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落贵族惠英红的起落人生

曾沦为配角,《血观音》再夺后座
作者:徐桐炘

(图 / 双喜电影 提供)

    人气: 4188
【字号】    
   标签: tags: , , , ,

香港女星惠英红刚获得金马新科影后,很多人不知道57岁的她人生流离颠沛,虽然是被认证过的满族正黄旗后裔,但年幼时因家道中落,这位没落的贵族不得不到红灯区乞讨。长大当演员后享受过掌声;又于中年沦为配角,失去舞台被弃如敝屣后,罹患忧郁症而一度想轻生。好不容易再度回到萤幕前,竟陆续遭逢兄长、母亲相继离世的悲痛。2017年仿佛是老天注定赐给她的苦尽甘来,演艺事业攀上另一巅峰。

惠英红2017年初在香港金像奖以《幸运是我》封后,年末又在华语影坛最具公信力的金马奖殿堂以《血观音》拿下最佳女主角奖,尽管早已站稳影坛地位,也是奖项常胜军,她一上台依然泪崩,毕竟这是她16岁出道以来一步步走上的宝座,途中几乎没有任何取巧,甚至被设下重重考验,导致她人生一度卡关,整体看来幸运的成分不多,更多的是敬业和拼命筑梦的态度。

(图 / 双喜电影 提供)

以女打仔走红港台

台湾观众或许对惠英红不太熟悉,她的银幕处女作是在《射雕英雄传》饰演配角“侠女穆念慈”,瞬间备受瞩目,从此奠定武打女星的帅气正义形象,更成为邵氏当家花旦之一。当年她几乎只接演三位香港名导张彻、刘家良和李翰祥的电影,拍出许多脍炙人口佳作,迅速成为第一位、也是至今唯一以女打仔角色获得香港金像奖影后;但她始终渴望成为单纯以演技服人的演员,这股“渴望”慢慢带她走到今天……。

16岁就因亮眼外表和稳健台风被相中拍电影,看似前途一帆风顺,那时的惠英红却不甘现况,她笑说自己拼命去“串棚”演文艺片,原有机会演出夏文汐主演的《花街时代》、钟楚红的《男与女》,却被邵氏老板以“不要破坏侠女形象”为由,两部电影都在开拍一天后被“拦胡”,因为前者是酒吧女郎、后者则有大尺度裸露,而她被急喊卡,不禁感叹:“如果拍了,很容易转型。”

那时的未雨绸缪不是杞人忧天,惠英红其实很懂看清现实。首先是演艺圈“重文轻武”的现象,“动作片不会给高片酬”,她揭露过去和同知名度的文艺片女主角相比,酬劳差了五倍以上,无奈自己真心热爱演戏,只能接受命运安排;亦因太有“动作戏胞”,索性一路打下去,动作片在市场上的卖座也让她享受不少名利,至少生活无虞,也有不少积蓄,但果不其然还是遇上瓶颈期。

受忧郁症所苦,自杀未遂

剧情片蓬勃发展后,观众口味开始转变,武打片相对随之没落。惠英红为挽回声势,前往巴黎拍摄全裸写真,盼证明除了身手矫健,她也有性感的一面。没想到在民风保守的30年前,此举反遭致骂声连连,长久经营的事业一夕崩坏,她远离了镁光灯,又和交往已久的男友分手,更因此罹患忧郁症。某日惠英红吞服安眠药自杀,所幸自杀前通话的朋友机警发现了不对劲,冲到她家挽回一命。

惠英红当时隐瞒病情、逃离演艺圈,“我觉得是电影圈淘汰我,我恨、愤怒”,不想让别人知道任何发生过的事。后来,好友林建民在工作时被铁板击中脑部,因外伤导致忧郁症,失去工作能力,但他自掏腰包成立基金会,为忧郁症患者筹款治疗,惠英红是其中一位受助者。当年心理治疗一小时就需2,000元港币,不少患者必须经由基金会协助才能就医,因此当基金会需要宣传时,惠英红下定决心将自己的经历当作例子,“才会有人知道我那几年那么惨”。

