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ept.kan.center

青少年勇敢向网路欺凌说“不”!

现今青少年的生活与学习离不开手机与网路,如何保护他们在使用社交媒体的同时保护自身安全,并智慧地处理可能出现的网路欺凌问题,是家长及师长都需要重视的。(Pixabay.com)

人气: 96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8年02月26日讯】(大纪元记者卢晓雨澳洲悉尼报导)今年一月初,澳洲昆士兰省14岁外表俏丽的模特儿艾米∙埃弗雷特(洋娃娃)(Amy  Jayne Everett“Dolly”),由于不堪网路欺凌,选择在开学前结束自己豆蔻年华的宝贵的生命。留给家人和亲友无限悲痛与惊愕。

现今青少年的生活与学习离不开手机与网路,如何保护他们在使用社交媒体的同时保护自身安全,并智慧地处理可能出现的网路欺凌问题,令许多家长及师长大伤脑筋。

什么是网路欺凌?

网路欺凌(Cyber bullying)是指利用社交媒体、即时短讯或手机短讯,一个人或一群人针对另一人或一群人蓄意及反复做出带有敌意的行为骚扰,意图伤害。网路欺凌可以是威胁、恐吓、诋毁、假冒他人散播谣言或虚假讯息等行为,以损害对方的声誉或友好关系。例如经由脸书或短讯使用言语暴力来贬低他人价值之行为。因为多数社交媒体账户不需使用真名,导致匿名者不需对自己言行负责,任意妄为。

在这个科技世代,每天有超过80%的青少年使用智慧型手机,上网比例高达88%。青少年可能以多种方式牵涉在网路欺凌中。包括使用手机短信、电子邮件及社交网体上(诸如脸书、微信和Instagram)被欺凌、或欺凌他人,或目睹同伴或朋友在网路上被他人使用言语暴力攻击。例如,朋友的照片经调图软件(photoshop)丑化后发到社交平台,都属于网路欺凌。

勇敢站起来“天使的希望”创办人

从青少年时就经历长达六年霸凌及网路欺凌的克萝伊∙坎尼汉(Chloe Cunningham)在采访中说 :“早上起来打开手机映入眼帘的是欺凌的言语,然后在学校遭受同学欺负,下午放学回家看到网路上又是负面信息”。那时她在学校的成绩明显开始下滑,“因为分心于其他同学今天会怎么对待我,使我在课堂上无法专注”,坎尼汉说。渐渐地她开始出现疏远朋友及出现忧郁的症状,到18岁时,情况严重到有几个月只能坐在轮椅上,身体不由自主地发抖,记忆力减退,由于长期的欺凌心力交瘁,甚至因为患了转化症而引起肾衰竭。直到需要医生和心理医生介入,在她住院并由心理医师辅导几个月后,才慢慢从轮椅上站了起来。最终,她和父亲共同创办了“天使的希望”,该机构主旨是反霸凌和反网路欺凌,坎尼汉说:“我创办天使的希望,就是期望青少年朋友不再重蹈我的覆辙”。

防患于未然

正确地使用网路、社交媒体及熟知网路礼仪,是保护青少年的王道。例如不公开自己的私人讯息,不打开陌生人发来的讯息和不明网站,不让任何人知道你的密码及使用个人账户后登出以及不随意传自己私人照片给他人。遵守网路礼节(Netiquitte)以避免是非:以适当的言语在网上交谈,不使用粗俗、让人难堪的字眼;不议论别人的是非、不散播未经证实的他人“八卦”(他人的文章及照片有版权问题,经过许可才能上传使用)。

再者,对网上交谈或讯息中出现的任何不当言辞或“欺凌”情况,以“不回应”、“不理睬”、“不交谈”等方式处理,在安全的情况下删除对方或退出该聊天室。

欺凌者的想法是以贬低他人价值,引起他人注意或增加自己的优越感。如果以强烈的情绪回应,他们会感受到掌控(玩弄)他人的快感,是一种鼓励机制。因此,抑制不当言词的最好做法:不做出任何回应,保存聊天纪录并告知家长。

解决之道

家长如果发现孩子有在网路上被欺凌的表征(请看文末附表),找到好时机开诚布公地跟孩子说,有什么困扰的事可以告诉爸妈,我们可以一起来解决。情况属实,首先应跟学校老师反映,老师在学校可以制止这种事情再度发生;如果没有回应或情况更遭,就必需直接告知校长。在此之前,必须保存谈话纪录或简讯,也可使用手机截图(Screenshot)把谈话内容纪录保存作为日后的凭据。大多数学校和社交软体平台都有针对滥用言语暴力和网路欺凌者投诉的政策和处理程序。

