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ept.kan.center

纪实文学:一个普通农民的传奇经历(1)

绝处逢生 失效的“绝命计划”

作者:宋宝蓝 编写

(编按: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因为中共至今依然迫害法轮功,为保护当事人的安全,本文就以他的化名“老马”进行叙述。)

在东北黑龙江省鸡东县,靠近俄罗斯边境的一个村庄里,有一个普通的农民,如果把他扔到人堆里,人们也看不出他有什么特别。他和数亿的农民一样,生活在社会的底层,过着几十年如一日的农耕生活。这个普通的农民,村里人叫他“老马”,知道他的人却称他为“神人”。而他又“神”在何处呢?这一切都要从头说起。

老马长年在乡下过着劳苦、清贫的生活。长年累月积劳成疾,他到40岁时,生命陷入了似乎不可逆转的绝境。他有时腰椎疼、颈椎疼,疼得他必须咬牙切齿才能挺过去。

但这还不是最严重的,他还患有工伤脑震荡后遗症和重度的胃溃疡。脑震荡严重到什么程度?就是他的脑袋随时随地都在不停地“震荡”,只要他稍微动一下身体,他的脑袋里就像晃动着半桶水一样,“哗哗”地荡来荡去的。

因此,他什么活儿也干不了!另一个折磨人的疾病胃溃疡把他折腾得更惨,他吃什么吐什么,哪怕吃碗粥都吐得稀里哗啦,连胆汁都吐出来,胃里一点东西也存不下。那时他骨瘦如柴,面如死灰。

老马住靠近俄罗斯边境的一个村庄里。(公有领域)
老马住靠近俄罗斯边境的一个村庄里。(公有领域)

“绝命计划”

病魔死死地拖着他,缠着他,使他什么也干不了,唯有坐以待毙。他被病魔折磨得痛不欲生,在精神崩溃的边缘,他开始实施自己的“绝命计划”。为了死,他试过多种死法,跳过河、上过吊、也试过农药,但都没有死成。他心里哀叹:活着难,怎么连死也这么难!

他的“绝命计划”中有这么一项,就是在临死前,要跟所有的亲戚见上最后一面。于是,他挨个地去见他们。但奇怪的是,他每到一家坐也不是,站也不是。心里总也不踏实,没办法,他又回到自己的家。

回到家,女儿给他煮了一碗小米粥,逼着他喝下去。人不吃东西,怎么能活呢?可是他刚喝一点儿,马上就又吐出来,最后把胆汁也都吐出来了。他心里说,一个人连碗稀粥都喝不了,那跟死人有什么区别?那不就是该死了吗?面对眼前的绝路,他百思不得其解!

一天,他在家实在待着闷,就拖着软瘫瘫的身子出了家门。不知不觉中,他走进了邻居老刘的家。老马一进刘家的正堂,一幅大法师父的法像映入他的眼中。病入膏肓的他想都没想,脱口而出两个字:“迷信!”

老刘刚走进大法修炼中,心态还挺好,听老马说迷信,他没急,也没恼。他只是抱着一念:进了我家的门,就是有缘人。他热情地给老马介绍法轮功。他说自己从来没得过病,也不是为治病才炼功的,只是看了这本书《转法轮》就想修炼。老刘的善念打动了固执的老马。

老叟授奇联

这时,老马缓缓道来一桩奇事,这么多年一直压在心里。那是50多年前,当年9岁的小马在农家大院里玩耍。不知什么时候他一抬头,忽然看到一位白胡子老爷爷站在他的面前。但见老爷爷鹤发童颜,红扑扑的脸色衬著银白色的胡须格外的亮。

虽然小马不认识老爷爷,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来的,但二人就像多年的老朋友一样,一见如故,不停地说着笑着玩着。老爷爷临走前对小马说:“我告诉你一副对联,你可要记住哦!”

小马静静地听着,老爷爷说的上联是: “寄宿客家牢守寒窗空寂寞”;下联是:“迷途远避退还莲迳返逍遥。”当时老爷爷也说了横批,但小马没记住。老爷爷再三叮嘱他一定要记住这副对联。还没上小学,也根本不识字的小马,真的一下就记住了。

白胡子老爷爷要老马记住一副对联,上联是: “寄宿客家牢守寒窗空寂寞”;下联是:“迷途远避退还莲迳返逍遥。”(fotolia)
白胡子老爷爷要老马记住一副对联,上联是:“寄宿客家牢守寒窗空寂寞”;下联是:“迷途远避退还莲迳返逍遥。”(fotolia)

老爷爷乐呵呵地又郑重地叮嘱他:“一定不能忘了,说啥也得记住。只要你能记住这句话,将来你就死不了!”小马听后心想:人要不死老活着那该多好啊。

老爷爷说完这句话,就在小马的脑门上拍了一下,他下意识地闭了一下眼睛,他再一睁眼,发现老爷爷已经消失不见了。小马以为老爷爷捉迷藏,就在院内院外转着圈地找爷爷,但哪里还能找到呢!小马心里还很难过,怎么老爷爷不见了呢?

随着岁月的流逝,孩提的很多事老马都已经淡忘了,但唯有这副对联,用他的话说,就像托起喜马拉雅山的青藏高原一样,奠定了他人生路上厚重的基石。在他生命陷入绝境时,这副对联一直悄悄地跟着他、保护着他。

后来病魔轮番地折磨他、轰炸他,使他痛不欲生时,老马心里也依然记着老爷爷的叮嘱,甚至对联的每一个字都会出现在他的眼前。但是长期的病痛使他活得太遭罪了,渐渐地也麻木了,他不想苟延残喘地生活,所以想要自己结束生命。

就在这时,他拖着软瘫瘫的身体走入刘家的大门,偶然中听说了法轮功。在生命的最后时刻,他把珍藏在心里的对联也告诉了老刘。刘氏夫妇一听异口同声地说,这不是师父点化你要入道得法吗?!

奇书启新生

老刘立刻把自己的大法书拿给老马。当天晚上,老马一连看了三遍《转法轮》,连他自己都能听到书本翻页哗哗响的声音。说来也奇怪,老马看了一夜,到了次日早上他也不觉得犯困。

更奇怪的是,他突然发现自己看了一晚上的书,怎么没感到自己身体疼痛呢?往常可不是这样的。于是他想:不管了,我得修炼试试。

从此,老马和“绝命计划”彻底绝缘了,他终于盼来了老爷爷说的“退还莲迳返逍遥”的含义,也迎来崭新的人生。

随着不断地学法炼功,人们眼见着他那张黑瘦枯皱脸,变得光滑细嫩了。笑脸取代了昔日脸上的痛苦沧桑,他自己都感觉到一下子年轻了十几岁。

脑袋里那半桶水好像一下子蒸发了,头也不再疼了,神志也清醒了;原来吃什么都吐,现在吃什么都香;原来手无缚鸡之力,什么也干不了,现在浑身是劲儿。他干完地里的活儿,就编织土篮子,他的手工艺还很知名呢!因为巨大的身心变化,使他成为乡里的“名人”。

参考资料:《新纪元周刊》“神人”老马 (上),正见网 《纪实文学: 一位中国农民的传奇人生》

责任编辑:李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