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ept.kan.center

何清涟:“粉红财团”生死劫背后的权力斗争

安邦集团董事长吴小晖。(大纪元资料室)

人气: 4031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8年03月13日讯】最近,所有媒体都在聚集中国的“两会”话题之时,一条至关重要的消息却完全被忽视了: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企业研究所副所长张文奎发表《中国要警惕粉红财团 否则可能发生危机》一文,因文中首次区分“红色财团”与“粉红色财团”,敏锐一点的观察人士立刻明白中国政府将重点整顿哪类“金融大鳄”了。

财团被标注“红色”与“粉红”的依据

张文原标题是《宏观病症的微观病灶:财团化与金融风险隐患》,文中提到,中国经济有两个微观病灶,其一是大量的僵尸企业;第二个微观病灶就是财团企业,第一个因历年讲得很多,该文一笔带过,重点是分析第二个微观病灶。

在此需要解释一下何谓“僵尸企业”,僵尸企业是指已停产、半停产、连年亏损、资不抵债,主要靠政府补贴和银行续贷维持经营的国有企业。官方报告称: 2005—2013年的工业部门僵尸企业比例大约为7.51%。民间报告认为此数字低估。

接下来分析何谓“红色财团”与“粉红色财团”。

在世界各国,财团企业均是指若干个经营范围不同、业务领域各异的大企业组成的联合体。在中国为什么有了颜色,而且是红色系列?这是因为共产主义崇尚红色,中共政权号称红色政权,所谓红与粉红,是用来标明这些财团与中共政权之间的关系远近。红色财团,是指国有企业特别是央企财团,多列入中国500强甚至世界500强,涉及金融证券、房地产、国际贸易,共计90多家,每家央企下面平均有500多个法人企业,层层叠叠,一般都有五六层,多的有十一二层,结构复杂,业务庞杂——这些国有企业是中国政府的财税支柱,被中国官方称之为“共和国长子”,贷款、政策方面都有极大优惠。

粉红(即浅红色)财团。张文奎的文章说:“一些大民营企业集团也通过类似套路实现了财团化,如中国民营企业500大榜单中,许多都成为财团了,其中与政府或政府官员有密切联系的可以算是浅红色财团。”但他没点名这些财团包括哪些。笔者将根据中国历年报道,指出粉红财团的类别及其中的“大个儿”。

粉红财团的主力都有谁?

中国的金融领域进入门槛极高,需要审批的金融牌照主要包括银行、保险、信托、券商、金融租赁、期货、基金、基金子公司、基金销售、第三方支付牌照、小额贷款、典当12种。

根据中国数家财经媒体报道,自2002年金融业混业经营放开后,经过十余年的发展,中信系、平安系和光大系先后完成了全金融牌照的置办,但民营资本获得全牌照的就只有版图庞大的明天系。牌照之争就是背景之争,已经集齐或即将集齐金融全牌照的企业共有四类:第一类是以央企为代表的全牌照金融控股集团(以下简称金控);第二类是以地方国资委整合地方资源成立的金控;第三类是民营企业建立的金控集团;第四类是互联网巨头涉足金融领域形成的小金控。

前两类当然是国字号的红色财团,后两类则是粉红色财团。由于中国信息不透明,他们背后有什么人,国内媒体不敢报导。但西方媒体却从各种管道得到信息(中国高层权力斗争的手段之一是向外媒曝料),明天系、阿里系、安邦系、万达集团等等,都是《纽约时报》近年用深度调查报道揭了底牌的粉红色财团。

“粉红财团”背后的政治靠山

吴小晖的安邦崛起迅速,因吴善于利用“邓小平的外孙女婿”这一身份资源,2003年以3亿人民币资本起家,至2017年,资本扩张成9000多亿,成为拥有金融全牌照的大财团。

王健林的万达背后是一群靠山。据《纽约时报》记者傅才德长达数年的调查,其股东包括前中共政治局常委贾庆林、全国人大副委员长王兆国,现任中国最高领导人习近平的姐姐齐桥桥及其丈夫邓家贵(2009入股,2012年退出),前国家主席胡锦涛之子胡海峰控制的一个基金会、中国前总理温家宝女儿温如春的商业伙伴金怡等。

