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ept.kan.center

一位大学副教授的坎坷人生

温哥华地区法轮功学员岳先生在本拿比市中心的公园里炼功。(邱晨/大纪元)

人气: 838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8年01月10日讯】(大纪元记者邱晨温哥华报导)四十九年前,太行山区、晋冀豫交界处的一个山村,一个男孩呱呱落地于一户贫寒之家。身处偏僻山村的他,小时候以为这世界就是自己和临近的几个村庄,岳中生童年的记忆就是拾柴禾,给猪挖草,放羊。

出身贫寒的岳先生从小就踏实、勤奋,学习成绩一直在班里名列前茅,1986年以优异成绩考入郑州大学,刷新了所在高中的高考纪录。1993年,岳先生考入天津外国语学院攻读硕士;并于1996年执教于中国民航学院外语系。

那时候,踌躇滿志的他,正打算大展宏图,创一番事业,1999年一场突如其来的“运动”从天而降,打破了他平静的生活。风华正茂的岳先生,就因为坚持讲真话,而遭受了一次又一次的挫折、磨难,包括失去教职、生活困顿,几度漂泊。

2017年7月,他辗转来到温哥华。自此,一颗疲惫的心总算安顿了下来。

日前,岳先生接受了大纪元记者的采访,向记者分享了自己坎坷人生背后令人心酸,也让人感佩的故事。

爱上自己的职业--大学老师

岳先生硕士毕业刚找工作的时候,第一考虑并不是进高校教书,而是进外企挣钱。

当时,每年的硕士生很少,除进重点大学有一定难度外,进普通高校当老师是一件很容易的事。受商品经济大潮的影响,岳先生很想凭自己的英语专长,进一家不错的外企,有一番作为,然而由于各种原因未能如愿,于是他决定先进高校,把家庭安顿好,等有合适机会再跳槽。

就这样,1995年12月,他很不情愿到中国民航学院报到,成为外语系的一名教师。

令他欣喜的是,校园里清静的环境,以及与学生一起探讨知识的氛围,让他很满足。不久,他辅导了外语系三位毕业生的论文,其中一位女生离校前特意把自己的一张照片送给他,并在背面写下感人的赠言,感谢他的细心指导,称自己受益匪浅。

学生发自肺腑的话语,让他深受感动,他心中产生了一种强烈的职业自豪感:原来,当一名老师感觉这么好啊。从此,他改变心态,再也不想什么跳槽了,而是潜心于钻研学术,钟情于三尺讲台。

为了提高自身素养,他一本接一本地阅读英文原著;通读《新英汉辞典》;制订攻读英语博士的学习计划,开始涉猎文学、语言学、翻译学、美学……

如果按照这一条道路发展下去,他应该过一种很惬意的教授生活,甚至很有可能在学术上有所建树。

然而,树欲静而风不止。接下来的事情,完全超出了他的想像。他的人生轨迹,从此剧变。

不愿说假话,险被戴手铐抓走

岳先生在安心教学的同时,却也有两大苦恼:一是夜里睡觉多梦,睡眠不好;二是牙疼,不定期会犯,有时半夜睡不着觉,异常痛苦。

后来在别人推荐下,岳先生修炼了法轮功,结果不治自愈,让他非常意外。从此开始和单位同事一起正式炼功。同时,用“真、善、忍”的标准,不断地衡量自己,修正自己,努力工作,照顾家人,赢得了周围人的普遍尊重。

不料,1999年7月,中共当局开始对法轮功进行铺天盖地的诬蔑,对不放弃修炼法轮功的人开始疯狂的迫害,抓捕。

转年,各大高校开始在搞人人过关,逼迫所有教职工写保证,必须表示与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当岳先生接到这个通知时,心里不禁嘀咕:这不“文革”嘛,当年文化大革命不就是这么搞的吗?于是就没写。这下惹了大祸了。

当天,外语系就把这个情况报告了保卫处。保卫处给岳先生打电话,让到保卫处一趟。岳先生到院办公楼三楼的保卫处,看到了处长刘路江。刘阴沉着脸,颇有深意地问:“岳老师,你(对法轮功)什么态度啊?”虽然岳先生从心眼里觉得法轮功让人身心受益,就是好,但当着保卫处长的面,又不好直说,怕发生正面冲突。就说了句:“我没有态度。”刘说:“没有态度也是态度嘛。好,你回去吧!”于是,岳先生就回家了,以为这事就过去了。

不料,刚到家一会,接到电话,说让再去保卫处一趟。岳先生想可能也就是再去当面解释一下,并没有当回事。等到走进保卫处的一间办公室后,进来两个陌生人。他们先简单问了一下他情况,然后突然开始高声训斥,房间里的空气一下子紧张起来。“我们是天津公安局四处的!知道为什么来了吗?就是来抓你的!手铐就在楼下的车里。就看你今天的表现了!”岳先生平时只知道认认真真教书,哪和什么警察打过交道啊,一下子懵了,突然意识到事态非常严重。

