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传小说:黑与红(15)

作者:李科林
    人气: 81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8年03月05日讯】

13. 打扫战场、大爆炸

军部的紧急命令:“全军全副武装行军到八莫乘飞机回国到广州接受日本投降。”在行军途中,还要配合工兵打扫战场,引爆未爆炸的手榴弹,炮弹。这是一件看起来轻松,实际上是很危险的工作。有两位同学就是因为不小心踢著了草丛中未爆炸的手榴弹而丧命。因此,连长要求我们检查时要特别小心,行军速度大大放慢了。

当我们行进在密芝那与八莫之间的一片开阔地时,突然在开阔地边缘的地堡中发出得得的机枪声。连长赶紧要大家卧倒,一面指挥二排长带领几个侦察兵迂回接近地堡,一面用火力吸引开敌人的注意力。二排长和三个侦察兵匍匐隐蔽地接近了地堡。他们用令日军闻风丧胆的美军新式武器——火焰喷射器,将燃烧的红色火焰灌入雕堡中,雕堡立即起火停止战斗。部队逐渐形成一个包围圈,将堡垒团团围住,侦察兵接近枪眼一看,堡内的四名日军全部被烧焦。

工兵们用炸药炸开了地堡,原来日本兵的双脚被他们的长官用脚链铐上,联著铁链钉死在木桩上。每个人周围放满了够七八天吃的食物和弹药,用一种武士道近乎自杀的办法,死守地堡。日本皇军没想到我们用先进的火焰喷射器,几分钟就结束了战斗。

部队继续向八莫挺进。在离八莫约五公里处,有一处弹痕累累的空旷的大厂房,残缺不全的铁皮房顶多少可以遮住中午炽热的骄阳,周围再也没有适合休息的能遮荫的地方了。连长下令部队停止前进,原地解散,休息一刻钟,饮水,吃压缩饼干。人们纷纷在空厂房里寻找能休息的地方。厂房由东到西,中央的铁皮比较完整,因此聚集的人也最多。大家纷纷拿出水壶干粮吝啬而又贪婪地喝着仅有的半壶水。

绵阳中学的刘有福,坐在铁皮房的尽头,不吃也不喝,情绪极为低落,他闲极无聊用枪托去砸一个小黑虫,小黑虫东躲西爬,他也拿枪托东敲西砸,只听得一声惊天动地的爆炸声,我扔下水壶急忙趴下,将头埋在钢盔下,连珠炮似的爆炸声,由东到西,一个接一个,砂石、铁皮,铺天盖地的砸在我的头上身上。我立刻意识到:中地雷群了!这下没命了!持续了约十几秒钟的爆炸停止了,我从泥土中挣脱出来摸摸自己全身好像没有流血的地方,四肢完好无损,说明我还活着。可当我睁开被沙土迷住的双眼一看,眼前惨绝人寰的景象使我惊呆了,血肉模糊的尸体,炸飞了的胳膊、大腿遍地都是,尤其是厂房中央人们集中的地方,更是惨不忍睹。

连长命令大家赶紧拿出急救包为受伤的人们包扎,一面让通讯兵用步话机火速向附近的野战医院求援告急。不到十分钟十辆急救车,三辆十轮卡车风驰电掣般地来到了现场。美国医生,护士,担架员迅速将受伤的人简单包扎后送上急救车,尸体凡经医生确诊已死亡,装进口袋扔进卡车。经我手搬运的尸体就不下六七个。我一边搬一边寻找我的伙伴们,万幸他们都活着,都在那里忙着搬运,只是忠义的头上擦破了块皮,已经包扎上了。

这次中地雷事件,死亡同学二十八人,重伤四十五人,轻伤就不计其数了,相当于一次小型战斗伤亡的人数。日本鬼子真鬼,他们在撤退时,就估计后面来的中国兵会选择这唯一有遮荫的地方休息,事先埋下了地雷群。绵阳中学刘有福在那里敲敲打打正好引爆了雷管,他自己也炸飞了。陈连长由于麻痹大意,未加思索选择了这个休息场所而事先又没有让工兵用探雷器探测,受到军部给以降级的处分。残缺不全的队伍,拖着沉重的步伐,心情沮丧,非常艰难地走完了这短短五公里的路程。

14. 班师回国、出气、密谋

在八莫休整了三天,乘运输机回国抵广西南宁,等待命令到广州接收日本俘虏、枪支弹药和器材等。除了留下部分日军中的医生、驾驶兵、翻译外,其余的士兵都遣返回国了。

我们由南宁抵达广州,市民万人空巷,夹道欢迎胜利之师,鞭炮声不绝于耳。军队走到哪里人们都翘起大姆指:“好野!好野!(好啊!)”“赛得,赛得!”(真棒!)放假时,我们上街,无论在哪家饭馆吃饭,都不肯收钱,免费招待。

三天后,我被分配到通讯营去清点日军的无线电通讯器材。此刻的日本兵,点头哈腰,一副奴才相,将清单一五一十地交到我们手中。我一看见他们,就想起前不久八莫地雷大爆炸的惨剧,心中不由得怒火中烧,恨不得把他们都毙了。我们四人常在一起闲聊,一定要找个机会出出这口气。

这天是星期日,我们四人上街闲逛,迎面走来一个日本军官模样的人,他高度近视,埋头走在人行道上。按当时对日本俘虏的政策:允许日本军官节假日可以上街。另外明文规定,日本军官如遇见中国远征军,必须主动行军礼,以示战败国军官对中国军人的尊敬。眼前这个日本军官,埋头走路,看样子有急事要办。当走到我们面前,居然连我们这四位堂堂的远征军都没有看见,当然更没有行礼。

忠义等日本军官擦肩而过,一个箭步蹿上前,抡上一记又脆又响的耳光,还加上一句:“八格亚鲁!”日本军官的眼镜也被打在地下了,他一面行军礼,一面爬在地上摸寻他的眼镜,口中不断地说:“哈一,哈一”(是,是)。忠义用脚将眼镜踢到他跟前,等他戴好眼镜看清了我们是谁,然后让他在我们四个人面前,立正,端端正正、规规矩矩地给我们敬了个礼,才放他走了。

日本军官吃了这记耳光,再也不敢低着脑袋走路了,更不敢东张西望,两只眼死死盯着前方,以防再次见到中国军人没有行礼而挨揍……(待续)#

责任编辑:马鑫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解救英军取得胜利的消息,不胫而走,传遍了缅北的大街小巷。中国远征军的身价一下就提高了。
  • 孙立人与作战参谋乘吉普车到达英军第一军团指挥所。军团长一见孙立人,像遇见了救星:“如果中国军队,再不赶去达罗援救英军,他们就可能全部被俘。”
  • 同学们的心都快跳出嗓子眼了。不到十分钟,宪兵的吉普车呼啸而去,接着紧急集合的哨音吹得又响又急,我们都怀着大祸即将临头的感觉,迅速集合完毕。
  • 我们告别了同学、班排长,坐上司务长去领给养的中型吉普,来到孟拱的美军第三野战医院。我们将军医处的转院许可证交给一位金发碧眼的漂亮护士,她热情地接待了我们,将我们的名字,部队的番号,登在本上后,就发给我们每人一套天蓝色的病号穿的衣裤并带领我们到外科手术室。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