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ept.kan.center

《共产主义黑皮书》第二部分 革命、内战和恐怖(6)

《共产主义黑皮书》:共产国际布尔什维克化

作者:史蒂芬‧库托伊斯(Stéphane Courtois)、让-路易斯‧潘尼(Jean-Louis Panné)

大纪元获得授权翻译、发行《共产主义黑皮书》中文版。(大纪元制图)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8年10月02日讯】共产国际内部:专制、镇压与将反对者入罪化

在莫斯科的鼓动下,共产国际在每个共产党内部成立了一个武装组织,准备向统治者发动革命和内战。它还让其兄弟们首次体验了在苏联所使用的相同的警察战术和恐怖。1921年3月8日至16日(与喀琅施塔得起义为同一时间)举行的布尔什维克党第十次代表大会上,奠定了党自身专制体制的基础。在大会筹备期间,提出并讨论了不下18个不同的政纲。这些辩论代表着在俄罗斯艰难立足的最后一丝民主。这种所谓的言论自由仅在党内盛行,但即使在那里,也犹如昙花一现。列宁在第二天定下了基调:“同志们,我们不需要反对声音;现在不是反对的时候。要么在这里,要么去喀琅施塔得拿起步枪,但是不要加入反对派。别在这里跟我对着干。事情就是这样。现在是终止反对声音的时候了。在我看来,大会应投票支持让一切反对消音,并把它遮掩起来;我们已经受够了。”他这番话针对的是团结在两个反对派平台周围的人。他们并未建立正常意义上的组织,也未发表过任何东西。第一个被称为工人反对派(Workers’ Opposition),包括亚历山大‧什利亚普尼科夫、亚历山德拉‧柯伦泰和尤里‧卢托维诺夫(Yuri Lutovinov)。第二个被称为民主集中派,包括季莫费‧萨普罗诺夫(Timofei Sapronov)和加夫里尔‧米亚斯尼科夫(Gavriil Myasnikov)。

这次代表大会快结束时,列宁提出了两项决议:第一项是关于党内团结的,第二项是关于“党内发生的工会主义和无政府主义偏离”。这实际上是对工人反对派的抨击。第一项决议的文本要求,立即解散所有以某一特定政纲为中心的团体,并将其开除出党。该决议的一项未公开的条款,一直保密到1923年10月。它赋予中央委员会以强制力(power of enforcement)。这样,费利克斯‧捷尔任斯基的秘密警察就有了一个新的行动领域:党自身内部的任何反对派团体都受到监视,必要时还被罚开除党籍──这对真正的激进分子来说,是一种政治死亡的形式。

尽管他们要求终结言论自由违背了党章,但两项动议都得到了执行。对于第一项,拉狄克给出近乎预见性的理由:“我确信,它可能被用来对付我们,但我却投票赞成……在危险的时候,中央委员会必须采取它认为必要的严厉措施,来对付哪怕是最好的同志……即使中央委员会本身也可能犯错,但这也比我们此刻所目睹的普遍混乱要强。”这种选择是一系列特殊情况的结果,但完全符合布尔什维克最根深蒂固的本能。它对苏共的未来是极其重要的,相应地对共产国际也是如此。

党的十大也重组了党控委员会(Party Control Committee),其作用被定义为“巩固党内的团结和权威”。从那时起,该委员会收集了党的所有活动分子的个人档案。必要时这些档案可以用作指控的依据,提供对政治警察的态度,以及参与反对派组织等等的细节。大会一结束,对工人反对派成员的骚扰和恐吓就开始了。什利亚普尼科夫后来解释说:“这场斗争不是出于意识形态的理由而进行的,而更多的是一个简单的问题,即把有问题的人撤职,从一个区调到另一个区,或者甚至把他们逐出党。”

8月开始了一系列新的审查,并持续了好几个月。全党活动分子近四分之一被开除出党。定期诉诸于chistka(清洗),成为党的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艾诺‧库西宁(Aino Kuusinen,译者注:芬兰共产党人)描述了这种周期性做法:

“Chistka会议采取了以下形式:宣读被告的名字,勒令其站上审判席。然后,净化委员会(Purification Committee)的成员会提问。有些人相对容易地撇清了自己;有些则不得不在一段时间内经历这种严峻考验。如果有人有私敌,那就可能给事件带来决定性的转折:无论如何,只有控制委员会(Control Commission)才能宣布开除党籍。如果被告未被定罪,那就会导致被开除出党,该程序就会在未投一票的情况下关闭。如果被定罪,则不会有人为被告出面。主席只问‘Kto protiv?’(谁反对?)由于无人敢反对,案件就被认为得到了一致裁决。”

十大的影响很快就被人们所感受到:1922年2月,加夫里尔‧米亚斯尼科夫因捍卫新闻自由、对抗列宁的命令,而被停职一年。在党内无人支持的情况下,工人反对派求助于共产国际(“22人宣言”﹝Declaration of the 22﹞)。于是,斯大林、捷尔任斯基和季诺维也夫要求,将亚历山大‧什利亚普尼科夫、亚历山德拉‧柯伦泰和梅德韦杰夫(G.Medvedev)逐出党,但遭十一大否决。由于越来越受苏联政权的束缚,共产国际很快就被迫采用与布尔什维克党相同的内部管理体制。这是前述事件合乎逻辑的结果,本身颇不令人意外。#

(编者按:《共产主义黑皮书》依据原始档案资料,系统地详述了共产主义在世界各地制造的“罪行、恐怖和镇压”。本书1997年在法国首度出版后,震撼欧美,被誉为是对“一个世纪以来共产主义专制的真正里程碑式的总结”。大纪元和博大出版社获得本书原著出版方签约授权,翻译和发行中文全译本。大纪元网站率先连载,以飨读者。文章标题为编者所加。)

译者:砺真、言纯均,责任编辑:张宪义

评论
2018-10-04 4:4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