惠英红起落的人生,让她在表演中多了一分沧桑和稳重。(图 / 双喜电影 提供)

“经历之后知道有多苦。”惠英红表示过去患者大多不敢透露病情,“因为怕人家带着有色眼镜去看,被称为‘神经病’,所以要打开这扇门。忧郁症就像是个火山,什么时候会爆发,如果早早解决就不是个大问题,或就‘咚’的一声(结束生命)。”

轻生获救后,惠英红再度有了积极的力量,她回想若不努力逼自己走出家门,“我想我会放弃(生命),因为我在世界上已经不重要了,就像是空气、是尘埃”。她开始上课学习新事物、和朋友做投资,“不去想我被淘汰这件事”。接下来更鼓起勇气敲门找工作,“过去你红,不需要找工作,有很多人保护,但停了一段时间,大家都忘记你是谁了”。她也担心会“丢脸”,“可是一定要去打开这个门”。如今回头再看一切,并非云淡风轻,但她表示:“时间过了就好了。”

惠英红在《血观音》的情感转换令人不寒而栗,细腻精准的演技受到肯定。(图 / 双喜电影 提供)

咬牙演出“七、八线”配角

回归演艺圈后日子没那么好过,虽在许多老友和贵人相助下,获得有线电视演出机会,影后沦为配角,立刻有人落井下石讥笑她为“七、八线”演员,但她咬牙撑下去,过去演金庸小说里的纯情少女,再见已是《倚天屠龙记》的“灭绝师太”,却成功重回观众视线中,她再度把握机会,演出《倩女幽魂》、《僵尸》等片,2009年以《心魔》首度拿下金马最佳女配角。

35年前以《长辈》拿下第一座香港金像奖影后,她曾坦言当下年纪太小,还不懂“影后”二字的重量。时光更迭,走过低潮,她以成熟面貌诠释《血观音》中贵妇的心机和挣扎。而“棠夫人”一角原定邀刘雪华演出,导演杨雅喆明言该片是经典连续剧“花系列”的进阶版,若由刘雪华出任女主角肯定话题性十足;最后却花落惠英红,其中当然有玄机!

片中她饰演手腕高端的家族女掌柜,不仅狠心将女儿培养成玩物,对外更精心操弄政局。惠英红透露从最初就“带着角色见导演”,这也是她打滚艺界多年练出的“小撇步”。事先向熟识的上海贵妇讨教仪态、神情,画着精致妆容、身穿大红色套装,向导演打招呼时甚至带着点傲气,还刻意迟到五分钟再缓缓走入会议间,果然让杨雅喆一眼决定就是她!惠英红笑说:“见到他,我就已经开始演了!”

尽管未婚无子,惠英红却早已对“母亲”角色熟能生巧。(左起:惠英红、吴可熙、文淇)(图 / 双喜电影 提供)

拿下数座影后,献给妈妈

如此费心思争取演出,难道当时就预知能以《血观音》拿下影后?她在金马奖结束后自信地说:“我看剧本的眼光还是很准的!”其实惠英红前年的作品《幸运是我》也是评价极高的港片,她不惜化老妆饰演失智症妇人,因为惠母长达40多年受失智症所苦,“这是一种使命感,让大家认识脑退化症、希望大家包容他们。”未料《幸运是我》上片不久后,惠母于该年年底辞世,也意味着演出《血观音》前,惠英红正面临丧母之痛。

去年初她以《幸运是我》第三度拿下香港金像奖影后,在台上泣不成声表示:“这次我是为了妈妈,为妈妈争光。我妈妈刚过世了几个月,我好希望妈妈会以我为荣,我没丢姓惠的脸。”一段话令所有观众动容,而她处理完母亲后事立即来台拍摄的《血观音》也获得肯定,再度让她为惠家争光。

