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ept.kan.center

崔士方:习近平修宪 过张德江“隘口”?

习近平反腐以来党政军遭整肃的大老虎,均有江派背景。(FRED DUFOUR/AFP/Getty Images)

中共近日宣布将修宪取消国家主席任期。(FRED DUFOUR/AFP/Getty Images)

人气: 44538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8年03月01日讯】中共十九届三中全会之前,中南海以中央委员会的名义公布了修宪的“加急建议”,因其中包含取消国家主席、副主席的任期限制,引发“群情汹涌”。

习近平为何不等到他第二个任期快结束、权力更稳固时才提出取消任期限制,而非要在第二个任期之初就匆匆祭出“去限手”,触动强烈反弹呢?

我们如果把这次与取消任期限制一起“捆绑销售”的习思想和监察委入宪放在一起看,就能明白,其实此举并非偶然。

修宪乃是大事,既有习思想和监察委齐齐入宪的东风,让取消国家主席任期限制趁热打铁、搭伙暗渡陈仓,就是最好的时机。修宪如果分批进行,除了频度太密易受非议之外,为取消国家主席任期限制单独修宪一次,孤家寡项、树大招风,只怕吸引的炮火会更隆。

而从习近平在军改时“一夜间换天地”的手法来看,这一打包入宪、避免夜长梦多的做派,也很符合习氏风格。

在十九大之前,习江激斗,令政局难得一见的暗云诡谲。习近平在十九大力图实现的目标有三:把习思想以冠名的方式写入党章、习家军攻占政治局、让王岐山留任。在倒习的一方通过海外报料猛攻王岐山之下,习得二舍一,以丢车保帅的方式,让王岐山与三名江派常委(张德江、刘云山、张高丽)“同归于尽”(一同退常),保住了前两个目标的实现。

而习先生在十九届三中全会的目标则有四个,把习思想写入宪法、把监察委写入宪法、取消国家主席和副主席任期的宪法限制、让王岐山回炉接任国家副主席。

前两个目标,因为有此前的铺垫,习近平遇到的阻力较小,但第三个目标属于暗渡陈仓,第四个目标属于迂回逆袭,触动倒习势力的新一轮狙击在所难免。

这个阻力点的落脚处,显出一个人选——张德江

张德江虽然已经离开政治局常委会,但在栗战书获正式任命之前,张依然是人大委员长,而人大是正式修宪必须通过的“隘口”。如果张德江挟橡皮图章之名,行狙击之实,再纠合刘云山的宣传口残部,双方背后自然难逃一场恶斗。

回看十九大前党章修订草案的公布,当时官方并未披露全文,直到十九大“生米煮成熟饭”后,外界才确凿知道具体改了什么。

但此次修宪的“建议”在二中全会后的1月26日就已写成,但直到2月25日才公布,比三中全会仅提前了1天。对照此前十六大的修宪模式,是在一中全会后的12月12日写成修宪“建议”,同年12月22日公布,次年2月24日开二中全会“讨论”,从写成到公布只用了10天,而且是提前了2个月公布。

不妨这样猜测,习近平是试图打破旧例,遵循与修党章类似的隐秘模式,以避免直接踩上舆论地雷。但是在三中全会召开的前一天,“建议”还是按旧例提前露头。这是不小心马失前蹄,还是被对头释放临门暗枪逼出水面,大家尽可竟猜。

十九大之前,习近平突然提前一个多月对军委大换班,人为制造了一个新旧军委权力打结的空窗期,令外界诧异。

而这个军委换血提前,虽然与当下修宪建议的提前公布情况有异,但其背后的习江权斗幕布却是同款。

既然事后证实,房峰辉、张阳两名军委委员就是在上述军委换血空窗期被撂倒,那么,这次修宪风波过后,是否会有什么人应声落水,对看客而言,也就是可以预期之事。#

责任编辑:朱颖

评论
2018-03-01 4:5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