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ept.kan.center

面临50%瘫痪风险 他放弃开刀 却意外翻转人生

【大纪元2018年03月03日讯】(大纪元记者黄采文采访报导)今年55岁的刘皇影,在33岁那年面临突来的一场病痛,要开刀治疗就得面对50%的瘫痪风险,绝望的他放弃开刀。就在生日前夕他对自己立下誓言,没想到,誓言在生日那天成真!生命就此翻转……

在此一年半前,他与妻子还沉浸在迎接第三个小生命诞生的喜悦里,不料,一天,臀部出现酸痛,他想,应是打慢速垒球施力不当的后遗症,不以为意。但疼痛越来越剧烈。

“失败就瘫痪了!”

感到异样的他赶紧就医,但都无法治愈。后来,经当时骨科权威──台北荣民总医院骨科主任检查后,确诊是坐骨神经痛。刘皇影的脊椎第五节的腰椎盘突出又旋转。医生说只能开刀治疗,不过成功率仅50%。

“手术失败,就瘫痪了!”刘皇影心情沉重地走出了诊疗室,这时剧烈地疼痛让他每走十步需蹲下休息一会,才能吃力地站起再走。

“要开刀吗?要冒那50%的风险吗?”回程路上,刘皇影不断地问自己,脑中出现因脊椎开刀失败、终生坐轮椅的台湾歌星李佩菁。他想到妻儿,想到肩上的经济担子,那50%的风险,他承担不起。

刘皇影改以中医治疗。示意图。(fotolia)

急病乱投医

放弃开刀,刘皇影改以中医及民俗疗法医治,“到处去就医,就是有一点点希望就会去,合不合理你已经无法思考。”急于恢复正常生活的他急病乱投医,花钱不手软。

“我大哥说高雄有一个针灸医师多厉害,二话不说,我机票买了就飞下去了。”结果依然令人失望。

1994年底,弟弟介绍一名彰化气功师,夫妻俩与兄弟姊妹跟着这名气功师学功,一套功法一人学费1万元(台币),刘皇影还服用气功师提供的昂贵药丸,“真有用,吃了药,马上就不痛了!”刘皇影信心大增,一个星期从台北到彰化两次,一个月药钱高达3万。

两地奔波一年后,疼痛仍煎熬著刘皇影。这时刘皇影才警觉,神奇般解除疼痛的药丸不过是“美国仙丹”类固醇。气功师还要他们再加练一套功法,学费一人3万元,但此时,刘皇影对自己、对这名气功师早已信心全无。

时常在半夜里痛到醒来,转头看到身旁襁褓中的孩子,“你说那心里是什么滋味?”刘皇影回忆那段日子,摇摇头苦笑了一下。

不论回家或外出上下楼,刘皇影都得一手接一手扳著楼梯扶手慢慢挪动脚步。而最辛苦的是他的妻子,来回下上楼一趟抱小孩,一趟背回从市场采买的果菜。

这时,刘皇影已花尽夫妻俩攒下的六七十万元买房基金,“那真的很苦闷,我才33岁,是事业正要开始的时候啊!”当时房地产正蓬勃,担任营造业机电顾问的刘皇影前程可期。

世上真有解脱生死的法门吗?

原本不仅对人生、未来充满憧憬,从小被妈妈视为“带着佛珠投胎”的刘皇影,自年少就怀抱着追寻生命奥秘的愿望:求学时就已皈依,当兵时参加打禅七,还曾接触密宗。但这场突来的病痛不仅耗尽对他对人生的期待,也磨光他探索生命的追寻。

就在生日前夕的一天,他疲累地躺在床上,回想自己三十多年的人生,想起那曾经的求道之心,如何才能解脱生命之苦啊?他对自己许下誓言:“如果这个世上真的有一个让我解脱的法门,我真的要一修到底。”

刘皇影自年少就怀抱着追寻生命奥秘的愿望。图为1996年刘皇影在北京戒台寺选佛场。(刘皇影提供)

说也奇妙,几天后,刘皇影的友人告诉他,公司里一名承包商的女业务员的母亲炼了法轮功,二十几年的偏头痛竟不药而愈,十分神奇。好友推荐他也炼法轮功。走投无路的刘皇影姑且一试,“我已经被磨到那个程度了,人家说好就去了,没有选择”。

1996年,刘皇影到北京参加法轮功学法交流会。(刘皇影提供)

1996年1月23日,这天是他的生日,是他参加法轮功“九天学法炼功班”的日子,也是刘皇影从此难忘的日子。

这天,只想治病的他看了李老师的讲法录影带后,内心激动不已,“我真心体会到,李老师讲得每个点,都是打动人心,并且是高层次的法。”“我知道这个是好东西!”李老师的讲法解答了他多年求道苦思不解的疑惑。

“唉呦,我怎么会跑了!”

似乎忘了治病这回事,他兴奋地一连上了五次的“九天班”。而他也勤快地一有时间就炼功,恼人的疼痛竟也在不知不觉中消失了。

就在参加第三次“九天班”后的一天,刘皇影在工地里接到一通厂商电话,他急忙地要赶去处理事务,下意识地就顺着上楼阶梯跑了起来,跑到楼梯的转折处,他一回神停下脚步,“唉呦,我怎么会跑了!”

“师父在《转法轮》第三讲提到,会帮修炼人净化身体,我真的感受到那种速度,真的很快!”刘皇影的妻子回忆,大约两三个月后,丈夫基本已经康复了。

刘皇影奇迹般的康复,家庭与事业再次步上正轨,他的妻子、兄弟姊妹也跟着一起炼功。

刘皇影曾在1996、97及98年到大陆参加法轮功学法交流会,当时他目睹了法轮功在大陆洪传的盛况。图为1996年11月,北京地坛公园晨炼合照。(刘皇影提供)

由于修炼得早,刘皇影曾在1996、97及98年到大陆参加学法交流会,当时他目睹了法轮功在大陆洪传的盛况。他回忆一次到李老师的家乡长春,搭著巴士从车站到饭店,沿途不只有绿地、公园、广场,连不是绿地的马路边上也都有成百上千名法轮功学员炼功的场面。

但在1999年7月20日后,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他认识的大陆学员在一夕之间消失无踪,“太不可思议了,多少站长、副站长在清晨被抄家啊,我知道的人都不见了,一夜之间通通被抓走了”。

图为刘皇影身穿天国乐团服装的留影。(刘皇影提供)

法轮功让刘皇影获得重生,看着海峡对岸对修炼人的迫害,他除了更珍惜自己的修炼环境与机缘外,他更“希望迫害赶快结束,让法轮大法的美好能够让全世界的人都看得一清二楚”。“这是我最基本的心愿。”他说。

责任编辑:苏明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