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生死有命

作者:刘明礼

绿叶与水(fotolia)

    人气: 1393
【字号】    
   标签: tags: ,

小时候听奶奶说:“人的命,天注定”“生死有命,富贵在天”“命中有的终须有,命中没有不强求”……而在学校里受到的却是无神论的教育。老师说要相信“科学”。文革中把“天命论”扣上“迷信”的大帽子。

如今几十年过去了。回过头来看一看,发现自己所有的经历都证明奶奶说的是对的。然而“科学”对这些中国古老的文化精髓,为什么证实不了呢?我们打开天文图看一看吧,在这浩瀚的宇宙中,地球不过是一粒尘埃而已。在这一粒尘埃上研究出的“科学”,怎么能够洞悉这硕大的宇宙的奥秘呢?“瞎子摸象”是一个佛家故事。比喻的是迷中人了解宇宙,就像瞎子摸象一般。

我是过来人了,深感对于中国古老的传统文化要宁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中国传统的五福是:长寿,富裕,安康,有德行,老年无疾而终。那是完美的人生。我们的祖先信天信地,相信神传文化,所以有些人真能获得五福。

我还记得奶奶讲的“鸡蹬斧死”的故事,大意如下:

王先生是一个生意人,他对于“先造死,后造生。” 的说法半信半疑。所谓“先造死,后造生。”那意思是说,凡是被生出来的生命,总会有一天会死去。但是能活多久,将来如何死,都是在出生前就定好了的。

话说王先生来往做生意经常在一家旅店歇脚。这天半夜醒来,忽听窗外有说话声:“生了吗?”“生了。”“怎么死?”“鸡蹬斧死。”这半夜三更的怎么有人说话?是谁在说话? 王先生吓得毛发耸然。

第二天一大早,王先生得知旅店老板的太太半夜生了一个大胖小子。老板非常高兴,忙着给旅客们分红鸡蛋。大家也欢天喜地地给老板道喜。后来王先生改作别的生意了,一晃有几年没到这边来。他再来时,想起了老板的儿子,问那孩子可好?有五,六岁了吧?不想老板黯然泪下,“那孩子死了。”“啊?怎么死的?”王先生问道。“唉!那木工师傅干完活顺手就把斧子放在窗台上。不想鸡飞上去了,把斧子给蹬下来了,那孩子正从那里路过,就被砸死了。”“天哪!原来这就是鸡蹬斧死!”王先生恍然大悟。那孩子的命运亦关天数,非偶然也。

那么是谁在为人“造生死”呢?是不是有比人更高级的生命──神的存在呢?迷中的人像不像那鱼缸里的鱼?在鱼缸里看不见,找不到更高级的生命,就否认还有比鱼更高级的生命的存在呢?

既然是定好了的,那么是不是有高人能把人的生死推算出来?当然在历史上是有的,却不多见。例如,鲁智深的师父智真就算出了鲁智深圆寂的日子。师父智真在与他最后一次见面时,给他的佛偈是:“逢夏而擒,遇腊而执。听潮而圆,见信而寂。”

一天,鲁智深在庙里睡觉被惊醒,他不晓得这是什么声音,当被告知这是钱塘江的海潮声,是潮信时,他忽然大悟。今日岂不正应了“听潮而圆,见信而寂”?此乃告别人世之际。他沐浴,更衣,并讨来纸笔,为自己写下一篇颂文,燃起炉香,在禅床上打坐入定。待众人赶来看他时,他已坐化不动,往生极乐。他留下的那篇颂文是:“平生不修善果,只爱杀人放火。忽地顿开金绳,这里扯断玉锁。咦!钱塘江上潮信来,今日方知我是我。”

其实“知生死”的事,在民间也是有的。我奶奶的母亲修了一辈子道家功。她非常善良,多年来一直给乡亲们看病。她八十岁时,告诉亲友,三月初三子时她要走了。亲友们都来为她送行,大家都舍不得她走。她沐浴后穿好衣服,上了香。到了子时,打坐合十就坐化了。因为是在乡村,所以鲜为人知。

有人会问,既然是定好了的,那么寿命长短是否就不能改变了呢?当然不是。三尺头上有神明,上天在衡量人所做的一切。在人做大好事时会增福寿;当人做坏事时会损福,减禄,折寿。

