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ept.kan.center

储备银行 悉尼、墨尔本房价均被推高40%

储备银行在一份要求政府对其政策进行根本性反思的研究报告中称,区划“已使房价大幅高于供应成本”。(简沐/大纪元)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8年03月09日讯】(大纪元记者陈光澳洲悉尼编译报导)澳洲储备银行的分析研究发现,政府对住宅区域所进行的区划已将悉尼墨尔本房价平均推升了40%,加剧了不平衡,并将新房主排挤到了相关房地产市场之外。

据悉尼晨锋报报导,储备银行在一份要求政府对其政策进行根本性反思的研究报告中称,区划“已使房价大幅高于供应成本”。而此时正值澳洲东海岸的房主力争阻止所居住区域进行“香港式”中等密度开发之际。

该份分析报告估计,就2016年悉尼116万澳元的平均房价为而言,其中76.5万澳元是土地费用,39.5万澳元是建筑费用。

这份由经济学家肯德尔(Ross Kendall)和蒂尤利普(Peter Tulip)所作的报告认为,在悉尼和墨尔本,住宅用地区划所带来的成本高达房价总值的70%。

这种情况最典型的例子是悉尼北岸的威洛比(Willoughby)和北滩(Northern Beaches)以及墨尔本的布隆达拉(Boroondara)和斯通宁顿(Stonnington),这些地区的平均房价因区划被推升了超过70万澳元。

在墨尔本以西40公里的温德姆谷(Wyndham Vale ),一块363公顷的土地从农业用地划为住宅用地后,其价值从1.2亿澳元增加到了4亿澳元。

此外, 公寓楼开发的停滞也造成了“影子价格”的不正常现象。由于土地可用性的不足以及计划审批的延误使现有公寓房的价格上涨了超过10万澳元。

联邦财长莫里森(Scott Morrison)此前曾呼吁各州政府联合采取行动,重新区划那些供应陷入瓶颈的地区。他认为房价上涨的最大推动因素是土地供应被延误。

8日(周四),影子财长博文(Chris Bowen)称,工党将利用澳洲政府理事会的机会在所有主要城市推行统一的空置住房税,并鼓励放松土地供应。

但是,朝野两党的压力很可能会受到地方政府的抵制。目前,许多地方政府与当地居民联合起来反对通过增加土地供来降低房价的房地产开发。

新州规划厅长罗伯茨(Anthony Roberts)表示,区划衹是住房可负担能力的一个组成部分,道路、下水道、电力、交通、学校和医院等设施也促使了住房供应和土地价值的增加。他说:“可居住性是社区发展过程中最重要的组成部分。”

独立智库格拉坦研究所(Grattan Institute)的戴利(John Daley)和威尔特舍尔(Trent Wiltshire)认为,澳洲“正面临着住房可负担能力危机”,“问题是我们规划规则的成本是否超过了收益。”

责任编辑:简沐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