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ept.kan.center

横河:梵蒂冈和宾士为何向中共叩头?

图为梵蒂冈(Getty Images)

人气: 1465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8年02月14日讯】(按语:本文是美国时事评论员横河在希望之声广播电台访谈。以下为节目实录。)

横河:我是横河,大家好!

主持人:这个星期SpaceX的猎鹰重型火箭成功发射,如同平地惊雷,炸得整地球村目瞪口呆,一个私企竟然做到地球上任何一个国家以国之力都没有做到的事,大家在震惊仰慕之余纷纷讨论,为什么马斯克可以一意孤行的追求自己的目标?是什么力量使他最终达成自己的梦想?为什么他当初从南美辗转到加拿大最终落户到美国,而没有任何一个创意天才选择在中国落户呢?

这些问题谈起来都比较大。我们今天不从正面讨论马斯克为什么成功,而是想关注一下另外两件没有引起这么大注意的事情,一件是梵蒂冈最近和中共就主教任命达成协议;另外一件是宾士公司因为一则广告向中共道歉。这两件表面上看似毫无相关的事情会帮助我们了解为什么中国出不了马斯克。

好,横河先生,梵蒂冈和中共政府商谈主教任命的这个问题是属于宗教的范围,一般的听众不太会关心,我们想请您先简单的介绍一下这件事情,可以吗?

横河:好的。这个消息最早是1月24日传出来的,梵蒂冈跟北京我们知道一直没有建立正式的外交关系,它的主要争议就包括主教任命,因为大家知道中共一直是叫做“三自教会”,“三自教会”就是跟梵蒂冈跟国外没有任何联系,就自己办。

不久前,教宗准备承认中共任命的七个主教,这七个主教当中其中有两位是位置已经占着了,教廷任命的两个主教,所以为这个,梵蒂冈专程派代表到中国去,就和北京当局配合要求那两位被梵蒂冈任命的主教把位置让出来,让给中共任命的爱国主教。

这两位北京任命的主教都有非常引起争议的背景,其中有一位深圳的主教长期担任人大代表,还曾经被教廷处以绝罚,就是被赶出过教会,因为犯了教会的规矩,这是一方面。

另外一方面,大家知道在梵蒂冈有一个叫做宗座社会科学院,这个科学院的院长索隆多主教最近接受媒体采访,在采访过程当中,他大肆吹捧中共的宗教政策。他是去年8月份访问北京。这个索隆多主教是来自阿根廷,跟教宗是私人朋友,而且在理念上非常接近,有人说他们两个究竟是谁在影响谁?

他最近接受梵蒂冈内部通讯杂志采访的时候,他说了一句也是惊天动地的话,吓死人,说“现在,教会社会教义的最佳执行者是中国人”,然后他就举了一些例子,就讲“中国的核心原则就是工作、工作、工作”,赞扬中国“没有贫民区、没有毒品、没有吸毒,却有积极正面的民族意识”。索隆多的说法就被一位纽约的华人天主教教会人士批评,说是跟纳粹思维如出一辙。这是这个事情的一个简单过程。

主持人:这个索隆多他去中国访问,为什么他看到的中国和我们看到的中国都不一样呢?对他这个说法,大家是怎么反应的?

横河:实际上有人专门研究过他这个说法里面讲“中国的核心原则就是工作、工作、工作”,他这个工作,人家专门研究过,讲的实际上就是中国人讲的labor(劳动),就是在纳粹的集中营里面,上面标记写的就是“劳动使你自由”,它这个劳动实际上是一种奴役性的劳动。在中国也有叫做劳教所,就是“劳动改造”,认为跟纳粹的集中营的性质是一样的。所以很多人认为他实际上是一种非常严重的种族歧视,认为中国人只配做这种类型的劳动,他的劳动是这个类型的,就是这个性质的,所以为什么人家说跟纳粹思维如出一辙。

主持人:各方面,其它各国,我们不谈中国,其它各国的反应怎么样呢?

