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ept.kan.center

【投书】来自辽宁省的求助信

求助人:刘玉荣

人气: 651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8年03月30日讯】

凌海市人大:

我叫刘玉荣,是本市贫困山区一生从事教学工作的女教师,现年五十六岁,独身至今,辽宁省凌海市翠岩镇人。冤狱出来后,无家、无房、无工资、无任何收入,靠借宿、 靠亲友接济生活几年了。为此,向政府机关部门求助。

我的家乡位于凌海市贫困的西北山区,小时候过着吃不饱穿不暖的生活,读书成为我 的奢望。小学毕业时,妈妈说,你三个姐姐都没读几天书,就上生产队干活了。你也别念了,也上生产队干活吧,年终也能多领点口粮。我没听妈妈的话,坚持要上学, 妈妈尊重了我的选择。妈妈也深知,没文化是受穷的根。

我的愿望是当一名老师,让所有像我一样想读书的孩子都能有个前途与希望。“老师”又是一个高尚的职业。开学了我上了初 中、又读了高中,1980年“十年制”高中毕业高考落榜后,只能到生产队干农活了。

后来乡里招民办教师。我符合条件报名了,一九八四年,考了全乡第一名。我被录取 了。开始任教的第一所学校是刘家沟小学。离我家六七里地。都是沟沟坎坎的乡村土 路,上坡下岭,过小河,骑自行车也骑不了几步。

当时学校的环境很苦。没有办公桌。校舍在山坡上,没有院墙,几间石头砌的房子, 山墙歪扭著,好像要倒下来一样。没有窗户。用大塑料布遮挡。风一刮呼呼啦啦的, 教室里也没有一套完好坚固的桌椅,不久又把我调到同样偏僻同样远的郭荒小学,这里校舍略好一点,校园也没有围墙,上下课听敲钟声,(一块废铁轨),在这里我一干就是四年。其中的艰辛说不尽。上下班走的路。冬天得起大早,天没大亮就得启程,晚上天黑才到家,可以说是两头不见太阳。严寒冬天,冻手冻脚,戴口罩,戴帽子,到学校满头的冰霜,口罩冻得像冰罩 一样,赶上大顶风车子一步也骑不了。夏天烈日当头,出门就一身汗,到了学校,身体很多部位衣服都湿透了。真是晴天一身汗,雨天一身泥。到了春天常常是风沙扑脸,睁不开眼睛,这对一个女孩子来说,没有很强的意志,是很难坚持的。

我就这样坚持下来了。

四年后我调回了我村的学校。我担任二年级班主任,一直把这班学生送到小学毕业。 在这几年里我对工作认真负责,想把每个学生都教好,我把当天没学会的学生留下来义务辅导成为我教学常态。

我大部分备课都是在家里备课,星期天休息,我几乎都在备课。邻居来串门总说我,你咋不出来聊天呢,你总写,总也看不见你出来。

那时我和这三十几名学生形成了共同奋发学习的整体。毕业考试全乡通考,中学老师监堂,考完回到学校,班长抱着个盒子来到我面前,把盒子放在办公桌上说:“老师这是咱班学生献给老师的纪念品。我们给老师买了一块石英挂表。”我当时很感动,我说这得多少钱啊,你们又不挣钱,赶快退回去,门口已经站满了学生,齐声说:“ 老师你收下吧。这是大家献给老师的心意”。

这些天真的孩子太让我感动了,我对孩子们说:我总批评你们,特别是那几个顽皮的孩子,我对你们要求很严厉的,你们不恨老师就行了,孩子们说:“老师都为我们好,我们知道。”

就是这班学生,参加通考、抽考,历年都是名列全乡前一二名的成绩。再接新的班级 ,成绩同样也都是提升到全乡前三名,我也因此多年被评为乡优秀教师。也因此我在乡里,在学生家长中,我也小有名气。

