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ept.kan.center

澳洲NAPLAN统考 学生成绩十年未见改善

教师呼吁结束“我的学校”网站

一份研究报告显示,十年来,NAPLAN(全澳语文与算术统考)未能使学生们的语文与算术水平得到提高,弱势学生的成绩却在大幅下降。(Flickr)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8年03月07日讯】(大纪元记者肖婕澳洲悉尼编译报导)一份研究报告显示,十年来,NAPLAN(全澳语文与算术统考)未能使学生们的语文与算术水平得到提高,弱势学生的成绩却在大幅下降。新州小学校长协会(NSW PPA)要求政府对NAPLAN系统进行审查,一些教师呼吁取消比较学生成绩的“我的学校”(My School)网站。

据澳洲广播公司报导,校长们认为NAPLAN的数据“被用作一种宣传工具了”,而来自贫困家庭、次发达地区、乡村地区、以及那些有学习困难的学生,正在为努力提高读写和计算能力苦苦挣扎。

该研究报告的作者艾恩利(John Ainley)对澳洲教育研究理事会(ACER)的数据进行回顾后,撰写了这份十年来有关NAPLAN数据的最全面的分析报告。

艾恩利发现,除了2008-2009年五年级学生的短暂提高外,2008至2017年间,澳洲所有州和行政区各个年级的NAPLAN的平均算术分数几乎都没有变化。

这一结果也反映在最近澳洲在数学和科学成绩的全球排名中。一项国际知名研究显示,澳洲的排名已在21个国家中降至17位。

报告发现,由于对早期儿童教育的投资,表现优异的小学的学生在阅读方面有了适度的改善。但一旦进入中学,这种改善就停滞不前。

该报告还对是否应该调整NAPLAN的重点,以便批判性思维和解决问题的能力能够按照国际考试标准来进行考核提出质疑。

新州政府要求对新州在NAPLAN和国际考试中的成绩进行评估后,新州教育标准局(NESA)委托艾恩利撰写了这份报告。教育标准局正在研究艾恩利的报告,然后向教育厅长汇报。

目前,新州小学校长协会质疑NAPLAN是否达到了衹是作为一种诊断性测验的目的。会长西摩(Phil Seymour)说:“我认为是对NAPLAN进行重新评审的时候了。”

西摩表示:“NAPLAN衹是一个抽查,给学校和家长提供一些孩子成绩表现的反馈。这既不能说明学校是如何教学的,也不能显示出孩子的实际学习情况,因为这衹是教师在学校里的一部分工作。”

7日(周三),我的学校网站公布了最新NAPLAN数据。澳洲课程设置、评估与报告管理局(ACARA)评出了全澳一些NAPLAN成绩出色的学校。悉尼南区的高嘉华中学(Kogarah High School)也在其中。

该校校长罗斯(Julie Ross)表示,学校的改善与NAPLAN考试无关,更确切地说,这是因为政府向专门的项目投入了大量的资源所致。

“我们取得了巨大的进展,是因为我们利用冈斯基(Gonski)教育资金聘请了可以教授特定的读写与算术课程的专业教师,”罗斯说。

罗斯的这一说法与艾恩利的看法不谋而合,艾恩利在报告中说,NAPLAN的改善与政府的计划是一致的。

尽管高嘉华中学取得了NAPLAN的好成绩,但罗斯并不支持这个统考。她说对NAPLAN的审查是及时的,“NAPLAN成了宣传工具,被用来诋毁某些学校,并抬高其它学校,我认为这对学生们没什么好处。”

目前已有三个州政府要求对NAPLAN系统进行审查。这些州政府批评NAPLAN已成了学校的重大事件,并担心其会对教学和学习产生负面影响。

澳洲教育工会(AEU)首都行政区分会秘书福勒(Glenn Fowler)表示,公布NAPLAN成绩是“对学生没有任何帮助的极大的失败”。

首都行政区公立学校的教师们反对“我的学校”网站,并呼吁联邦政府结束这个极具争议、“有损人格的试验”。

责任编辑:简沐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