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ept.kan.center

颜丹:中国医改三大难是谁造成的?

看病贵的问题一直深深困扰著大陆民众。而看病贵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药价虚高。而造成药价虚高的根本原因是医药系统的利益链。(大纪元资料室)
人气: 6245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8年03月11日讯】最近,中共某政协委员在回答新华社记者提出的“您认为(新医改)最大的难点在哪里”的问题时说,“医疗卫生体制改革是世界上的共有难题”。然而,我们从他接下来指出的三大难题中,却丝毫看不出,中国所遭遇的难题也同样为世界各国所普遍共有。

在他看来,第一个难题是,“有限的财力投入和日益增长的医疗需求矛盾”。这话本身不错,但问题是,既然医疗需求日益增长,为何财力投入却还保持着“有限”的力度呢?该委员也提到,美国对医疗的投入占到GDP的15%到17%,中国仅在5%到10%之间。这一对比就足以表明,中国在对医疗的投入上其实是差点火候的。

那么中国为什么不能加大力度投入呢?这位政协委员的回答是,“医疗是个无底洞”,“财政收入增长赶不上期望值和需求的增长,对医疗投入来说,钱永远不够用”。也就是说,第一、财政经费不够,投不了那么多钱;第二、中国的医疗需求根本就无法满足,投了等于白投,所以反倒不如不多投。

而这两句解释让人觉得很不中听的理由也就在于“财政收入”的来源与含义。2016年曾有陆媒发文称,“中国以总税率64.6%排名世界第19位,远高于瑞士、加拿大等欧洲的高福利国家”。这一排名足以反映出,中国老百姓交给国库的钱粮并不比发达国家的人民交的少,但至今却仍无法享受到人家早已推行了多少年的免费医疗。再加上,中国有着排名世界第二的GDP总量,以及各地政府还能靠卖地挣钱,如此也就更没有道理喊穷了。

此外,医疗需求增长太快,也不是今时今日才发生的事儿。实际上,医疗需求得不到满足是一直以来都存在、且从未被解决过的老大难问题。造成医疗需求成为“无底洞”的根本原因,并不是看病的老百姓太多,而是投入医疗的经费被贪、且大部分、优质的医疗资源全都用来服务少数权贵和老干部了。这其中的关键还在于,如何解决医疗领域的腐败问题。

该委员所说的第二个难题就更奇葩了。他说,医改难在“社会评价和个体感受之间有差异”。在他看来,不同于个体老百姓对当前医疗体制的诟病,“我国医疗改革已取得了巨大成就”,比如说,“人均预期寿命10年来已增长1岁多,医保覆盖人群13.5亿”。且不说这两个数据根本就无法用来证实医改的成果,就仅从数据本身来看,也足以让人嗟叹、唏嘘。

医保覆盖人群有13.5亿?谁有医保、谁没有医保,谁有了医保也看不起病、或常年排不上用场,中共敢不敢放开言论、让老百姓自己来说说看。至于那个“人均寿命”,更是没什么可拿来炫耀的。是凡看过“中国严重的空气污染问题导致中风、心脏病和癌症的发病率增加,同时使北方人的平均寿命减少5.5岁”、“每年过早死亡的300多万人中,有近140万是中国人”;“空气污染导致每年近75万人早死”等类似报导的人,又怎会把那个“人均预期寿命10年来已增长1岁多”的说法当回事儿呢?

最后,该政协委员还说,第三大难题是“不同社会群体之间的利益平衡”。对于这个抽象的句子,他以“香港医管局”为例,肯定那个“用70%的经费来调动医务人员的积极性,吸引最优秀的学生学医”的办法。

应该再次指出的是,无论多大比例的经费,都不是来自于某一个社会群体,而是从中国全体民众中取来。正所谓“取之于民、用之于民”,政府只有管理之责,而没有私吞、滥用之权力。这位领导把财政经费说成是“不同社会群体之间的利益”,实则也揭示了这样一个事实,那就是中共这个腐败、滥权的政府早已把黑手伸向了医疗等各个涉及民生的领域。

中共盘剥亿万民众,在看病这类关乎生命、健康的民生大事上也不放过。更离谱的是,它把直接与治病救人息息相关的白衣天使也变成了替自身牟利的工具。无论是没能像香港那样,给医务人员70%的经费,还是早已将大陆医务人员的收入高低与病人的诊疗费、医药费进行捆绑,都足以印证出中共集团才是操控著一切、在背后肆意敛财的最大老板。

这样的医改难题之所以不可能在全世界普遍存在,正是因为中国这种早已导致各领域糜烂的一党治下的制度性腐败在司法独立、权力被制衡的民主国家是无法出现的。中国要想医改,就得直奔医疗领域的腐败乱象而去。要想根治腐败,不动“一党独裁”的制度也是决不可能做到的。

责任编辑:莆山

 

评论
2018-03-11 3:2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