在教学的同时,自身经过刻苦努力,于一九九二年我考入了锦州第一师范学校。在职边教学边进修,一九九五年毕业,民办教师转正了,户口农转非,同时我在农村分的地也被收回了。我成为一名正式教师。民办教师我干了11年,每月工资26.5元,乡政府在年底按每月补贴50元。转正后我每月工资开400多元。08年入狱前,月工资涨到1,400多元。

由于家乡山区贫困,我又是非常传统的女性,看到周围与同事多有成家后不好的结局与悲剧,当今世上传统、本分的好人太少了,要找一个投心对意、可信赖之人对我来说太遥远了,因此我决定一生独身,就扎根在山村从事教育事业,把全部精力、爱心 ,都投入到家乡孩子身上,这就是我几十年没有成家的重要原因。

一九九五年,我又调到中心小学工作,担任四年级班主任,我一如继往全身心投入教育工作,我的工作得到了乡里、校里、和学生家长的认可。对我给予了肯定。

十几年从教身体多病,不太重时自己一直都是硬撑著,怕误了学生的学业,后来严重 了,手脚浮肿、胃胀胃痛得不行。

锦州几大医院都医治过,都没有明显效果,一九九六年,我接触了法轮功,仅学、炼一周多的时间,我的身体就好了,真达到无病一身轻。我太高兴了,这样对我热衷的教学工作就更有信心与热心了。法轮功治好了我的病,我当然十分感激了。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出版了很多书,我们都可以上网下载,不收一分钱,这么好的功法,我是最大受益者,我通过学、炼、修、我越来越认识到法轮功不只是祛病健身,他是有悠久历史的佛家上乘修炼大法,在这个特殊历史时期,李洪志先生把他拿出来在世间传,大法的核心就是重德,按真、善、忍高标准要求自己做好人。这个大法与古往今来所有修炼方法都不同的最大特点之一,就是在人类社会中修炼不用出家,人类社会中任何一员都可以一边工作,一边在正常生活状态下修炼。真修者,修的好的人, 他必然是社会上各行业中品行最佳、最优秀者,这是大法中要求做到的,也是在大法中实修必然的表现。用更明确的话说,就是在修炼过程中,不断的要求自己做好人,再做好人,做更好的人,最后达到高境界,佛家讲修得正果之人,道家讲修道得道、成为真人的人,西方宗教讲达到升天堂标准的人。

一九九七年,中学缺教师,中学校长点名要把我调到了翠岩中学,我在中学担任从初 一到初三的十个班的思想品德课教学,同时还担任一个班的班主任,可以说一个人干的是两个人的工作量,但我毫无怨言,因为我要按真善忍的高标准要求自己。我要求自己要真心、诚心对待我的学生及工作,我要爱我所有的学生,我要善待所有的人,我要宽容所有的人,包括对我不好,甚至伤害过我的人。我选择了老师,最好的老师就得甘心像蜡烛一样燃烧自己,把光和热奉献给学生,在初中十多年的工作中,我带的班级纪律都是全年组最好的,其间,经常有慕名而来我班就读的学生。小学校长把他的女儿放在我班里学习。还有一班的一个班长他把他的桌椅搬到我班来听课。我和这个班长谈心跟他讲,人可贵就可贵在能替别人着想,如果你是班主任老师,你的班长像你这样做,你的心里该多难受哇!你要为你班主任着想啊,你如果需要我帮助或辅导什么你个别来找我,我一定帮你。就这样他愉快的回到了他的班级。