肖建华,享有“资本市场超级白手套”之称,其资本帝国号称“明天系”。2014年6月4日,《纽约时报》记者傅才德在《被六四改变命运的商人肖建华》一文中披露,肖建华频繁利用“壳公司”作为投资工具,掩盖真正股东身份的投资方式。行内早就猜测肖拥有特权,能够参与涉及国有资产的交易,并与统治阶层的家人共同获益。肖建华本人承认的商业伙伴就有前政治局常委曾庆红的儿子曾伟,他曾出面代曾伟收购山东鲁能电力,以30多亿代价鲸吞估值高达700多亿的鲁能。与他有商业关系的还有前中共政治局常委贾庆林女婿李伯潭,中国人民银行前行长戴相龙的女婿车峰等。

创造了淘宝网的马云,一直以依靠市场开拓致富的形象出现,傅才德在《阿里巴巴上市背后的“红二代”赢家》(《纽约时报》,2014年7月21日),涉及的红二代有中共八大元老陈云与王震的儿子、前总理 温家宝儿子温云松、中共政治局常委刘云山之子、前政治局常委兼中纪委书记贺国强儿子贺锦雷、前国家主席江泽民的孙子江志成(Alvin Jiang)的博裕资本。

以上的粉红色财团,在江泽民与胡锦涛两代领导人执政的20年中,通过中共家国一体的利益输送机制获得大发展。习近平2012年10月接任中共总书记之后,从2013年开始反腐,清除了170名部级及副部级官员及附从商人,但并未触动这些粉红色财团。但这些粉红色财团因为恐惧,开始向外转移资产。

从2014年开始,吴小晖、王健林、肖建华等都向外转移巨额资金。截至2017年6月,中国外汇储备30567.9亿美元,其时,吴小晖通过保险理财产品筹资,对外投资逾200亿美元;王健林在国内大举借债用于海外投资,投往海外的367亿美元,约占中国外汇储备的1.2%。由于资本大量向外转移,外汇储备流失严重,中国政府不得不于2016年8月开始,开展外汇储备保卫战、力防金融风险,习近平不久后提出“重构政商关系”的构想。

当局向“野蛮生长”的金融大鳄发出警告

中共打击粉红资本,并非毫无预警。中国证监会主席刘士余说过不少让富豪们惊心的话语,比如:2016年12月3日,在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第二届会员代表大会上,刘士余称,“希望资产管理人,不当奢淫无度的土豪、不做兴风作浪的妖精、不做坑民害民的害人精。用来路不当的钱从事杠杆收购,行为上从门口的陌生人变成野蛮人,最后变成行业的强盗,这是不可以的!”刘士余警告说:“挑战了国家法规的底线,也挑战了做人的底线,当你挑战刑法的时候,等待你的就是开启的牢狱大门”。

被刘士余称之为“妖精”、“害人精”、“强盗”的资本管理人有哪些呢?业界当时普遍认为,刘士余针对的是以恒大系、宝能系、安邦系为代表的举牌最为活跃的保险系资金,大胆一些的投资界人士还公开批评刘士余的言论不当,妨碍金融改革,但并未想到习近平已经下定决心要“重构政商关系”。

于习近平来说,政府正在尽全力防止金融风险,力阻外汇流出,但自家权贵资本不仅不为国分忧,反而加速挖坑,是可忍,孰不可忍?因此,“重构政商关系”的重点就是整顿金融领域,怎么吃的,就让怎么吐,财富转往国外者先吐。吴小晖的安邦现在已经被中国保监会接管,王健林正在变卖资产偿还债务。众多权贵的“超级白手套”肖建华曾躲在香港四季酒店避风数年,终于在2017年2月被中国当局从香港秘密带回中国,目前的任务是交待各家账本的明细账目。

粉红财团生死背后的较量

写至此处,有段旧事无论如何都想提一下。1998年6月,中纪委邀请我去北京参加一个讨论防腐反腐对策的内部会议,我在会上毫不客气地指出:中国的反腐败,缺的是高层自律。江绵恒经商的各种传说流传不息,如果江泽民总书记不能约束自己的子女,就会起示范作用,上行下效,从高层到基层官员,人人都想“从国家这里挖一块”。这种情况,危害国家是显而易见之事,自身的财富也始终见不得阳光,最后难有好结局。

屈指算来,距我那番话不过20年,利用权力抢钱的中国权贵与富豪惶惶不安,担心自己步吴小晖后尘。中国有句老话,“夺人钱财,有如杀人父母”,这些“粉红财团”的生与死,背后却是习近平与红色权贵及江胡时代老权贵之间的激烈斗争。这种斗争正在继续,并将贯串习的第二个任期。如果脱离这点来分析2018年两会的修宪波澜,基本是冬烘之论。#

转自台湾上报

责任编辑:朱颖

评论
2018-03-13 2:01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