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ept.kan.center

《共产主义黑皮书》第一部分 苏联的暴力、镇压和恐怖(21)

《共产主义黑皮书》:知识界的反饥荒行动

作者:尼古拉‧韦尔特(Nicolas Werth)

大纪元获得授权翻译、发行《共产主义黑皮书》中文版。(大纪元制图)

人气: 781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8年03月07日讯】(编者按:《共产主义黑皮书》依据原始档案资料,系统地详述了共产主义在世界各地制造的“罪行、恐怖和镇压”。本书1997年在法国首度出版后,震撼欧美,被誉为是对“一个世纪以来共产主义专制的真正里程碑式的总结”。大纪元和博大出版社获得本书原著出版方签约授权,翻译和发行中文全译本。大纪元网站率先连载,以飨读者。文章标题为编者所加。)

当局似乎在奉行不惜一切代价以饥饿迫使农民屈服的政策。面对当局的这种态度,较开明的知识分子开始作出反应。1921年6月,农学家、经济学家和莫斯科农业协会的大学讲师们成立了一个反饥荒社会委员会。在首批成员中,有杰出的经济学家尼古拉.康德拉季耶夫(Nikolai Kondratyev)、曾任临时政府食品部长的谢尔盖.普罗科波维奇(Sergei Prokopovich)、马克西姆.高尔基的密友──记者叶卡捷琳娜.库斯柯娃(Ekaterina Kuskova),以及众多作家、医生和农学家。7月中旬,在高尔基(其在党的领导人中极有影响力)的帮助下,该委员会的一个代表团在列宁拒绝会见之后,得到了列夫.加米涅夫(Lev Kamenev)的接见。在这次接见后,列宁仍然不信任他所谓的其他某些布尔什维克领导人过度情绪化的反应。他向政治局的同事们发了以下短信:“库斯柯娃这个女人千万不能造成任何伤害……我们将使用她的名字和签名,以及支持她和她那类人之中的一两辆马车。只是如此而已。”

最终,委员会成员们使党的一些领导人确信他们是有用的。作为国际杰出的科学家和作家,他们闻名海外,其中很多人都曾积极参与援助1891年饥荒的受害者。而且,他们与全世界其他知识分子有大量接触,如果诉求成功的话,他们似乎就是食物到达预定目的地的保证。只要授予援助饥饿者委员会某种官方地位,他们就准备允许自己的名字被使用。

1921年7月21日,布尔什维克政府不情愿地把该委员会合法化,将其命名为“全俄援助挨饿者委员会”。它被立即授予红十字会会徽,并被允许在俄国国内外收集食品、药品和动物饲料,将其分给穷人。该委员会获准使用任何必要的运输工具来分发食物、设立流动厨房以及地方和区域委员会、“自由地与国外指定组织沟通”,甚至“讨论地方或中央当局采取的、在该委员会看来与反饥荒斗争问题有关的措施”。在苏维埃政权的历史上,没有其它任何组织在其它任何时刻被授予这样的特权。政府的让步,是正式(虽然有点打折扣)推行新经济政策四个月后,该国面临的灾难程度之体现。

全俄援助挨饿者委员会的首波行动之一,就是与东正教教会负责人吉洪牧首(Patriarch Tikhon)建立联系。他立即设立了一个全俄教会援助饥饿者委员会。1921年7月7日,这位牧首让人在所有教堂里宣读一封信:“烂肉会高兴地被饥饿的人吃掉,但现在就连这个都不可能找到。无论到哪里,听到的都是哭喊和呻吟声。人们甚至转向吃人的念头……向你们的兄弟姐妹们伸出援手吧!在弟兄们同意的情况下,你们可以使用无神圣价值的教堂珍品,诸如戒指、链子、手镯、饰有图标的装饰品和其它物品,来帮助饥饿的人。”

得到教会的协助后,全俄援助挨饿者委员会联系了各种国际组织,包括红十字会、贵格会(Quakers)和由赫伯特.胡佛(Herbert Hoover)掌管的美国救济协会(ARA),这些组织都作出了积极的回应。 尽管如此,该委员会与政权之间的合作也只持续了五个星期。1921年8月27日,政府与ARA一名代表签署一项协议6天后,该委员会就被解散。对列宁来说,既然美国人正在发送首批食品货物,该委员会已经起到了自己的作用:“库斯柯娃的名字和签名”已经发挥了所需的作用角色,那就足够了。列宁在宣布这一决定时写道:“我建议立即解散这个委员会……普罗科波维奇将因煽动性行为被捕,入狱三个月……其他委员会成员将被立即从莫斯科流放,送到不同地区的主要城市,如可能的话,切断包括铁路在内的一切通讯手段,并受到严密监视。明天,我们将发布一份简短的政府公报说,委员会已被解散了,因为它拒绝工作。指示所有报纸开始侮辱这些人,并对他们大加谴责,指控他们是白军的秘密支持者和资产阶级不切实际的慈善家。与其说他们热衷于在国内帮忙,不如说他们热衷于出国旅游。一般来说,要让他们看起来很可笑并嘲笑他们,在接下来的两个月里至少每周一次。”

按照这封信的指示,媒体向曾在委员会任职的60位著名知识分子发动了凶猛攻击。单单这些文章的标题就显示了这场诽谤运动的口才:“你不应该玩弄饥饿”(《真理报》,1921年8月30日);“饥饿投机分子”(《共产主义劳动报》,1921年8月31日);“援助……反革命的委员会”(《消息报》)1921年8月30日)。当有人试图替被逮捕和放逐的委员会成员说情时,捷尔任斯基在契卡的助手之一温施利希特(Josif Unshlikht)宣称:“你说委员会并没做错什么。这有可能。但它已成为社会上的一个聚集点,我们对此无法容忍。如果你把一粒种子放在水中,它很快就开始生根。这个委员会当时正开始在全社会散布它的根,破坏集体……我们别无选择,只能将它连根拔除并粉碎它。”

为取代这个委员会,政府设立了帮助饥饿者中央委员会。这是一个行动迟缓的官僚组织,由来自各人民委员部的文职人员组成。人民委员部以低效和腐败为特征。在1922年夏饥荒最严重之际,近3千万人挨饿时,中央委员会确保了对约300万人的不稳定供应,而红十字会、贵格会和ARA每天向约1100万人供给食品。尽管开展了大规模的国际救济工作,但在1921年和1922年,2900万名受影响的俄国人中,仍有至少500万人死于饥饿。#(待续)

译者:言纯均,责任编辑:张宪义

评论
2018-03-08 6:38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