“不再想演武打戏,是为了自己健康。”惠英红去年拍完《Mrs K》宣告“封打”,她对外吐露多年来演动作戏导致伤痕累累,该是多替自己着想的时候了。不再隐藏影剧生涯的心酸血泪史,惠英红的人生就是一部最棒的奋斗片!每一项克服过的困难都成为养分,无论是待人处事、演戏,直至今日她依然充满企图心,不是要讨谁的欢心,甚至不需要再向谁证明演技,就如她所说:“我本来就知道我会演戏。”如今水到渠成,只需等待这位斗士般的影后,下回为影迷带来的惊喜!@

▋专栏作家

徐桐炘

从法律圈离开投身电影相关工作,又误打误撞成为中国时报影剧线记者。

从五花八门的影视作品观赏人生百态,在不同明星身上看见光明与黑暗,

继续用文字传达意念,没有太多华丽辞藻,因相信放在眼前的事实就是最直接的力量。

──转自万海航运慈善基金会《停泊栈》期刊70期

责任编辑:杨真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大家看到身边的人心情低落、生活不顺遂或健康出了问题,多半会随之担忧,有时候只是听闻陌生人的不幸遭遇,也会自然地产生怜悯之心,这其实是人性本善的慈悲特质。然而若只是停留在同情的情绪漩涡中,对事情的帮助并不大。不论是当事人或旁观者都需要更多的理性思考,想清楚事情的原委,才能有效地解决困境,甚至是避免下次问题的发生。
  • 每个人都曾有梦想,却怨叹这个世界没有给自己机会实现。《隐藏的大明星》绝对能为许多在梦中失意之人带来一点刺激。该片是“印度良心”阿米尔罕和新秀演员赛伊拉沃西继《我和我的冠军女儿》再度合作,上映前即引起许多关注。
  • 在这里时光仿佛静止,住上几日,细细品味青山远村绝麈世的恬适,以及黄稻幽径乐忘返、寒尽不知年的滋味,真是人生一大享受呢!
  • 曾经看见一些人出身困苦,但仍不放弃,努力求学工作,日夜打拼,只希望能扭转困境,给父母家人较好的环境。然而有时候,生病或年迈的父母等不到情形好转就离开了,每回听闻这些遭遇,都觉得很难过。
  • 科技发达、四处可见运用AI人工智慧的世代,想在台湾科技岛亲眼看到不同于一窝蜂彩绘农村的传统躬耕景象,诚然不易!
  • 蓝天白云与青山绿水的强烈对比,总觉得上帝把祂调色盘里最纯净的颜色,直接倒在司马库斯了。随着夜幕低垂,烟雾逐渐散去,天上的星星就像先后被开启的灯火,明明灭灭、好不热闹!
  • 认识我的朋友都知道我对于追求美食的狂热,生冷不忌,在正常范围内没有不吃的东西。我不仅爱吃、懂吃,也爱煮、会煮。我有南部人的海派性格,喜欢饭菜摆满桌,这样澎湃地吃才尽兴。每每旅游的目的,总是把品尝美食摆第一,吃到好吃的东西会像孩童般开心地手舞足蹈,吃到难吃的食物我会不自觉的臭脸。
  • “有关系就没关系!”在一场机构举办的演讲,我听到了这句话。演讲者接着说:“你小时候爸爸打你,你会生气吗?只要关系好,其实人与人之间的冲突,你不会觉得是伤害或想打回去,因为你们的关系好……”尽管演讲者风趣诙谐地以它当结尾,却没有我所期待更精辟细致的说明。
  • 想念在飞絮中翻滚,蒲公英吹开朵朵小伞,穿梭在枫林间,将祝福偷偷的挂在小伞上。
  • 出太阳的日子,楼梯间墙面独特的洞洞,光影终日游移其上,如猫咪轻巧的步伐;有时光影又像顽童般,忽暗乍亮,跑过来跑过去,让人捉摸不定。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