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ept.kan.center

穷游阿拉斯加

饱览极地风光 (下)

费尔班克斯出现的极光。(鲁尔提供)

人气: 272
【字号】    
   标签: tags: , , , ,

文|徐曼沅

费尔班克斯是阿拉斯加内陆地区唯一的大城市,内陆区大多数地方都是无人区,生态维持得很好。人们散居在有公路或者河流沿岸的地区,原住民是印第安人,爱斯基摩人则是从俄罗斯来的原住民,从海边登陆,所以势力范围主要是海边。

狗儿欢欣鼓舞拉雪橇

我在鲁尔推荐下去了一家印第安人经营的狗拉雪橇场。到时只有我一个游客,车刚进园区,就迎来此起彼落的犬吠声,让我一度以为这些雪橇犬不愿意拉人,但园主告诉我,狗儿们是因为高兴可以奔跑,所以欢喜的吠叫。八只雪橇犬各有特色,它们都不是纯种的雪橇犬,印地安人认为杂种犬的体力好、跑得快,雪橇犬也与我既定印象中胖呼呼的哈士奇不大一样,更为精瘦,跑起来更快。

当地原住民印地安人经营的狗拉雪橇场。(徐曼沅/大纪元)

雪橇很舒适,人可以靠紧椅背,窝在坐位里。园主站在坐位后发出号令,八匹雪橇犬得令后拔腿飞奔,聪明的狗儿自然的转弯、闪躲树枝,攀上高地、下坡。若真要形容搭乘雪橇的感觉,有点像安全乘坐失速摩托车。

临时起意泡温泉

来到阿拉斯加,自然也要去体验珍娜温泉。这个在19世纪因减缓探油矿者疼痛而逐渐为人所知的温泉已成旅游胜地。此行目标是欣赏极光,原先没有打算泡温泉,自然也没带泳衣。但漫天风雪,又是个无法观测极光的夜晚,只好临时起意,到24小时的沃尔玛买泳衣,但店里都是美国人大尺码的泳衣,一点也不合身。在店员建议下,我买了一件短裤与T恤衫,尽管这样泡温泉不很舒服,但不失为一个办法。

珍娜温泉门票15美元,可租借浴巾与泳衣,价钱另计。不少游客会选择到珍娜温泉的小木屋住宿,除了可欣赏极光,到此处泡温泉更方便;但价格不斐,且房数有限,订屋颇难。珍娜温泉离费尔班克斯市区约一个多小时车程,我与两个新认识的朋友一同租车前往,一人付了60美元的车资。

夜晚的温泉区会点上不同色彩的灯光,营造出如梦似幻的气氛。身体进入温群的刹那,仿佛置身金庸小说《倚天屠龙记》里的场景,大雪纷飞,但火山喷发出蒸腾热气,雪花落下,头发很快就冻成一条条,但身体仍很暖和,原来“冰火岛”真的存在,故事主人翁张无忌的出生地就在阿拉斯加。

忍冻体验“极光女士”

驱车返回市区的路上,仍不断的望向窗外,希望能有机会碰上极光。当地人以女性称呼极光,他们会在旷地呼喊她的到来。我在行程的第三晚终于观测到了极光,晚上十一点多,极光开始从四面八方、以各种型态出现,有的是像龙卷风一样在天空盘旋;有的类似云状,淡淡地从树梢透出绿光;也有似银剑、飞梭,横空出现,但消逝的也快。

费尔班克斯出现的极光。(鲁尔提供)
费尔班克斯出现的极光。(鲁尔提供)
费尔班克斯出现的极光。(鲁尔提供)

想要亲眼看到极光,需要运气和不畏酷寒的毅力。拍摄半个小时左右,双手已渐渐失去知觉,尽管保暖装备齐全,但寒风刺在身上还是让人吃不消。一个小时以后,脚已不自觉地跳起踢踏舞,只能靠持续跳动身体保持暖和。看到极光的兴奋逐渐消失,但那种喜悦却能让人产生能量,继续站在户外,期待极光的大爆发。

低温中等待拍摄极光,需要足够的保暖衣物。(徐曼沅/大纪元)

有些人会选择到极光小木屋等待极光出现。在暖气充足的室内喝着热可可,确定极光出现后再外出;但这样似乎少了一点“追”极光的神秘与惊喜?

优游林间看驯鹿

参观“奔跑的驯鹿牧场”(Running Reindeer Ranch)是一位瑞士友人推荐的意外行程。两个半小时的活动,除了近距离与驯鹿互动,还可以与驯鹿优游于树林中,沿着山中小径散步,最后回到屋里吃小饼干、喝热咖啡,听风趣的女主人简‧阿特金森(Jane Atkinson)细说经营牧场的始末。

参观“奔跑的驯鹿牧场”(Running Reindeer Ranch),与驯鹿在山林雪地散步。(徐曼沅/大纪元)
女主人简‧阿特金森(Jane Atkinson)细说经营“奔跑的驯鹿牧场”始末。(徐曼沅/大纪元)

一开始是她女儿想要养马,但在这样的气候下,马儿根本无法生存。后来她女儿又提议养驯鹿,尽管简对驯鹿一无所知,她们还是开始了喂养;一日风雪吹垮了围栏,驯鹿四处奔跑,牧场就这样得名了。牧场的门票在50至100美元之间,随着季节变动。

谁说旅行一定要很昂贵?五天四夜的阿拉斯加之行,青年旅馆每晚30美金,食物在超市采购花了不到40美元,其余旅游行程自选,扣除机票,总花费没有超过500美金,但却畅游了费尔班克斯,饱览极地风光。◇

责任编辑:方平

评论
2018-03-12 12:3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