活饿死。

直到离别大陆四十年后,陈嘉远才得以回家探亲。父母双亲早已惨死,连尸骨都找不到了,但他还是坚持为父母修建了一座“衣冠塚”。

而没有和他同行的哥哥,还没过上几天好日子,“镇反”运动就开始了。他抗战期间曾参加国民党青年军在缅甸浴血奋战抗击日寇,只因为当过连长,就被打成“反革命”,关押到新疆劳改。当小学老师的嫂嫂带着孩子无家可归,白天教课,晚上将课桌拼起来当床,和孩子相依为命。

至于姐姐则带信儿给他“不要再汇钱了”。原来他早已被政府视为阶级敌人,大陆家属有这样的海外关系已经是被政府监控的对象了,如若和海外关系有经济往来,轻者是划不清政治界限,重者是里通外国。

在德国生活得越安逸,对祖国的忧虑越沉重

陈嘉远毕业后就职于法兰克福郝希斯特公司。同时,他的爱情也有了结果,他与一位美丽多情的德国姑娘结为伴侣。女儿、儿子相继出生,事业有成,家庭幸福的他似乎赢得了整个人生。

然而,他的心境,就像他的名字一样,总是在追求更美好更高远的目标。他定居的西德,正处于战后经济腾飞,民众安居乐业的昌盛时期。作为德意志公民,尽管他也是受益者,但这并未给他带来精神上的愉悦。水深火热中的祖国,与西方民主社会有着鲜明的对比,而且反差越来越大。他在这边越是丰衣足食,家庭幸福,大陆那边亲人的饥寒交迫,就越是揪扯他的心。他寝食难安。

他订阅了多种报刊,凡能搜寻到祖国的有限消息,他都在关注。他了解得越多,越痛苦。那场全面摧毁中国传统文化的文革浩劫,令他痛心疾首。魂系梦绕故国家园,不甘于一己之安乐。他问自己:身为堂堂中华热血男儿,不为多灾多难的祖国做点什么,岂不苟且偷安?

舍家去职 到台湾文化大学任教

陈嘉远再一次做了人生的选择。他放弃了稳定的工作收入,放弃了家庭的温馨,于1974年赴任台湾文化大学做教授。由于两地分居,家庭生变,其妻执意离婚,儿女归对方抚养。他无法挽回这段用情至深的婚姻,更心疼无辜的孩子受难,为此痛苦一生。

当初前妻的父母极力反对这门婚事,闹离婚时,岳母乘势推波助澜。离婚后,他每次去看孩子,岳母都百般刁难,不准他去接孩子出来玩。但是后来,在他们先后生病住院时,他多次去探望,仍尽“半子之劳”。岳父去世,连他小女儿都不愿回来,而他却参加了葬礼。岳母被感动了,在下葬时主动让他铲了第一铲土,尽管他已经不是这个家族的成员。

轮到岳母在病榻上时,这位德国老太太实心实意地嘱咐他:“不要再找德国人为妻了,找个中国太太吧!”岳母去世前,他写信给他的孩子,希望他们来送别外婆。然而,在葬礼上,他没见到前妻和孩子们。

承传中华文化之仁德

回到德国,为能继续传播中华传统文化,陈嘉远在“孙中山文化中心”从事中德文化交流工作。他夙兴夜寐,呕心沥血,卓有成效。后因人事变动,有人制肘,工作受限,难以实现抱负,自己忍痛辞职。

上个世纪末,东欧社会主义阵营解体,而中共继续倒行逆施。89年发生“六四”,99年迫害法轮功。迫害开始时,德国媒体全是中共喉舌的一派谎言。那时他的中国妻子刚修炼法轮功不久,但他发现短短的时间里,妻子有了很大改变,不但百病全无,人也变得乐观开朗起来,不再怨天尤人。

他欣喜地给外甥女打电话:“你二姨现在学了法轮功,身体健康了,宽容大度了,真是身心受益。”他又给孩子写信,告诉他们法轮功很好,不要听信媒体的谎言。他看过《转法轮》,他认为教人按“真善忍”做好人,让人有正信,非常的好。

在那段黑云压城的日子里,他特地去当地炼功点,向法轮功学员表达他对法轮功的认同与支持。他还邮寄一些真相资料给香港、台湾的朋友。一对香港夫妇在大陆办学,看到他寄来的真相卡,回信表示难以理解:“陈教授,你怎么也信这个啊?”他全力支持帮助其妻投入洪扬大法美好、讲真相、反迫害的活动。每当法兰克福举办文化节游行时,他都会早早地来到中心地段,观看法轮功游行,兴致勃勃拍照,总是自豪地说:“法轮功的队伍是最壮观最好看的!”

神韵是真正的中国传统文化!

2008年2月17日,陈嘉远观看了神韵首次在法兰克福的演出。中场休息时他接受了《大纪元》德文记者的采访,他说:“神韵非常美好,我非常喜欢神韵的音乐和舞蹈,她展现了中国文化,与毛泽东治下的野蛮暴力的文化不同,神韵演出温柔敦厚。”“这是真正的中国传统文化。”

第二天,在接受《大纪元》中文记者电话采访时,他说神韵令他震撼!神韵艺术水平之高超和文化底蕴之深厚,实为罕见!这样顶级的演出,即使国家级演出团体也不一定能达到。而一个民间的信仰团体做到了,真的是太了不起了!

结语

少年离家,在海外生活了近70年的陈嘉远,其一生博览群书,周游过世界,见多识广。他在日记中写道:“自1943年开始写日记,直到2016年,计凡73年之久,乃一漫长之记录也。即使是在香港流亡的10年中,亦未有残脱。”可见他一生努力勤奋,严谨自律。他生活简朴,远离烟酒。他遵从孝道,为人宽容厚道,能以德报怨。

他出生书香门第,积善之家,自小学习四书五经,“吾善养吾浩然之气”,信奉善恶有报,父母积德行善事,救助穷人。陈先生一生有着许多光辉时刻,都闪烁出中华传统美德。他终生的好品德,应该得益于中共篡政之前的民国时期教育和传统家风的熏陶。

他爱国,爱社稷江山。“达者兼济天下,穷者独善其生”,“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他一生的忧国忧民意识,那份中国知识分子的良心,那副侠胆柔肠,那种爱国风骨,无不令人动容。

若问何人是真正的爱国者?陈嘉远先生是也。读他的诗《殊方行》,其对祖国家园的深爱力透纸背,震撼感人。

“君不见,世局移转变幻忙,江山如画日月长。”一个没有中共的新纪元即将到来。陈嘉远先生穷尽一生努力奋斗为的就是“解体中共回归传统,复兴中华”。当这一天来临时,他将魂归故里,告慰父母乡亲。#

责任编辑:莆山

评论
2018-05-20 5:1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