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董屋里的微光往事(2)

作者:郑华娟

法拉盛中式酒楼年夜饭订座爆满,老外也来吃年夜饭。 (林丹/大纪元)

    人气: 57
【字号】    
   标签: tags: , ,

接续前文

*2.邻座的那个谁

薇拉阿姨生日宴邀请的客人,除了几位较近的亲戚之外,其他人我都不认识。

老德家人每次都会被分坐在不同桌,以便和新认识的“家族亲戚”利用每年一见的机会,来场家族树连连看的有趣相认。

因为我是嫁进来的媳妇,又是个东方人,一定不可能有很多认识的亲戚,所以较随性的坐在“非亲戚”桌,与薇拉阿姨邀请的好友们同桌吃饭。

虽然一起吃饭,却完全不相熟,整个生日宴的话题总是开始于:您是?

您与薇拉阿姨的关系是?

您打哪儿来?

同样的话题,每年我都会被同桌的人问一回。如此一问一答间也就吃完饭了,看似尽义务的家族成员每年一见活动便随之结束。反正,宴会散场,大家各自道别,之后也少有交集,况且友人桌的几位并不是每年都会参加。

但有时隔了一两年再见,总会在心里认真回想:“啊,这位曾是我邻座的那个谁……”拚命想也想不起来的状况下,如果刚好又坐在邻座,只好重头再来一次自我介绍,不过也刚好可以填满彼此陌生不相熟,找不到话题的尴尬。

这有着奇妙宾客组合的薇拉阿姨生日宴会,每年就这样重复一次。

为何说奇妙?因为我在薇拉阿姨生日宴上,遇见过心理医师、珠宝设计师、建筑师、游艇制造公司老板、德国大烘焙公司不知第几代传人,还有艺术家、律师、公证人、银行家……他们介绍自己后都很好奇的问起我的工作。

我是谁呢?

想了半天,还是回说家庭主妇吧!比起这些专业人士,我是很不学无术的。

不过我对别人的专业倒是很感兴趣,总是问东问西,内心挺赞叹这些专业人士的工作内容,我的好奇心总让自己和同桌的陌生人不愁找不着话题闲聊。

然而,请客的薇拉阿姨还是主角。

薇拉阿姨可能是我见过记忆力最好的长者了。不管在场宾客的家族史,还是家族里的姑、奶、爷、孙的名字,她都可以娓娓道来只字不错,这让她每年邀请的客人和亲戚都感到很有兴致。

薇拉阿姨还可以翻出一些参加者自己都不知道的家族温馨小故事来,说得在场的人都哈哈大笑,让所有人忘了彼此只是远亲,或根本就是毫无关联的陌生人。薇拉阿姨温暖的讲故事手法,把人和人之间的防御机制不着痕迹的暂时解除融化了。

因为薇拉阿姨的温暖,参加生日宴的宾客,在情感上都成了和乐融融的暂时假性一家人。◇(节录完)

——节录自《古董屋里的微光往事》/ 圆神出版公司

【作者简介】

郑华娟

无论是扮演德国小镇的家庭主妇、台湾的词曲创作人、作家,或是在世界各地旅行的旅人,她都不改其脱线搞笑、贪玩好奇的本色,脑中永远有着许多新鲜有趣的想法。

责任编辑:杨真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比方说,为了表达内心的感谢,我们会带一盒糕点给对方。这种时候,通常会去自己觉得好吃的店家买来送人,不是吗?也许有人很擅长自己做,会带亲手制作的糕点;但是,买来的糕点难道就无法表达诚意吗?”
  • 我住在位于丘陵山麓的一间独幢小房子里,地址属于神奈川县镰仓市。虽说在镰仓,但我住在靠山的那一带,离海边很远。
  • 8月26日(六)上午在宜兰文学馆,诗人李敏勇,分享其创作过程与对家族故事的眷恋,他的作品《岛屿奏鸣曲》是一本关于意志和感情的自白书,是一位诗人对于岛屿最真切深情的恋歌,作品内容以诗来书写情感,简短却绵长。李敏勇先生还捐赠个人作品《诗的世界》与《世界的诗》给宜兰县的高中职学校图书馆及公共图书馆,以嘉惠学子及县民。
  • 自从开了店,我购物的地方也改变了。与其去超市、连锁店或网购,我宁愿走去附近的商店。以前买菜我会去蔬果店,买锅子就去五金行,现在我会刻意去小一点的店。
  • 买书就像买盘子或鱼那样稀松平常。在书店工作久了,经常会陷入这世上只有卖书的错觉。规划书展时,主题要选陶艺展还是料理展,脑子里净想著书,完全忘了盘子或鱼的事。
  • 成立于一一四八年的塞南克修道院(Sénanque Abbey),隐身在阳光明媚的普罗旺斯,沃克吕兹省。这片山区满是迷人的小城镇:涌出清泉,让意大利文豪佩脱拉克流连忘返的碧泉村(Fontaine-de-Vaucluse);色彩斑斓的红色山城鲁西雍(Roussillon);中世纪的教皇之城,也是新世纪艺术之都亚维农(Avignon);当然不能错过,幽静绝美的小山村勾禾德(Gordes),塞南克修道院就座落于此。这些可爱的小城,呈现了法兰西文化自中世纪以后,敦厚诚挚的田园景观。
  • 威的首都奥斯陆(Olso),源自古诺尔斯语的A‘slo’,意思是“神圣的森林”。在比时间还要悠远的年代之前,这里是一片槎枒幽微的太古森林,人们来到这片神圣的土地上,祭祀大自然一切有形与无形的神秘力量。即使时代变换,奥斯陆早已发展成北欧的首善之都,这份属于古老岁月的记忆,仍然深植在城市的基因之中,大大小小的公园遍布城内,就某方面而言,这儿依旧保有斯堪地那维亚先民,寻溯内在的自由与力量的深沉魅力。
  • I>

    “摩天轮是谁发明的?”香具矢的视线越过玻璃看向远方,说:“坐的时候很开心,但结束时总觉得有点感伤。”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