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ept.kan.center

央行抢收万亿规模备付金 欲夺新金融话语权

阿里旗下的支付宝占据中国移动支付市场过半份额。图为中国司机通过支付宝支付高速路收费。(Getty Images)
人气: 10568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8年12月05日讯】(大纪元记者何坚报导)中共央行日前下发特急文件,要求支付机构撤销客户备付金账户,这不但意味支付宝以及微信支付躺着赚钱的日子快到头,更代表着当局将从民企手中抢走新金融的话语权。

据财联社消息,央行日前下发《关于支付机构撤销人民币备付金账户有关工作通知》的特急文件,要求支付机构在2019年1月14日前撤销客户备付金账户,备付金须全部集中存管。

事实上,今年6月29日,央行已明确要求支付机构2019年1月14日前实现备付金100%集中交由央行存管。去年底,央行就发文要求2018年1月集中交存比例需达20%,然后逐月递增,4月份集中交存比例需提高至50%。

中共央行为何紧盯着支付机构的客户备付金不放?

民企拿下中国支付市场

所谓第三方支付,就是中国民众所熟知的支付宝和微信支付等,机制是交易双方通过有一定信誉的第三方机构(平台)来实现支付结算。

国外虽然也有PayPal等第三方支付,但远不如支付宝和微信支付在中国大陆普及,主要原因之一是中国社会受中共体制和党文化毒害,诚信丧失,因此对第三方信用保障存在强烈需求。

中国大陆除了支付宝和微信支付外,还有财付通、银联在线、快钱、拉卡拉等规模较大的支付平台。

在中国支付行业,国有银行机构尽管从数量上仍占据主力,但在交易规模和重要性上,早被阿里和腾讯等民营企业甩到身后。

企业咨询公司Frost & Sullivan数据显示,按总交易量(包括互联网、移动及POS支付)计算,2017年中国第三方支付市场中,阿里的支付宝和腾讯的财付通份额占比分别是34.7%、25.1%;其中的移动支付,支付宝和财付通份额占比分别为52.7%、34.1%。微信支付因为并未申请第三方支付牌照,因此属于财付通的前端渠道,交易量归于财付通。

中国的第三方支付市场,事实上已经形成支付宝和财付通的双寡头格局。

备付金藏厚利 央行发文拿下

所谓备付金,就是支付机构收到的客户货款、但在客户尚未确认支付前,存放在支付机构账上的资金。自2013年以来,随着互联网金融的高速发展,中国支付机构的客户备付金余额快速增长,目前客户备付金总规模已达1万亿元。

支付机构可以利用“时间差”让备付金“钱生钱”,使得规模庞大的备付金成为一块诱人的大蛋糕。

支付机构客户备付金和银行结算的利息收益是按照日均资金沉淀量,依据协议存款的方式计算。协议存款的价格区间基本是在年化3%左右。这意味着,万亿元的备付金每年仅利息收入就有300亿元。

更关键的是,第三方支付规模增长速度惊人,近年来交易规模的平均增长速度超过50%,相应的备付金规模也在飞速增长。

仅移动支付而言,根据中商产业研究院的数据,2017年中国第三方移动支付交易规模102.1万亿元;预计2018年规模将增长到171.5万亿元。

高速的行业成长,庞大的备付金规模,其中蕴藏的利益之丰厚,可想而知。

于是,当局出手,再三提高备付金交存比例,直至要求备付金100%集中交存,且交存备付金不计利息。

这意味着,当局从阿里等民营支付机构手中,直接夺得万亿元的零成本资金,而且这笔资金的规模还在高速增长中。

央行拿下备付金 与民争利

中共央行的理由,主要是备付金可能被挪用,增加了金融风险。不过,对于支付宝和财付通几乎瓜分了市场的中国支付行业而言,这种理由有点牵强。

支付机构备付金100%集中交存,除了让中国支付行业每年至少损失300亿元利息收入,代表国有银行利益的央行每年凭空收获万亿元无息资金外,并不会令金融风险实质性降低。因为作为支付业龙头的阿里和腾讯,其经营风险显然远低于身为中共提款机的国有银行的金融风险。

因此,中共央行强行无息拿下万亿元备付金的举动,名为防范风险,实为与民争利。

支付宝和财付通并未披露其备付金规模,但作为第三方支付行业的两大寡头,每年备付金带来的利息收入都至少逾百亿元。不过,相较于每年至少600亿~900亿元的手续费净收入,备付金被中共夺走的利息损失,对于支付宝和财付通而言,相当于割肉之伤,痛却不致命。

但对于行业中其它中小型民企而言,备付金的利息往往是主要收入来源,一旦被中共夺走,这些支付机构除了转型,就只能是关门倒闭。

因此,央行此举可预见的后果之一,就是所谓的行业洗牌,即除了支付宝和财付通,以及银行机构外,其它中小型支付企业多半会被淘汰出局。

中共真正目标 意在掌控新金融

不过,央行拿下备付金,看重的可不仅仅是万亿元规模的资金和数百亿的利息。

中共所图的更大,其真正目标还是支付宝和财付通,是为了掌控阿里等民企主导的新兴金融。

支付宝和余额宝等新支付、理财方式的兴起,反映出新金融正在中国飞速发展,并且,正在加速蚕食传统银行业的市场。而中共把持的国有银行业,由于体制缺陷,低效且缺乏创新,根本无力与民企竞争;新兴金融的市场份额几乎完全由阿里和腾讯等民企赢得。

而金融不但是国民经济的根基,同时也是中共控制、压榨民众和民企的重要工具,所以中共丝毫不敢放松对金融领域的掌控,对新兴金融亦不例外。

中共去年已经开始行动,2017年8月,央行发文“断直连”,要求今年6月30日前,支付机构所受理的涉及银行账户的网络支付业务全部需要通过网联(或银联)平台处理。

中国网联和银联,是央行掌控的两大结算平台。中共“断直连”,要求阿里和腾讯等新金融企业断开与银行的直接联系,必须通过网联和银联来完成支付清算;就是要给民企主导的新金融,套上网联或银联的枷锁,最终从民企手中夺走对新金融的掌控权。

只是,央行6月30日的限期并未见效,“断直连”进展不利。其中重要原因之一,就是支付宝和财付通等支付机构,可以凭借规模庞大的备付金,作为同银行谈判的筹码,消极抵抗“断直连”。

央行现在下了死命令,明年1月14日前取消支付机构备付金账户,相当于直接抢走新金融企业的筹码,逼迫阿里和腾讯等新金融民企配合“断直连”,套上网联或银联的缰绳。

尽管作为中国新金融领头羊的阿里支付宝,一直抵抗到今年9月才被银联“收编”,但在央行直接抢走备付金的釜底抽薪式逼迫下,中国的新金融民企除了沦陷外,似乎别无他途。#

责任编辑:林诗远

评论
2018-12-06 7:38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