横河:首先被要求让位的主教他是拒绝了,就是汕头教区的一个主教是被梵蒂冈2006年就任命了,去年10月份人家就要求他辞职,但他拒绝服从。消息人士说,他宁可“背上不从圣命的十字架”,也不愿意接受这样的要求。我想毕竟他信的是上帝,不是信教宗。

而梵蒂冈的举动在中国大陆的影响,在大陆的天主教教会当中,都引起了相当的担心和不安,甚至争议,包括地下教会和官方教会,当然反对的主要是地下教会,但是其实在官方教会也有不同的声音,因为它毕竟违反了天主教的基本原则,天主教和其它的宗教不一样的是,它有一个全世界的中心,就是在梵蒂冈,其它宗教都没有。

台湾也是比较担心,因为梵蒂冈是少数和台湾还保持外交关系的国家,台湾有一部分担心是在外交层面上,当然也有宗教信仰方面的担心。在香港,退休主教陈日君他是直接了当的就批评教宗的做法,他专门写了一封信给教宗,这封信后来发表出来了。德国有一个叫做受威胁民族协会,这个协会认为这件事情非常不寻常,在2月4日这个协会发表一个声明,特别提到了2月1日刚刚开始实行的中国的一个新的宗教事务条例,它就说对信仰自由做出新的限制,说梵蒂冈应该三思与北京靠近所做的让步,它认为梵蒂冈要求地下教会主教让位引发的争议非常不寻常。

主持人:我们现在网上有收到一个问题,问题是这么问的,请问横河先生,目前西方国家、西方世界起来反共的趋势越来越明显,包括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和纽西兰等,都在去除中共的渗透,为什么梵蒂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横河:这个事情是这样的,不仅是梵蒂冈还有很多其它的国家,我想最早的时候中共渗透最严重的,它对梵蒂冈其实从来就没有把它当回事,所以它也不在乎,但是现在它认为它的实力已经强大了,而且它把西方大部分国家,它认为已经摆的差不多了,所以它现在对梵蒂冈有兴趣了。其实这个兴趣并不是梵蒂冈突然对中共有兴趣了,这个主动权是在中共,是中共突然对梵蒂冈有兴趣了,是这样的。但是西方国家那个兴趣已经走到头了,现在开始就意识到中共对西方的威胁了,梵蒂冈本身没有这个威胁,因为绝大部分国家是从经济上感受到的;而梵蒂冈没有经济这个问题。

主持人:美国总统川普在这个星期的国家早餐祈祷会上他发表演讲,他把去年一整年的美国崛起归为信仰的力量,说祈祷的力量使美国更强大。相比之下,为什么教宗应该是服务上帝的这个人,他为什么不能像川普那样对神有信心,反而要向世俗的政权去低头?

横河:这就是别人批评说教会和北京政府打交道这种交易是和魔鬼的交易,我觉得这种批评是非常实际的,也很符合教会的行动。北京的宗教迫害包括对地下天主教会和其它教会的成员的迫害,它是举世皆知的,我倒不认为教宗或者梵蒂冈不了解这个情况。在中共统治的历史上,不知道有多少曾经效忠教廷的天主教教徒被迫害致死,就在今天还在继续迫害。每年美国政府会发表全球的宗教自由报告,还有很多很大的全球性的人权团体也都会发表报告,中国教徒也会传出声音,梵蒂冈跟中国的教徒不是完全没有连系,它是有连系的,所以教廷不可能不知道,有人批评说教廷太天真了,这实际上是过于夸奖他们了,他们绝对不是天真。

我觉得,很多人也认为,去年教廷的研究院举办了一个移植的会议,其中就邀请了黄洁夫参加,我认为邀请黄洁夫参加就是精心策划的。黄洁夫涉嫌在中国移植器官当中参与了、而且参加指挥了活摘器官的事情。教廷既然邀请他,就证明知道他在中国移植界的地位,当然也就不会不知道黄洁夫在活摘器官当中所起的作用,或者说争议,或者是指控,这种情况他会邀请他,所以这是一种算计。就说他在中共最敏感、最忌讳的活摘问题上为中共背书,以换取,期待着换取中共的某种让步。我觉得梵蒂冈是一直在争取和中共(交易),只是说现在中共可能是用某种言词来表示中共可能会做让步,就让梵蒂冈马上去做出更大的让步,可能是这样的情况。

主持人:说到这种算计,当初西方国家,整个西方国家阵营它对中共做了让步,让中共参加了WTO,期望用这样温和的方法把中共引向民主,结果证明此路不通。这次教廷做了这么多的让步,他能不能真的就达成他心目中的目标?就像他说的能够更好的为中国的教徒服务。您觉得中国这次会对他让步吗?