例如,“西游记”中有一位寇员外,是个大善人。他斋僧24年,见到唐僧师徒四人之前,他斋过九千九百九十六名僧人。唐僧师徒四人的到来使他完足万僧之数。后来不幸的是他被贼一脚踢死了。善人怎么被踢死了呢?孙悟空求见地藏王菩萨。地藏王菩萨告诉悟空,因他斋僧是个善士,所以命终不染床席。原来,人世间的理都是反的。众人认为寇员外被贼踢死不好,但是他却免去了临终前在病榻上的床头之苦。那做子女的可能于心不忍,认为实在是太突然了,哪怕让他躺在床上,伺候他几个月再走也好。却不知道那几个月他要遭受何等的煎熬。在悟空的请求下,地藏王菩萨延寇员外阳寿一纪,也就是说给他增了12年的寿命。

又例如,当今世界因为做坏事,损福,减禄,折寿的很多。迫害修炼的人是罪不可赦的。周永康,薄熙来进了监狱。上网查看,便可见到许多610的人折寿的例子,有的还连累了家人,伤及家人。众所周知的名人,播音员罗京,四十八岁,在事业与生活最巅峰时死了。这是他作为中共喉舌,紧跟江泽民妖魔化法轮功所致。还有那“天安门自焚” 假新闻,实际上是江泽民下令,由央视李东生,陈虻导演的一个电视剧。不知这个假新闻害了多少人。李东生损福,减禄,进了监狱。陈牤折寿,四十七岁就死了。

人们问当今的人怎么了?很多人对中国传统文化一无所知,头脑里只有金钱,权力,欲望。他们被无神论洗脑,不知道三尺头上有神明,不知道善恶有报。例如文革中红卫兵去砸庙,那是在嘬死。那些人无一得善终。然而,很多人在遭到恶报时都不知道是为什么。活得有多么可怜!回归传统,重温神传文化是中国复兴的希望,也是中国人重新获得五福的希望。@

责任编辑:李梅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榕树,南方的迎客松。“她”敦厚和蔼可亲,娑婆清气缭绕,予人快乐温馨。“她”是家乡的胎记,是我的根,我在这里土生土长,我不是来客,是游子,远方游子成了客。
  • 晋朝葛洪的《神仙传‧皇初平》篇记载着皇初起寻找失散四十余年的弟弟初平的故事:“皇初平者,但谿人也。年十五而使牧羊,有道士见其良谨,使将至金华山石室中,四十余年,忽然,不复念家。其兄初起,入山索初平,历年不能得见。
  • “生命”是一个美丽的词,但它的美被琐碎的日常生活掩盖住了。我们活着,可是我们并不是时时对生命有所体验的。相反,这样的时候很少。大多数时候,我们倒是像无生命的机械一样活着。
  • “这让我看到这群抗议者的决心是多么坚定,还有他们所面对的恶劣气候环境。对我来说是一天,对他们来说,是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不管天气多冷,多湿,都是这样。”——Phil Le Gal
  • 小倩说铭慧极为难过的时候会去她的房间,聊完了就睡在她那里,瑟缩在床的一角,打雷都打不醒。她说这也许也是老天给她的一点补偿,不然那么多寄人篱下的日子,该怎么过呀。
  • 现代人常常用“糟糠之妻”形容历经沧桑的妻子,其实糟糠之妻不是说妻子像“糟糠”,而是中国汉朝大臣宋弘对妻子的忠贞不渝的感情与责任。一起来看看这个故事的来源吧!
  • 这两个小沙弥开智开慧,所言宛如成人。或许他们纯净的心地,不染纤尘的天良,成就著民间的传奇吧!
  • 现在终于明白,死亡的意义就是新生。只有心中的恶念死去,才能心生善良;只有嗔怒的心死去,才能更加的宽容;只有负面的念头死去,正面的能量才能得到补充;只有是非的念头死去,心中才会有宽博的仁爱,不分你我,不分敌友,一样地去爱。
  • 十五年前的一天,妈妈把铭慧带去公园与父亲相见,那是铭慧最后一次触碰到爸爸温暖的手,再后来就是铭慧父亲十五年的牢狱之灾。铭慧的母亲也因为修炼法轮功被判刑十一年。形同孤儿的铭慧,独自面对生活的挑战和其他种种困难,现在还保留着孩童一样的天真。
  • 恶少听了,恐惶万状,赶快跪在地上,磕头如捣蒜,求这位老乡帮助想个解脱的办法。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