而那一边,保卫处则把岳先生的太太也从她工作的小学校叫过来,在旁边一间办公室里对她威胁、恐吓。岳太太哪见过这阵势,当时被吓哭了。

最后,在天津市公安局、校保卫处的软硬兼施下,岳先生被迫违心地写了一个不再炼功的所谓保证,才被放过。因为第二天全校正好开始“五一”放假,校保卫处又给他一个人专门办了一周的洗脑“学习班”,这才算勉强“过关”。

在中国讲真话的后果

上次的事情虽然过去了,但岳先生却为自己未能顶住压力,违心写了保证而深感后悔,认为那是自己一生的耻辱,因为做人应该诚实。

温哥华地区法轮功学员岳先生在本拿比市中心的公园里炼功。(邱晨/大纪元)

2005年初,当他教的英语大专生即将毕业时,他想:师生一场,毕业之后各奔东西,可能后半辈子连见面都很困难了;作为教师,如果不把真相告诉他们,如果任由中共对法轮功诬蔑式的宣传毒害学生的心灵,那是自己的失职。 于是,他利用最后一次上课的机会,把真相光盘等资料给了部分学生。不料被一些不明真相的学生举报,2005年1月12日,岳先生被当地新立村派出所拘留,第二天被关进天津市拘留所。

这是岳先生有生以来第一次失去人身自由。在戒备森严的拘留所里,岳先生内心非常恐惧。高高的围墙,厚重的铁门,严厉的管教,同屋被关押的脸色蜡黄、下手很重的吸毒犯,让人心惊胆战。

警察:律师敢辩护 我们就抓律师

时间一天天地过去,但中共并未停止对法轮功的造谣、诬蔑,并未停止对法轮功学员进行迫害。同时,很多人被中共的虚假宣传所迷惑。而大纪元《九评共产党》的推出,从根本上阐述了共产党到底是怎么回事。岳先生认为,《九评》可以让迷信中共的人头脑清醒起来。于是,他匿名将《九评》寄给校领导,希望他们了解真相。不料,被校保卫处长、教务处长举报。2006年2月16日,岳先生再次遭到非法抓捕、抄家,并被关进东丽区看守所。

当东丽公安分局提审时,岳先生郑重提出要请律师为自己辩护,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现场的警察李伟当即回应:“如果律师敢给你辩护,我们先把律师抓起来,”气焰十分嚣张。

东丽公安分局决定对岳先生进行劳教处罚。在天津市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聆讯时,岳先生表示对劳教决定不服。他指出,如果东丽公安分局认为本人确实扰乱了法律实施,则必须出示自己违法行为的证据,应指证校领导收到的信件内容中哪些是凭空捏造、违背事实的,或违反了国家什么法律,哪些条款。然而,在场人员连原始证据都不出示,也不说明岳先生究竟违反了什么法律条款。就这样,岳先生被诬判劳教一年零三个月。不久,被转到天津市清泊洼劳教所。3月7日,又被转到天津市双口劳教所。

此时,他没有想到,一场更大的灾难在等着他。

拒绝“悔过” 被打断九根肋骨

在双口劳教所的当天,岳先生就感受到了高压、恐怖的气氛。

新进人员需办理入所手续,干警逐个登记个人信息。当有的人动作慢了一点的时候,帮着干警维持秩序的劳教人员(也被叫做包夹)就会大声叫骂,或过去抬腿就踢一脚。而现场干警则听之任之,根本不管,仿佛什么也没发生。

办完登记,新来人员分成几个班,被命令进房间坐马扎(一种可折叠的简易小木凳)。包夹人员史书泽挨个问因为什么进来的。当问到岳先生的时候,他回答是因为炼法轮功被抓的。史问要不要写悔过书,岳先生回答自己是冤枉的,还想复议。史当即骂了一句,随之一拳就打过去,正打在岳先生的脸上。

后来,负责看岳先生的包夹李斌见他不想写悔过书,就把他单独叫到水房,对他“做工作”。威胁说:“在这里炼法轮功的,都得写悔过书。否则,就一个字:死!”岳先生听了,心里非常害怕。

因岳先生不愿写悔过书,被严加看管,每天被罚坐,就是按规定姿势长时间坐马扎。时间一长,非常难受。

到了第三天,岳先生拒绝再坐这种惩罚性马扎。李斌去叫来其同伙史书泽等四五个人对岳先生疯狂地拳打脚踢,有的抄起马扎猛砸,直到打累了才住手。

遭受这番严重殴打后,岳先生疼痛难忍,坐都坐不起来。除一只胳膊外,全身上下没有一处不疼痛的。晚上躺在床上,连翻身都非常困难,都得咬著牙,用尽全身力气。

因为连续好些天疼痛未消,岳先生要求去医院做体检。经多次要求,大队长吴明星终于答应了。体检地点在天津市第一中心医院。体检结束后,医生告诉随行干警 “不能再让这个人干活了”。回到所里,队里让岳先生休息,生活上也有所照顾。但奇怪的是,虽然岳先生多次提出要看看自己的体检报告,但干警迟迟不给看,总是敷衍他,说“没事,只是受了皮肉伤,很快就会好”,并称体检报告由队里保管,劳教期满时都会交还本人。