横河:我们看历史上所有和中共进行的谈判,在实质上,对方谈判方都是无条件投降,几乎没有例外的,我们举几个简单的例子。在内战后,国共内战后期,傅作义和中共达成了一个协定。大家知道在中共的教科书里面,我们以前学的说是“和平起义”,但实际上它正式的说法是有一个叫做《关于和平解决北平问题的协议》,它名义上是个协定,协定里面还有22条,其实就是个无条件投降。后来甚至绥远的投降部队就被派到朝鲜战场,所以很多人认为朝鲜战场大量的伤亡,本来就是中共企图消灭国军投降部队的计划的一部分。什么协定不协定,就是无条件投降!

西藏“十七条协议”也是如此,你看它都是一签就是十几条,协议总是在书面上讲得像模像样的,但是一旦签定以后,它的解释权全部都是在中共手里,因为中共有实力,另外一方是没有发言权的,所以西藏“十七条协议”也是一个无条件投降书。当然“十七条协议”就西藏来说是不得已啦,就是当时他实在没有实力跟中共打,就是投降书。

香港移交,谈判的过程极其艰苦,但事实上中共根本就没有把谈判结果当回事。大家记得去年我们做过一个节目,就讲外交部发言人在记者会上说,“《中英联合声明》作为一个历史档,不再具有任何现实意义”。“一国两制”50年不变是你自己讲的,实际上中共从一开始就在事实上想废除50年不变的这个协议,所以在2003年刚刚移交6年以后,23条就开始立法,只是因为香港人的抗争超出了意外,而这个移交事实上也是在国际监督之下的,所以中共才,这是唯一的一个例外,就是没有能够马上得逞。

刚才你讲的加入WTO也是,它只要进去了,它开始进去之前就说了,只要进去了,实行不实行是另外一回事,其实当时就有这个计划。

目前的梵蒂冈情况也是如此,他不仅同意了中共指定的主教,他还帮助对真主教施加压力。实际上对于这些真的主教,就是教廷任命的主教,他如果只需要对付中共的话,其实很简单的,就是历史上的信仰者,为他的信仰献身而已,就是为他的神、为他的主、为他的宗教信仰献身,甚至牺牲自己的生命在所不惜。但是如果他还要面对教廷的压力的话,它的性质就不一样了,因为就面临着一个叛教的嫌疑。所以那个主教为什么说他宁愿“背上不从圣命的十字架”。这个十字架,中共是不能把它背上去的,给他强加的;只有教宗才能给他强加。这就是说教廷和中共谈判就出卖了中国的真正的天主教徒。

教廷能得到什么呢?什么也得不到。因为梵蒂冈一旦跟中共建交了,它就和中国大陆的天主教徒分开了,原来是名分上分开、实际上还有连系,现在连实际上也分开了。因为所有的接触就必须用中共作为中间人来进行。中共作中间人是什么意思呢?《宗教事务条例》第73条有一个对宗教教职人员的惩罚,其中第二个就是受境外势力支配,擅自接受境外宗教团体或者机构委任教职,以及其它违背宗教独立自主自办原则的要受到惩罚的。也就是说接受教廷任命就要被惩罚,很清楚的。

一旦和中共建立外交关系了,或者支持中共派的主教了,他就在信仰这一点上也不能保护中国的信徒了,就中国的信徒将要受到双重迫害,来自中共的迫害和来自教廷的迫害。教廷也就承认了中共的三自教会,也就是中共的主教任命权,这本来就是最主要的争议,现在等于是放弃了,也就是说教廷这样做就是全面的无条件投降。教廷还能得到什么呢?什么也没有了。

主持人:那这个是不是就说明中共的统战能力非常的强?