教育部官员接受本报电话询问表示,从2015年开始就有立法保护澳洲孩子使用网路的安全性。2017年,这项网路安全法案(The Enhancing Online Sareety Act 2015)延伸并加强,保障儿童及成人使用网路的安全性。如果您的孩子在使用网路时有严重被欺凌情况,澳洲政府所属的儿童网路安全专设组织(Office of the eSafety Commissioner)有权从社交媒体中移除不当的发文、发图或讯息。该组织也被赋予对个人及大型社交软体的约束力,给予警告并提出网路欺凌者向当事者道歉等公权力。(申诉网站请看文末)

共同守护年轻的生命

“让受到(欺凌)影响的孩子接受学校辅导员(school councillor)或心理辅导老师的咨询”,反网路欺凌机构创办人坎尼汉说。她进一步分享一个过来人的经验,“我当初不敢跟父母说是怕他们失望难过”,“时间久了我认为他们可能不会相信我说的,然而我却陷在别人贬低构陷出来的可悲世界里无法自拔,最终几乎相信我的存在是没有价值的。直到我咨询学校的心理学家,他慢慢地把我从无望的深渊拉出来,渐渐地我可以跟父母沟通和让他们知道我的想法。”

青少年如果经历这种情况应告知父母,父母采取的方法是想方设法帮他们解决并且肯定他们的价值,让他们知道任何时候、任何人都必须尊敬而友好地对待他人,不是为了保护他们而完全不让孩子使用网路。

如果青少年被网路欺凌未得到控制和解决,长期陷在负面情绪中,不但上课无法集中精神,还会找理由缺课,造成精神忧郁。更有甚者采取极端行为,做出不智的举动而造成一失足成千古恨。在艾米的案例中,她认为自己没有其它选择而走上一条不归路。如果家长在知情的情况下,适时处理与疏导,可能就不会留下无限的遗憾与惋惜。

艾米的父亲蒂克∙埃弗雷特表示,他女儿的死如果不能防止更多的悲剧,就失去了它的价值。他也为爱女而成立“洋娃娃之梦”基金会,以防制欺凌与阻止少年自杀为目的。

网路欺凌的表现

暴力的简讯和电子邮件;

伤人的讯息、图片或短片;

在网上刻意排挤他人;

在网上羞辱他人;

在网上(使用他人账号)冒充他人;

极不友善地在网路上八卦和谈论他人。

(来源:澳洲政府专设儿童网路安全组织)

如何制止网路欺凌

立即告知信任的师长、亲友或联络*孩童专线;

不要以报复的姿态回应;

删除欺凌者账号并在私人设定做出改变(不接受此人的讯息);

向社交网路或学校反映,呼吁他人一起举报;

收集证据——储存手机上短信、手机截图及社交媒体上谈话内容;

做你喜欢的事情——跟朋友聚会、听音乐、看演出或与可信任的人在网上聊天;

请记住没有人应该被欺凌。这不是你的错,一切都会过去。

(来源:澳洲政府专设儿童网路安全组织)

被网路欺凌或欺凌他人的表征

显住地增加或减少使用手机、电脑或平板设备,保括传送简讯;

使用上述设备时,表示出情绪的反映(如大笑、生气或沮丧);

当他人靠近时,企图隐藏他们的设备且不愿讨论他们在做的事;

重新开启或关闭社交媒体账号;

避免社交场合,甚至那些过去享受的活动;

变得孤僻、忧郁或对人们或活动失去兴趣。

网路欺凌行为者心态

嫉妒他人;

想要得到别人的喜欢;

想要让自己感觉良好(优越感);

同侪压力;

发泄愤怒;

喜欢掌控或拥有驾凌别人的权利;

曾经遭遇过欺凌;

不知道他们的行为是错误的。

(不管出自什么心态,错误的行为是没有理由的!)

相关网站

天使的希望:http://www.angelshope.org.au ;

网路安全政府网站: https://esafety.gov.au/about-the-office/legislation

(申报网路欺凌);

多元文化心理健康网站: www.mmha.org.au

生命线:13 11 14;

防御自杀回复专线:1300 659 467;

孩童专线: 1800 551 800。

责任编辑:瑞木悦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