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ept.kan.center

《共产主义黑皮书》第一部分 苏联的暴力、镇压和恐怖(18)

《共产主义黑皮书》:从坦波夫到大饥荒

作者:尼古拉‧韦尔特(Nicolas Werth)

大纪元获得授权翻译、发行《共产主义黑皮书》中文版。(大纪元制图)

人气: 894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8年03月03日讯】(编者按:《共产主义黑皮书》依据原始档案资料,系统地详述了共产主义在世界各地制造的“罪行、恐怖和镇压”。本书1997年在法国首度出版后,震撼欧美,被誉为是对“一个世纪以来共产主义专制的真正里程碑式的总结”。大纪元和博大出版社获得本书原著出版方签约授权,翻译和发行中文全译本。大纪元网站率先连载,以飨读者。文章标题为编者所加。)

5. 从坦波夫到大饥荒

1920年底,布尔什维克政权似乎胜利在望。白军的残余部队已被击败,哥萨克人也遭遇挫败,马克诺的分遣队正在撤退。尽管对白军的战争实际上已经结束,但新政权与大部分人之间的冲突在日益激化。1921年头几个月,对农民的战争达到高峰。当时,各省实际上并未完全被布尔什维克掌控。在坦波夫省──西西伯利亚的伏尔加河诸省(也包括萨马拉、萨拉托夫、察里津和辛比尔斯克)之一,布尔什维克仅控制着坦波夫市本身。农村掌握在某个绿军团体(当时有数百个绿军团体)手中,或在某支农民军(有多支农民军)的控制之下。当地的红军驻军中,每天都爆发兵变。在该国工业仍在运行的少数地区──莫斯科、彼得格勒、伊万诺沃—沃兹涅先斯克和图拉,罢工、骚乱和工人抗议运动成倍增加。1921年2月底,彼得格勒附近喀琅施塔得海军基地的水兵发动兵变。形势变得日益具有爆炸性,该国变得难以管治。社会动荡的巨大浪潮预示着要扫除这个政权。面对这波浪潮,布尔什维克领导人被迫退却,并采取唯一的步骤──承诺终止征用(后来被以实物缴税取代),来暂时平息大规模、危险和普遍的不满情绪。1921年3月,在社会与该政权冲突的背景下,新经济政策(NEP)应运而生。

主流观点认为,1921年3月标志着与过去的决裂,但这种观点长久以来都夸大了变化的程度。用实物缴税取代征用,在布尔什维克第十次党代会最后一天仓促通过后,既没有终止工人罢工,也没有令恐怖减轻。现在可查阅的档案显示,1921年春季的这一新规并未立即促成和平。事实上,局势依然极为紧张,至少持续到1922年夏季;在一些地区,则持续到相当晚。征用队继续在农村彻底搜刮,罢工依旧被残酷扑灭,最后的激进社会主义者也遭到逮捕。“对森林土匪的铲除行动”,仍以任何可能的方式进行着,包括大规模处决人质和用毒气轰炸村庄。归根究底,反抗的农村是被1921年至1922年的大饥荒所征服的:最饱受征用之苦的地区,就是反抗的地区,也是这次大饥荒中受害最重的地区。作为该政权一个“客观存在的”盟友,饥饿是可想像得到的最强大武器,也充当了布尔什维克重击东正教教会和知识分子的借口。后两者已经起来反抗该政权。

自1918年夏季征用政策推行以来爆发的所有反抗中,坦波夫的农民起义是最大、最有组织,因而也是最持久的。坦波夫省位于莫斯科东南不足300英里处,自19世纪末20世纪初以来,一直是社会革命党的堡垒之一。自1918年至1920年,尽管遭到严厉处罚,该党仍有众多激进的活动人士。坦波夫省也是莫斯科附近最大的小麦产区。自1918年秋季以来,已有百余支征用队搜遍了这个人口稠密的农业地区。1919年,很多起短暂的暴乱一爆发就被扑灭了。1920年,征用需求量从1800万增加至2700万普特,而农民已大大减少播种量,因为他们知道自己未消费的任何东西都会立即被征用。如此一来,要完成定额,就等于逼农民饿死。1920年8月19日,涉及征粮队的常规事件在希特罗沃(Khitrovo)镇突然出现恶化。正如该地区当局自己所承认的,“这些分遣队犯下了一系列暴行。他们所到之处抢掠一切,连枕头和厨房用具也不放过,瓜分这些赃物,并在众目睽睽之下暴打七旬老人。这些老人受惩罚,是因为其儿子不在。他们是逃兵,藏匿在森林里。农民们也气愤,因为遭没收的粮食被满车运到最近的车站,就被丢弃让其露天腐烂。”