横河:对,中共统战是针对所有的人和所有的组织的,这在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包括以前前苏联和整个社会主义阵营都没有的,是中共特有的。这里的问题就是为什么这次是梵蒂冈?刚才已经回答一部分了。

现在从宗教角度来看另外一部分。天主教是一个非常特别的宗教,它有一个全世界最高的宗教机构,就是有教廷和教宗,这个好处是,中共最擅于的是各个击破,但是对于天主教,相对来说,它有一个全球性的中心,所以和中共以及和中共类似的共产极权政权打交道的话,它有一个强有力的对抗能力和作用。比如说波兰的团结工会在抗议共产党的活动当中,教会就起到了很大的作用,就是当时的天主教会支持波兰的团结工会。

但是它的缺点也在这里,就是教廷也是人组成的,教宗也是人。中共的统战活动就集中在一个非常小的目标上,尤其是这一届教宗,他和宗座社会科学院的院长,他们在意识形态上都倾向于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思潮,所以更容易被中共统战,也更容易认同中共的做法,这就是刚才(讲的)部分原因,就是索隆多主教为什么会这么欣赏中共。

相比较而言,基督教新教没有一个全世界的统一教会,这样中共就比较难以做这么广泛的统战工作。至于独立的信仰,中共就更不可能进行统战了。它是跟它的宗教的形式有一定的关系。

主持人:我们再来谈另外一件事情,就是宾士公司的广告引来中共的强烈抗议,最终是宾士公司低头道歉了事。这个广告到底出了什么问题呢?

横河:这个起因是宾士公司在Instagram上做了一个广告,这广告是一辆宾士车,配图是一段话,叫“从各个角度看问题,你会变得更加开明”。全文是英文,底下有一个标记是谁的话,说明是达赖喇嘛的话,也是英文。

人民网就以最激烈的言词做出一个回应,做了一个评论,这个评论是这么一段话:“如果某国企业为希特勒唱赞歌,把希特勒的‘名言’广为传播,抑或奉德国分裂势力的言词为圭臬,德国人会作何感想?”。德国之声就用这样的话来回答它:“将达赖喇嘛和希特勒相提并论有多么的荒唐,实在无需赘言”。

实际上人民网的这个评论有三个比较,前两个是和希特勒比较,这个比较确实是非常荒唐,因为你把两件事物、两个人做比较的话,它要有可比性。事实上在国际上通用的可比性也有两个比较,比较什么呢?第一个,二十世纪两大对人类危害最大的思潮,一个是法西斯主义、一个是共产主义,这个是和希特勒比较的,拿共产主义跟法西斯主义做比较。

还有一个比较是指杀人,三个杀人最多的:希特勒、史达林、毛泽东,谁杀的人最多?这是另外一个比较。这才是真正的比较,它有可比性,一个是为害最大的思潮,一个是杀人杀得最多的是谁,这是比较,恰恰是拿中共和德国法西斯做的比较,拿中共的党魁和希特勒做的比较。所以人民网用这样的语言,它绝对不是为了讲理,因为这个没有理可讲,只有一个什么作用呢?就煽动仇恨的作用。

但它说的第三个我觉得倒是值得分析一下,它说如果有奉德国分裂势力的言词为圭臬,德国人会作何感想?首先,达赖喇嘛并没有分裂势力的言词,达赖喇嘛的分裂势力是中共给他加上去的,因为他的言词后期都是愿意在中国框架下争取自治,保留西藏民族文化,他并没有要求独立。所以中共给他说的什么,尽管他不说他还是要独立,这就是硬给人家,就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另外,从他讲的这句话,被宾士引用的这句话,它跟分裂毫无关系,除了人民网,谁能从这句话里面读出分裂的意思来?如果说德国真的有个分裂势力,说了这么一句话,又被人引用做广告的话,我相信没有一个德国人会做任何感想的,人家根本就不在乎!中共喉舌能够从这种话的字里行间来去读出阴谋、读出分裂、读出危险的资讯,这种能力倒是绝对是世界第一的,因为别人绝对不会这样做。

主持人:这里我想插一个问题,中共的审查严格是出了名的,特别是达赖喇嘛这件事情是它的一个敏感点,宾士这么大一个公司它做广告之前没有策划吗?难道没有考虑到这方面的因素吗?