我是教思想品课的,说真话这个大法真是高德大法,对我个人的修养、为人、处事、 工作、包括教学都有很大指导和借鉴作用。按这部大法去做人,那一定是一个越来越高尚的人。为此我买了电脑,打印机等,通过互联网,随时能看到大法师父与全世界大法学员的消息与资料,同时也能为当地其他法轮功学员能看到大法消息提供一下帮助。我深知当今政府、学校及社会各方面的人还大多不了解法轮功真正是什么。这些年又打压那么严重,我当然也有怕心,所以我一直没有出去讲真相、去发材料、搞宣传等。那时我的全部生活除了全心全意工作外,多了一个早晚在家炼功和学法(法轮佛法)。就是这样,在二零零八年奥运前,所谓的维稳大排查。凌海国保警察突然把我的家给抄了,把我绑架到看守所,送至监狱,冤判六年。在看守所、在监狱其间我受到了无法描述的折磨与非人虐待、酷刑。我一生没离开过学生与学校,没想到人间还有这样的警察伙同犯人一起行恶的行为简直就是兽与魔鬼才能干出来的。我被多次迫害成病危。在此就不细说了。

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八日,监狱把我迫害出了严重脑出血,监狱医院治不了了,放弃了医治,狱方主动给我办了保外就医。狱警押送由锦州附属医院去的救护车把我从沈阳辽宁省女子监狱接出来,住进了锦州附属医院,附属医院(辽西最大最好最权威的医院)确诊后也没有太好的治疗方案,给我打针输液和在监狱时一样,根本就输不进去 。三天后医院同意我出院回家,我妹妹给我在锦州市内临时租个楼房,我被抬出医院 ,抬上了楼,上楼后,我只要清醒我就听师父讲法录音。我能动我就尽力炼功。就这样才使我的身体奇迹般逐渐向好的方面变化,从这点上也足已证明法轮功功法的超常 。才使我今天还能写这封信。

在我入狱之前,我和母亲住在一起相依为命,因我入狱后母亲日夜想念泪水洗面,过度悲伤成疾,两年后故去。我与母亲的住房,当地修水库整体搬迁,我家的房子折价后被拆除,我一回来,人、家都没了。拆房补偿款属于我的那部分经我姐、我妹交给了我,我回来后住院及这几年的生活主要花这笔钱 。由于监狱对我长达五年半的酷刑与迫害 ,对我的身体各方面损伤非常严重,只说表面上,头发快掉光了 ,满口牙齿全部松动已经掉了一大半,剩下的牙没有能用的了,想拔牙、镶牙又没钱 ,两、三年来只能吃稀饭和流食度日,五十几岁的人像个七老八十的样子。

老天与善良的人和了解我的人,都可以为我作证,我没有违法更没有犯罪。我的一切行为都在宪法赋予公民权利范围之内的行为。我对我的教育事业做到了衷心热爱、兢兢业业、呕心沥血。我对我的工作和我教过的学生及教育系统上上下下各级领导和同 事,我都问心无愧。我相信凡是正义的人、有天理良知的人,都会站在善良、无辜者 、被迫害者这一边的。

我要生存,我从监狱回来已四年多了,我早已到了法定退休年龄了,随着我的身体、 精神逐渐恢复后,我边问边找,我找过教育局、人事局,他们不管,说我是被开除人员。我找劳动局、事业保险单位、社保局他们说办不了或不能办。实在是求助无门, 故才向政府人大等部门求助。

人大有关领导:你们是人民代表,是代表人民的各级最高权力机关,比各级政府部门更有权力,你们得为民做主,为民发声啊!像我这样一生全心、全力全部为贫困山区教育事业付出的人,到最后老了落得个无家、无房、无地、无工资、无任何收入没人管的人,这个国家,这个政府能这样饿死、困死人吗?

在此我请求本市人大各位领导,为我发声,给我个公道。(我如何冤狱在此不提不论)

我从教那二十五年,其中该交的保险也都交了。政府有什么暗箱政策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就按普世公理、天理,老有所养,也应该给我个相应报酬与养老金吧。

在此声明,我不要谁对我的施舍与救济,不收任何捐赠,只求个普世公理、公道,只求一个能使我生存的最基本条件与权力,得到我应该得到的,供给我老有所养就可以了 。

谢谢!
求助人:刘玉荣

责任编辑:萧明

评论
2018-03-30 2:5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