这场反抗,自希特罗沃迅速蔓延。到1920年8月底,超过14,000名男子,其中多数是逃兵,手持步枪、干草叉和大镰刀赶走或杀死了来自坦波夫省三个县的所有苏维埃政权代表。起初,这场农民反抗,还无法与过去两年俄国和乌克兰全境爆发的其它数百场反抗区分开来。几个星期内,在一流军事领袖亚历山大.斯捷潘诺维奇.安东诺夫(Aleksandr Stepanovich Antonov)鼓舞人心的领导下,这场反抗就变成了一场组织良好的起义。

自1906年以来,安东诺夫一直是社会革命党的一名活动家。1908年以后,他作为政治流亡者在西伯利亚度过了数年,1917年10月才返回。和很多左翼社会革命党人一样,他一度与众人共同支持布尔什维克的事业,并曾是其出生地基尔萨诺夫(Kirsanov)当地民兵组织的首领。1918年8月,他与布尔什维克决裂,并担任一群逃兵的领导者。当时有许多群逃兵。他们在乡村流浪,以游击战的方式与征用队作战,并袭击少数敢出去进入偏远村庄的苏维埃官员。当这场农民反抗于1920年8月在基尔萨诺夫扎下根时,安东诺夫组建了一支高度有效的农民民兵和一个非凡的信息网路。该网路甚至渗透了坦波夫的契卡。他还组建了一支宣传军。其分发谴责“布尔什维克人民委员体制”的小册子和文告,并基于一些关键的民众诉求来动员农民,诸如实行自由贸易、终结征用、自由选举、撤销布尔什维克各人民委员部以及解散契卡等。

与此同时,地下社会革命党组织建立了劳动农民联盟(Union of Working Peasants)。这是一个来自周边地区的激进农民组成的秘密网路。尽管安东诺夫与劳动农民联盟的领导人之间关系严重紧张,但坦波夫地区的农民运动基本上有共同的军事组织、信息网路,以及一个给予其力量、使其团结的政治纲领──这些都是其它农民运动所不具备的(可能马克诺运动除外)。

1920年10月,布尔什维克仅仅控制了坦波夫市和几个省级城市中心。逃兵成千上万地蜂拥加入安东诺夫的农民军。这支军队在其全盛时期人数超过了5万。10月19日,列宁最终意识到局势的严重性后,写信给捷尔任斯基:“以最具儆戒性的方式,尽可能迅速地粉碎这场运动,是至关重要的:我们必须比这更厉害!”

11月初,该地区的布尔什维克只有不超过5,000人的共和国内卫部队。在克里米亚击败弗兰格尔后,部署到坦波夫省的部队人数迅速达到10万,其中包括一些来自红军的小分队,但就镇压民众反抗而言,他们仍然保持在最小量。

1月1日以后,农民起义蔓延到其它几个地区,包括整个伏尔加河下游(萨马拉、萨拉托夫、察里津和阿斯特拉罕诸省)以及西西伯利亚。当饥荒威胁著这些富庶而肥沃的地区时,局势变得具有爆炸性。这些地区多年来已被过度征税。在萨马拉省,伏尔加军区指挥官于1921年2月12日报告,“数以千计的饥饿农民正在成群包围各谷仓。粮食小分队在那里储存着为城市地区和军队征用来的粮食。局势已数度恶化。军队被迫再三向暴怒的人群开火。”萨拉托夫当地的布尔什维克领导人,从该省向莫斯科发送了如下电报:“匪帮征服了全省。农民们从国家粮仓中抢夺了所有储备粮──300万普特。得益于来自逃兵的所有步枪,他们全副武装。红军各分队整个都被消灭了。”

与此同时,向东约600英里处,一个新的动荡地区正在形成。从俄国南部和乌克兰繁荣的农业地区榨取所能榨取的一切资源后,布尔什维克政府于1919年秋季转向西西伯利亚。在那里,配额是基于自1913年开始的小麦出口数字随意定下的。过去,农民会把收成的一部分上交用于出口,并获得以金本位制卢布支付。这部分收成与此时农民留给征用的少得可怜的储备粮不同。新的配额显然完全未考虑这一点。和其它地区一样,为了保护自己的劳动成果,并保证自己生存,西伯利亚农民以起义作出回应。从1921年1月到3月,布尔什维克失去了对秋明、鄂木斯克、车里雅宾斯克和叶卡捷琳堡诸省的控制。这片地区比法国还大。西伯利亚大铁路──俄国西部和西伯利亚之间唯一的通道,也被切断了。2月21日,一支俄国农民军夺取了托博尔斯克(Tobolsk)市,红军分队直到3月30日才重新夺回。#(待续)

译者:言纯均,责任编辑:张宪义

评论
2018-03-04 8:0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