横河:这个就很难说了,这不太容易,我觉得这有两个可能性,一个就是广告策划和公司制定大方向的是两回事情,而广告策划人很可能是,因为这个广告不是在中国做的,是在世界上做的英文广告,所以它根本就没有想到中共会关注到这个广告,因为在世界上打广告的话,用达赖喇嘛的话肯定是吸引观众的,因为这个不是说每一个人都被中共洗脑了,或者都对中共的阴谋论,或者压力这么有感受的,你不跟中共直接打交道,这个广告团队肯定没有跟中共直接打过交道,(广告里)也没有中文。

我觉得还挺有意思的是,中共它一定要用中国人民的名义,这很有意思,因为这个广告我刚才讲了,它是在Instagram上做的,是英文的,而这个Instagram在中国是禁的,不翻墙你看不见,翻墙了又有多少人能在海量的资讯和铺天盖地的广告里面注意到这一个广告?而且翻墙出来的人多数是看中文的,注意到英文广告的在翻墙的人当中也占极少数,而能翻墙的人在中国线民当中又是极少数,所以我非常怀疑中国人民怎么可能对自己一个永远也看不到的东西会愤怒呢?也就是说是有人别有用心的把这个资讯拿到中国大陆去让炒作的,炒作的人当中、看的人当中,绝大部分人永远也看不到这个广告,所以是我觉得是环时、还有人民网之类的在炒作这件事情。

其实作为一般监控的话也很难发现这种广告,除非你是设置的特定的在全世界搜索来找这种广告,所以我在怀疑中共在全球范围之内监视敏感资讯,而不仅仅在中国大陆这么做。

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这件事情的荒唐,中国人民其实绝大部分人不开宾士车,也不会去买宾士车,所以有一个人就说了,他说你别再撩我,我不开宾士车、我也不买宾士车、我也不看宾士广告。所以绝大部分中国人是不会为这件事情愤怒的。

去年宾士在中国卖出60万辆,也就是它是占中国人口的大概二千分之一吧,二三千分之一,不知道这些宾士车主当中有多少人会愿意为此去抵制宾士车?如果你抵制了宾士车,你还能买什么呢?日本车、韩国车都被抵制过了,然后再去抵制德国车吗?

奇怪的是什么呢?奇怪的就是在中国大陆去煽动别人的、仇恨外国的大多数都是权贵阶层,就说自己和自己的家人已经有海量的资产在海外了,部分家人已经在海外了,定居在海外,所谓西方敌对势力的那些国家。如果他们真的这么普世价值的话,就应该把家人都留在中国嘛,显然他们知道什么是好的,从他们家人的移民和财产的走向就知道;而自己留在中国的话,显然是把维护中共的利益的所谓爱国作为一门一本万利的生意来做的。

主持人:我们网上又有一位听众提来问题,说从这两件事情上可不可以说明中共的势力还很强大?甚至在短期内仍然不能够去撼动它?您能不能抽一分钟的时间回答一下这个问题?

横河:宾士到现在两次道歉,据说第一次不够诚恳不能接受。作为企业不敢得罪市场,而中国市场是被中共控制的,得罪了中共就等于丢了市场,这正好说明中国不是一个市场经济,所以其它国家不承认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我觉得是有理由的。

企业做生意本应该处在双方平等的地位,但西方国家公司在进入中国的时候,它就往往接受了中共的条件,做出某种政治上的让步,就是它有时候会得到特殊待遇。作为公司很难抗拒一个政府,所以美国国会已经意识到要通过立法来帮助美国的公司。

对外输出中共的意识形态,而且强迫别人接受就是锐实力。锐实力是强迫别人接受,它是以经济实力做后盾的,但是它不表示中共强大,恰恰表示它内心虚弱,需要用这些东西为自己强心,是一种没有自信心的表现。而一旦对外强势以后,随着中共的经济实力的下降,它的统治危机的加强,这种利用对外强硬来加强对国内镇压会更严重,中共越虚弱它越需要敌人。所以这一系列的表现只表示它虚弱,世界上强大的国家没有一个在乎这种事情的,所以人家说中共“玻璃心”,它就是虚弱!

--原载希望之声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8-02-14 12:41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