可是,两个月过去了,岳先生的身体虽然好了很多,但还是没好彻底。又过了些日子,身体才不疼了。获释那天,岳先生提出把自己的看病记录带走,劳教所却说找不到了。

岳先生获释后,于2007年3月2日再次到天津市第一中心医院体检,找骨科同一位医生复查。这时,才看到当时被天津市双口劳教所隐瞒的病情:“左侧第8-10肋骨及右侧第7-12肋骨陈旧骨折。”即当时岳先生共有9根肋骨骨折。

因书获罪

岳先生获释后,转年去找原单位,希望恢复工作。然而经过与学校的一番交涉,校方罔顾岳先生被劳教是被公安非法迫害的事实,最终在2007年9月无理开除了岳先生。

二零零八年,岳先生向原学校的上级单位中国民用航空总局反映情况,但遭推诿,不了了之。为了维持生活,岳先生做起了自由译者,在北京开了一个小翻译公司。

2009年2月的一天,岳先生租住的招待所在整理其房间时,在枕头下面发现了岳先生的法轮功书籍,并向公安举报。北京市海淀公安分局曙光派出所晚上去他的房间搜查。在未出示任何警官证件,未出示任何法律依据的情况下,仅凭房间里有一本《转法轮》,他们就将其带走,关押在海淀看守所。一个多月后,转入海淀区拘留所。几天后转入北京市劳教人员调遣处。约三周后,转入河北省第一劳教所(唐山)。

在唐山被关押期间,岳先生继续申请行政复议。后来,他又委托律师向北京市宣武区法院提起诉讼,控告北京市海淀公安分局与北京市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但后来被律师告知,宣武区法院拒绝受理案件,也不开具《不受理通知书》。岳先生状告无门,心情极度低落。

在河北省第一劳教所,在很多个漫漫长夜里,岳先生回想自己的遭遇,怎么也想不通:难道做好人有错,讲真话有罪?为什么仅凭自己带了一本书,就被劳教两年半,天理何在?

为什么办案警察搜查时不出示警官证,不出示法律依据,不顾事实,就随便抓人?如果首都警察都这么胆大妄为,那么外地警察又会猖狂到何种程度?根据行政诉讼法第十一条第二款,涉及限制人身自由的案件,明确属于法院的受案范围,为什么宣武区法院不受理?而他们不受理,为什么又不按规定出具《不受理通知书》?如果执法机关都这么无法无天,人民会不会遭殃,国家会不会大乱?究竟是谁在祸害中华?

想到这里,岳先生坐不住了。他毅然决定向当时的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写信,反映情况。在信中,他指出司法不公是对人最大的不公正,希望纠正对自己的错误处罚,呼吁中国实现真正的法治。后来,这封信委托一位先行获释的可靠的朋友,按国务院地址寄给了温家宝。但此后未收到任何回复。

盼星星,盼月亮。在被囚禁了九百三十天之后,岳先生终于盼到了获释的那一天。这一天,他的太太也特意从天津过来接他。夫妇两人在回程途中,才发现岳先生记载了被关押期间真实经历的三本日记竟然被劳教所偷走了。

走进枫叶之国,拥抱平静生活

恢复人身自由后,岳先生继续坚持自己的信仰与修炼。但是,家里人却一直在为他的安全担心。

2017年7月20日,岳先生辗转来到加拿大这片自由的土地,来到温哥华。在这里,他感受到了西人的礼貌,和善,感受到了信仰自由带来的那份美好,感受到了挺直腰杆做人的尊严。

但是,另一方面,令人遗憾的是,他也感受到大温地区还有不少人,尤其是一些华人朋友依然迷信中共,对法轮功修炼者抱有敌意。

岳先生自己的亲身经历,无可辩驳的证明:中共所宣传的“依法治国”,“以法律为依据,以事实为准绳”,等等,不过是粉饰太平、给人洗脑的谎言而已。

而且,岳先生的个人遭遇绝非个案。中共对法轮功修炼者的迫害已长达十八年,这十八年里又发生了多少人间悲剧?仅岳先生自己在被关押期间所见所闻的悲剧就很多。这其中,既有法轮功修炼者,也有没修炼法轮功的民众,比如一些维权人士,等等。他们每个人的经历写出来,都会是一个很长的故事。如果不是身临其境,你真的很难相信这样的事情在中共控制下的中国正在发生著。

岳先生最后想与读者朋友们分享自己的一点感慨:一切罪恶都会大白于天下,并得到它应有的下场。正如印度诗人泰戈尔所说:人类的历史在耐心地等待着被侮辱者的胜利。

愿一切善良的人都能了解真相,站在正义的一边。愿一切善良的人都能得到上天的保佑,拥抱幸福的未来。◇#

责任编辑:李道缘

评论